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月菊香 第 11 頁


沐菊吟轉向南尚武,低垂着眼臉,深深一福,「給侯爺添麻煩了。」 她的聲音溫柔沉靜,卻讓南尚武陡然一震,眼神更加深邃。 她的心「怦怦怦」跳得厲害,她說的這句話並非只是出自于簡單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沐菊吟轉向南尚武,低垂着眼臉,深深一福,「給侯爺添麻煩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的聲音溫柔沉靜,卻讓南尚武陡然一震,眼神更加深邃。
她的心「怦怦怦」跳得厲害,她說的這句話並非只是出自于簡單的客氣,還因為在三年前的新婚之夜,她也曾對當時宿醉酣睡的他說過同樣的話,只是那時候他可能因酒醉沒能聽得清楚,現在說出也未必能引起他的注意吧?
她不敢抬頭,因為怕看到他專注的望着別的女子的眼神,她也沒有勇氣說出自己的真實身分,若和丈夫面面相對都不能讓他認出自己,那她無疑是個失敗的妻子,說破了只是徒增屈辱罷了。
而蘇乘風冷眼旁觀着這對奇異的夫妻,不知道是該嘆氣,還是憤怒,抑或是掬一把淚?時尚書屋

留在縣衙的這一夜沐菊吟几乎沒有睡着,翻來覆去的她腦子裡全是南尚武。
和她同榻的蘇乘風被她吵醒,揉着惺忪睡眼抗議,「妳怎麼精神這麼好?我可是跑了一天一夜,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抱歉乘風,妳睡吧。」沐菊吟為她掖了掖被角。
她反過身將被子掀開,「算了,反正妳睡不着,我也沒法睡,陪妳好了。」
兩個人半坐起身,靠着床頭。
「說吧,妳究竟想怎麼辦?」其實蘇乘風又怎麼能安安穩穩的睡覺,白天沐菊吟的神情她都看在眼裡,對於她的矛盾略能體會。
「他沒有認出妳,妳就準備一直瞞下去嗎?」
她輕輕嘆氣,「我也知道瞞不了多久,但我實在開不了口。」
蘇乘風道:「妳要是顧慮那個平空冒出來的冷姑娘,那大可不必,妳是正牌的王妃,難道還怕她不成?只是看妳這麼畏畏縮縮的樣子,只怕真的會把自己的丈夫硬推到別的女人懷裡,到時候,妳就後悔莫及了。」
「妳以為就算我說出我是誰,就能讓他動容嗎?」她眉心不展:「這三年來他都想忘記我的存在,雖然在別人眼中我是名正言順的王妃,但是在他心裡我算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妳在他心裡算什麼要妳自己去問清楚,妳現在在這裡瞪大眼睛不睡覺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這次妳會被抓到這裡與他重逢,雖然看似湊巧,怎知不是老天爺看你們這對夫妻天各一方的,也在替你們着急呢?」
沐菊吟扯開唇角,露出些許笑意。「若真是天意如此,那我……便不再後退了。」她像是在鼓勵自己一樣,暗暗攥緊了拳頭。
是的,她不想再後退了,在丈夫面前,她要與他並肩而立,直視着他的眼睛,大聲告訴他:她是他的妻!

清晨一早,沐菊吟便起身來到南尚武所在的偏院想和他說話,沒想到他並不在此,問及縣衙內的人才知道他一早就去了城西的校場,操演隊伍。
她本想等他回來,但深知她脾氣性情的蘇乘風一個勁兒的催促她,要她親自去軍營找他,最終她聽從了好友的話,兩人同乘一輛馬車來到校場。
校場的守兵當然不會輕易放她們進去,於是蘇乘風抬出「侯爺親聘名醫」的身分,守兵向裡面通報消息,很快就從裡面傳出命令:南尚武讓她們進去說話。
蘇乘風拉著好友大搖大擺的走進容納近萬人的校場時,所有軍卒都驚異又好奇的看著這一對美麗的女子到來。即使軍令森嚴仍有人忍不住竊竊私語討論着。
沐菊吟一步步走向南尚武。
此刻他正站在高高的演武台上,獵獵大風將他的披風吹起,竟有如一面英姿勃發的大旗,他高昂着頭,氣質高貴,眉宇間威嚴的氣息凜然不可侵犯,右手扶着一把劍柄,劍尖抵地,雙目炯炯有神的俯瞰着眼前的千萬雄兵。
感覺到沐菊吟走近,他轉頭,目光筆直的盯着她。
這一次她沒有躲,她用同樣坦然平靜的目光回視着他,雖然她身處位置略低,但高貴的氣勢絶不輸人。
兩人就這樣四目相對,互相凝視。
終於,她停在他身前一丈外的地方。
「妳有什麼事?」他先開口,隨即想當然的下了判斷,「是冷姑娘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他的第1句話還是流連在那個女人身上?!沐菊吟咬緊牙關,挺直了背脊,清晰的回答,「不,不是,是我有話要對你說。」
「妳有話對我說?」南尚武眼中掠過一絲詫異,但他只是抬了抬下巴,「妳說。」
「我是……」

她剛剛出口兩個字,身外不遠處的大軍中忽然傳來一片嘈雜的人聲,像是有人在爭吵着什麼,接着又是一片大亂,爭吵到最後竟演變成了小範圍的廝打。
南尚武的目光立刻移到那邊,沉聲斷喝,「誰在擾亂軍紀?給我拿到前面來!」
很快,有幾個士兵從人群中被推出來,跪倒在他的腳前台下。
被打斷話的沐菊吟還沒來得及繼續剛纔的話頭,便一眼看到一張熟悉的臉也在跪倒的士兵之中。
「李隊長?」她的輕呼惹來周圍所有人的側目,包括南尚武,但也只是一下下而已。
他問道:「為何打架?可知在軍中打架是要以軍法處置的?」
李隊長一臉的激動,先是很不合禮儀的磕個頭,然後飛快的說:「屬下不敢擾亂軍紀,但屬下一枚家傳玉珮昨夜被偷,剛纔練武時卻從張二的身上掉下來,屬下抓住他要問個究竟,可這小子又死不承認,這才動起手來。」
那個叫張二的人很不服氣,「這玉珮上哪裡寫着你的名字了?憑什麼就說是你家的?這是俺出門的時候俺老婆送給俺的!」
李隊長啐了一口,「呸!你就會胡說,這玉珮上一龍一鳳,是我家祖傳的東西,我娘在我參軍前送給我,讓我貼身救命的,昨兒個晚上睡覺前你們幾個還在我這裡看過,當時怎麼沒聽你說起你也有個一模一樣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