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年代的非常愛情 第 8 頁


無論在生氣或高興的時候,吳希聲總愛罵孫衛紅「小騷包蛋」。這只小母猴與他之間,除了人與畜,主與仆的關係,還真有那麼一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之情。孫衛紅除了給吳希聲唱歌、跳舞、飄媚眼,還
作者:季仲 / 頁數:(8 / 0)

無論在生氣或高興的時候,吳希聲總愛罵孫衛紅「小騷包蛋」。這只小母猴與他之間,除了人與畜,主與仆的關係,還真有那麼一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之情。孫衛紅除了給吳希聲唱歌、跳舞、飄媚眼,還常常躺在他懷裡撒嬌,蹲在他背上幫他撓癢癢。他洗腳,孫衛紅給他遞來擦腳布;他想喝水,孫衛紅給他端來杯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大熱天,他躺在竹床上睡午覺,這不要臉的傢伙趴在他身邊,用那雙粗糙的前爪輕輕地給他撫摸,搓揉。吳希聲就常常叫孫衛紅做小騷包蛋。
「走!走!小騷包蛋!」這回吳希聲踢得稍稍重些,孫衛紅懶洋洋站起,慢吞吞向林子深處走去。
吳希聲下令:「停!停!」
孫衛紅乖乖站住。
吳希聲抱起孫衛紅,摟在懷裡,輕輕撫摸它光滑的頭毛,反覆撫摸它絲綢一樣的背毛,耳語般說:「走吧,小騷包蛋!不是我不肯收留你,有人要對你動刀子呀!你快快逃命吧!」
孫衛紅聽不懂人話,依然用充滿疑惑的目光望着吳希聲。
吳希聲拍拍孫衛紅的小腦袋繼續絮叨着:「走吧,孫衛紅,你的家在山裡,在大自然。我不忍剝奪你的自由!這三年多,我讓你失去自由,已經很對不起你了!請你原諒我!」
吳希聲一說到「自由」二字,嗓子眼就有些哽咽,眼裡就有些濕潤。因為他想起了父親。他父親是上海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文革」一開始就被打成「反動權威」,關進「牛棚」已經七個年頭。父親有家不能歸,有病不能治,上不了舞台,被迫放下珍視如命的音樂……說真的,就是孫衛紅不闖下塌天大禍,劉福田不說要宰了它下酒吃,吳希聲也多次動過惻隱之心,早想把孫衛紅放歸山林。時尚書屋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吳希聲才五歲時,父親就教他背誦裴多菲這首詩。自由是高於一切的!孫衛紅即使是個不會說話的金絲猴,也不該剝奪這位靈長目動物的自由啊。
吳希聲從兜裡掏出一把老虎鉗,咔嚓一聲,把鎖在孫衛紅脖子上的鐵鏈剪斷了,輕聲喝道:「走吧,走吧!小伙伴,小騷包蛋,我還你自由!」
吳希聲把他的紅顏知己拋下地。孫衛紅很是詫異,它戴慣了鐵鏈,怎麼一下子全身輕鬆了?它噌地一下,又蹦到吳希聲懷裡。吳希聲心裡一酸,淚如雨下,把臉貼在孫衛紅的尖腮上,輕輕摩挲了好一會兒,再用力一拋,孫衛紅飛出一丈多遠。
唧唧唧!唧唧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發音器官發育不全的金絲猴,只能發出含義不清的單音。但與孫衛紅朝夕相處三年又深諳音律的吳希聲,能根據它發音頻率的快慢輕重,大體聽懂它說的猴語。這會兒孫衛紅是說:「老哥,你真的不愛我了?」
吳希聲揮了揮手:「走吧!走吧!我還你自由!」
唧唧唧!唧唧唧!──「你真的要攆我走!」
吳希聲泣不成聲:「走吧,走吧,你再回村去,有人要宰了你下酒吃哩!」
吳希聲轉過身,毅然決然地走了。他不忍回頭,也不敢回頭。只要再留戀片刻,他也許會改變自己的決定。好一會兒,他聽到身後林中響起一串枯枝敗葉的沙沙聲,牽扯得他心頭陣陣作痛。時尚書屋
他知道,孫衛紅慢慢地走遠了,走遠了……
藍雪梅在伙房裡做飯,一邊念叨吳希聲:「嘿,這傢伙也不知跑哪去了?這時候還不見回來。」張亮在灶頭燒火,一邊抽喇叭煙一邊接嘴道:「可能到林子裡躲一躲吧,他還能跑回上海去?」
閩西紅土地適合栽種烤煙。據說二百多年前,一位南洋華僑引進極好的烤煙種子,如今閩西十縣,無論是種煙還是吸煙,蔚然成風。來楓樹坪插隊的知青們,也大都學會捲煙和吸煙。社員們湊在一起開會、聊天,總是香飄滿屋,煙霧繚繞。時尚書屋
一會兒,雪梅把飯菜做好了,張亮走到桌前看了看,鼻子眼睛縮成一團,又是滿腹牢騷了:「哼,可也不能天天紅薯飯,南瓜湯吧。毛主席他老人家在井岡山閙革命,就是『紅米飯,南瓜湯,餐餐吃個精打光』了。好,閙革命閙了四十多年,現在連紅米飯也吃不上,餐餐要吃紅薯飯,你說你說,這革命是怎麼革的?……」

張亮的話還沒說完,雪梅連忙伸出手去捂他的嘴巴:「老天爺,你又說反動話!」
藍雪梅是上海知青隊的隊長,也是這個小部落的酋長,小家庭的家長。這個小家的吃喝拉撒、油鹽醬茶,乃至隊員們的思想工作都歸她統管,快把她一副稚嫩的肩膀壓垮了。
「我不怕!」張亮把粗脖子一擰,大嗓門喊得震天響,「我還要到村街上去嚷嚷,到圩場上去演講哩!」
「我的小祖宗,吃吧,吃吧!」藍雪梅指着桌上一碗滿滿的紅薯飯,掐細了嗓子說,「你用筷子挑一挑,飯碗底下還有好吃的。」
「還有啥好吃的?操!你可別蒙我!」張亮滿臉疑惑,端起飯碗,用筷子往碗底撥拉一下,就看見一粒黃澄澄的荷包蛋,不由驚乍乍地叫起來,「哈,蛋?又有蛋吃了?怎麼埋在碗底呀?」
「嘿,你叫什麼叫?」藍雪梅輕聲制止張亮,目光很有些曖昧,「就給你煎的。」
張亮受寵若驚,也壓低嗓門問道:「你自己不吃?還有希聲呢?」
第2章
放猴歸山(3)
「誰叫你是隻貪吃的貓!再說,我養的老母鷄被黃鼠狼叼走三隻,現在只剩一隻,一天還能下三個蛋?」
張亮聽出來了,雪梅話中的偏愛,絶對的多於埋怨,那口吻,那神態,很有點小兩口的意思了。張亮心裡熱乎乎的,趁吳希聲還沒回來,一傢伙吃下那粒荷包蛋。但是囫圇吞棗,是咸是淡,渾然不知,心裡堵堵的,倒有些做賊似的感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