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年代的非常愛情 第 9 頁


張亮和藍雪梅放下碗筷時,吳希聲才回到知青樓。有好一會兒,張亮頭低低的,只顧抽菸,不敢看吳希聲。雪梅卻老練得多,臉不變色心不跳,一如既往,連忙招呼吳希聲吃飯,好像啥事也沒發生。
作者:季仲 / 頁數:(9 / 0)

張亮和藍雪梅放下碗筷時,吳希聲才回到知青樓。有好一會兒,張亮頭低低的,只顧抽菸,不敢看吳希聲。雪梅卻老練得多,臉不變色心不跳,一如既往,連忙招呼吳希聲吃飯,好像啥事也沒發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希聲捧起飯碗,半天沒動筷子。雪梅以為她只給張亮單個兒煎了個荷包蛋,被希聲察覺了,心裡有些虛,輕聲細語地試探道:「希聲,湊合湊合吧,這五荒六月的,真弄不到什麼菜吃。」
吳希聲嘆息道:「唉,我知道,我知道,能填飽肚子就好。」卻依舊木木地坐著,不動筷子。他毫無食慾,倒不在乎飯菜的好壞,而是一直記掛着已經放歸山林的孫衛紅。
這當兒,張亮到柴禾間轉了一圈,發現心愛的金絲猴不見了,衝著吳希聲詰問道:「咦,希聲,孫衛紅呢?孫衛紅呢?」
希聲躲閃着張亮的目光,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就是一聲不吭。
張亮吼道:「咦,你啞巴了,你倒是說話呀!吳希聲,你把孫衛紅藏到哪去了?」
希聲再也忍不住,早在眼裡打轉轉的淚水嘩嘩滾落。張亮和雪梅又追問了半天,希聲才輕輕地吐出一句話:「唉,我把孫衛紅放走了!」
雪梅和張亮都瞪大了眼睛,逼視着吳希聲:「放走了?你把它放哪去?」
希聲說:「它的家在大山裡,我把它放歸山林了。」
張亮的臉色一下黑下來:「啊哈!放歸山林?你幹嘛要把孫衛紅放歸山林?你憑啥這樣做?誰給你這個權力?啊,你、你、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孫衛紅不僅是吳希聲的「小媳婦」、「小情人」,而且是知青樓公有的寵物。這個給它一口剩飯,那個給它一把零食,雪梅還曾給它做了件大紅坎肩,一條水綠色小短褲,一頂橘黃色小尖帽,把它打扮得像個花枝招展的小妞兒,招徠多少昵愛的目光啊!孫衛紅給知青們的回報也是慷慨大方的,做鬼臉,出洋相,翻跟斗,拋媚眼,天天花樣翻新。在知青們窮極無聊、精神空虛的時候,孫衛紅帶來的歡樂,真是無可替代。現在可好,孫衛紅說走就走了!知青們像失去了一個骨肉親人,突如其來的打擊叫他們不能承受。時尚書屋
吳希聲卻反過來寬慰雪梅和張亮:「別難過了,啊!放了也好,省得浪費糧食。」
張亮知道希聲話雖這樣說,他心裡肯定比誰都難過。怪誰?還不是那個劉福田作威作福,把希聲嚇破了膽,才忍痛放走了孫衛紅。張亮的處世哲學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愈想愈氣,就給希聲鼓勁說:「你呀,你呀,不能再這樣窩窩囊囊地過日子了!就算孫衛紅咬了劉福田一口,他劉福田還真的敢宰了我們的猴哥?惹惱了老子,老子跟他玩命!」
張亮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像金剛一樣魁梧,摔跤、舉重、扳手腕,打遍公社無敵手,這麼多年來,還沒誰敢欺負上海知青隊的。因此,他說話辦事就有一股子牛氣。
「玩命,你跟誰玩命呀?」希聲卻是扶不起的阿斗,見張亮一肚子火,更是惶惶然了,「人家是公社領導,孫衛紅又咬了人家一口,我思前想後,還是把孫衛紅放了的好!我們惹不起總躲得起,圖個平平安安比什麼都好!」
「咳!」張亮像牛樣嘆了一聲粗氣,「你呀,你呀,真是個膽小鬼!老是畏畏縮縮,樹葉掉下來也怕砸破腦殼,總有一天,自己也會被人家一刀宰了呢!」
「張亮,看你胡說八道些啥!」雪梅覺得這話很不吉利,不讓張亮再說下去,「愈說愈不像話,你還讓不讓希聲吃飯呀?」
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張亮就閉了嘴。吳希聲埋頭扒飯。三人一時無話,覺得那被煙火熏得黑漆漆的伙房裡,頓時異常燥熱,悶得叫人喘不過氣。
六年前,藍雪梅從上海帶了九個同學來楓樹坪插隊。後來招工、招干、參軍,陸陸續續走了七個。每走一個,知青樓便少了一分強顏歡笑,添一分清冷寂寞。這回,孫衛紅的突然離去,給知青樓投下的陰影,尤為甚之。時尚書屋
有好長日子,張亮和希聲都板着一張臉,誰也不搭理誰,更聽不到一點笑聲。吃飯時光,他們就想起要給孫衛紅一點吃的;夕陽西斜,他們就想起該帶著孫衛紅去林子裡溜躂;晚上知青們聚在曬穀坪上乘涼聊天,他們就想起孫衛紅在他們之中躥來跳去,表演精彩的節目……可惜如今,孫衛紅待的猴舍依然如故,孫衛紅常常敲打的小鑼小鼓也保存完好,而孫衛紅卻杳如黃鶴,一去不返。這一來,知青們才感到知青樓失去的不僅是隻金絲猴,而是他們當中一位至親至愛的成員。
孫衛紅一回歸山林,劉福田一時找不到吳希聲的岔子,只好把這筆賬暫且記在心裡,留待日後慢慢來算。於是,楓樹坪的日子又像靜靜的楓溪,依舊悄無聲息地汩汩流逝。
這天吃過夜飯,吳希聲又到夜校去教書。
吳希聲能當上夜校教師,也是春山爺慧眼識珠,知人善任。春山爺見希聲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倒是有一肚子墨水,就叫他當了大隊會計兼夜校教師。這一來,希聲少曬日頭少淋雨,教教書,算算賬,同樣能掙些工分過日子。對這份在當時的楓樹坪惟一帶有腦力勞動性質的工作,希聲就特別用心,兢兢業業。時尚書屋
第2章
放猴歸山(4)
楓樹坪夜校設在村東頭的金谷寺。金谷寺就是土地廟,可閩西客家人不叫土地廟,而叫金谷寺,顯得更有色彩更有文化。閩西地區是繼毛澤東領導的湖南秋收暴動之後又一個最早揭竿起義的紅色蘇區,在上個世紀的二三十年代,菩薩神廟一概都在掃蕩之列。楓樹坪的金谷寺能奇蹟般保留下來,也許圖它有個大地盤,好用來開大會和辦夜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