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月菊香 第 10 頁


「一個女人?」她瞇起了眼睛,暗中偷看了下沐菊吟的反應,過于平靜的面容更讓她起疑,那幾句「絶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的詩句閃電般刷刷刷的在她腦海中飛速閃過。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一個女人?」她瞇起了眼睛,暗中偷看了下沐菊吟的反應,過于平靜的面容更讓她起疑,那幾句「絶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的詩句閃電般刷刷刷的在她腦海中飛速閃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一撇嘴,「不管!」
「為什麼?」杜名鶴瞪圓了眼睛。
「不為什麼,本小姐不高興給侯爺的小妾看病。」
他皺眉,「乘風,別任性,這姑娘不過是侯爺湊巧救下的一個可憐人罷了,不是什麼小妾。」
「乘風,」始終保持緘默的沐菊吟忽然悠悠開口,「既然杜參軍有求于妳,妳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若是怕侯爺位高權重,妳不願意以布衣之身單獨前往,不如我陪妳一起去,如何?」
「啊?」她張圓了嘴,困惑的雙瞳中倒映出的全是沐菊吟的盈盈笑容。

第3章
菊夢

沐菊吟是以蘇乘風助手的身分隨同她走進縣衙大門的,她的態度變化不禁讓杜名鶴對她更多了一重疑惑和防範。
這些年來四國明爭暗鬥甚多,刺客橫行,誰也不能保證此時站在你身旁的人是否無虞,更何況候爺身分特殊,既是鎮守邊關的部隊統領,又是南黎的皇嗣,他身為候爺的部屬,對候爺的安全問題更要考慮周詳。
雖然她看來不懂武功,手無縛鷄之力,但她的美麗太過耀眼,最容易瓦解人的戒心,比起明槍明刀更讓他不放心。
而沐菊吟顯然沒有注意到身邊這個一直在留意監視她的人,她的雙手緊緊握住蘇乘風的藥匣,跟在她的身後,眼睛看著前面人的腳後跟,一步步走進縣衙的後院。
近了!近了!她几乎可以聽到自己劇烈的心跳聲。隨着秋風,她彷彿又聞到南尚武那特有的氣息,在她的身前身後團團包裹,讓她窒息。
她真的挺沒骨氣的,居然會勸說好友去為丈夫的新歡看病,還以王妃的身分親自提藥箱,這種事若是在幾天前,她想都不敢想,現在她卻正在這麼做。
為什麼?為什麼?她問了自己無數個為什麼,最終只有一個結論——想見他。
自從知道南尚武和自己身處同一座小城之後,這種想見他的強烈念頭就一直沒有斷過,即使初見時震懾於他帶給自己的迫力,即使聽說並親眼見到他為別的女人操心、沉迷,她還是壓抑不住洶湧如潮的慾望,剋制住她一貫的矜持懦弱,再次走到進他的範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為了他,不知不覺中,她已開始改變自己,而他,尚未留意到她的存在。
一個獨立的小院坐落在縣衙的西邊一角,隔着很遠,沐菊吟就已經感覺到南尚武那濃烈的霸氣充斥在小院四周。
果然,走到一間門前,杜名鶴拍了拍門框,「侯爺,我找了個厲害的大夫來給冷姑娘看病。」
南尚武冷沉的聲音從裡面透出,「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唆?」
杜名鶴微微一笑,引領着蘇乘風和沐菊吟走了進去。
在最裏邊,南尚武坐在一張床前,專心一志的看著躺在紗簾後的那個人,頭也沒回。
蘇乘風第1次見到南尚武,她本對這個男人充滿了好奇,但見他如此沉迷留戀于別的女人床前,打從心底不屑一顧,重重的哼了一聲。
南尚武這才轉過臉,兩道寒厲的視線停在蘇乘風的臉上。
「這就是你說的「厲害的大夫」?」他雖滿臉的質疑,但也在同時站起身,讓開了床前最好的位置。「把脈吧。」他的口氣就像是在下達軍令。
蘇乘風站在原地未動,高挑着眉斜睨他,「侯爺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在為誰診脈?」
「大夫不需要知道病人是誰,妳的職責就是救死扶傷。」他抱臂胸前,「妳若是看病有這麼多規矩就請便,我請的是大夫,不是千金大小姐。」
沐菊吟悄悄拽了拽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太強嘴。
蘇乘風喃喃低語,「真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她走到床邊坐下,一手掀開半個紗簾,露出床上人兒的上半身。
沐菊吟及時探頭去看,看到一張如煙如霧的絶艷麗容,登時倒抽了一口氣。這樣的絶色,難怪南尚武會為她牽腸掛肚,同時心底又酸又痛的像針尖抵在那裡,真想立刻抽身跑掉。
恰好南尚武的眼睛正掃向她,四目同時相對,沐菊吟不敢多接觸,立刻避開。
他剛纔在門口沒有看到沐菊吟的臉,此刻她又換了衣服,也難怪他沒有立刻認出來。
蘇乘風簡單把了把脈,轉身對他說道:「她沒什麼大事,只是好像最近受過什麼刺激或驚嚇,神經抑鬱,肝火虛生,導致陰陽不調……」

「不要弔書袋,只要說她能不能好起來。」
他的打斷讓蘇乘風本來就斜弔的嘴角更斜了一寸,學着他的口吻,乾脆的說:「反正她死不了就是了。」
她起身,拉起沐菊吟,「病看完了,我們走吧。」
「且慢。」南尚武叫住兩人,「妳們是哪裡人?」
「黎都人,怎麼?」蘇乘風說:「侯爺要派人送我們返鄉嗎?」
他思忖一下,道:「妳們能否暫留縣衙?我要為冷姑娘找位醫術高明的大夫隨時候診,我看妳好像是有些真才實學。」
蘇乘風聽得簡直火冒三丈。「什麼?!你要我給你這個新……這個冷姑娘做私人大夫?你以為憑你就請得動我嗎?」
「乘風,」沐菊吟再度開口,還是那樣悠然平和的語調,「既然侯爺親自開口相邀,我們不如就留下來吧,反正也不急於回去。」
南尚武的眸光驟然盯在她的身上,深邃的幽光像是要穿過她的身體直刺向心底。
沐菊吟只有將視線全放在好友身上,才能勉強躲過他犀利可怕的眼神。
蘇乘風也看著她,猜不透好友心中究竟在想什麼,但她實在無法拒絶沐菊吟那雙懇求的明眸,無奈之下只有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