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月菊香 第 12 頁


「有和你一樣的便要說出來嗎?俺還怕說出來後會被居心不良的人偷走呢。你的那個丟了,憑什麼賴到俺的頭上?」 這兩人都是一腔憤怒,指着對方罵個不停。 南尚武顯然對處理這種事情沒有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有和你一樣的便要說出來嗎?俺還怕說出來後會被居心不良的人偷走呢。你的那個丟了,憑什麼賴到俺的頭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兩人都是一腔憤怒,指着對方罵個不停。
南尚武顯然對處理這種事情沒有耐心,一揮手,對監軍說:「拉下去各打兩百軍棍!」
跟隨在他身邊的杜名鶴忙搶上前說道:「是不是先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免得冤枉好人?」
「無論賊偷是誰,他們擾亂軍紀已是事實,這兩百軍棍是免不了的。」南尚武沉聲說:「若是兩百軍棍打完後還沒有人願意說出實情,就再各打一百軍棍!」
眼看李隊長要被帶走,沐菊吟忍無可忍的大聲說:「侯爺!你這麼處事實在不公!讓賊人和受害者一起受罰,如何能讓其他軍士心悅臣服?」
南尚武望定她,「我現在要練兵,這裡不是妳能隨便喝令的地方。」
她正色道:「錯了!我也是一名南黎人,若因你這一件事處置不當,讓你的軍士對你喪失信心,導致日後對敵作戰失敗,受苦的是整個南黎,我絶不能坐視不管。」
這麼大的一頂帽子扣下來,南尚武並非承受不起,但他對眼前這個「膽大妄為」的女人忽然產生了些好奇,於是他示意士兵將李隊長和張二帶回,問道:「若妳是我又要如何分辨是非?若妳能分得清是非曲直,我就免他們中無辜那人的處分。」
沐菊吟朗聲道:「這有何難?說謊之人黑心黑面,心筋又連手足,只要看他們中誰的指甲最黑,誰就是說謊者。」
她話音附落,張二立刻將手指握起,捏成拳。
杜名鶴眼尖看到,厲聲喝道:「張二,原來真是你偷玉珮?」
張二還在垂死反抗,「不是!不是的!屬下昨夜輪值站崗,天黑風大,連上茅房的空都沒有,哪來的時間偷東西?」
她追問:「你站崗可有人證?」
「王大虎昨夜也輪值,和我對著守了一夜。」
南尚武下令,「帶王大虎過來。」
王大虎作證張二昨夜的確在城頭站崗,未曾離開。
南尚武悄悄看了一下沐菊吟的臉色,看她做何反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沐菊吟漫不經心般問王大虎,「昨夜你真的看清值夜的人確是張二嗎?」
「是啊,昨天是十五,月亮賊亮賊亮的,這小子那張老鼠臉我看得清楚得很呢。」王大虎答道。
她忽然笑了,「張二,你剛纔說昨夜天黑風大,可是王大虎說昨夜月華分明,這又是怎麼回事?是你倆誰在說謊?」
張二一時語塞,低頭不應。
「只怕是你昨夜偷了玉後才出來值夜,但心情激動得連月亮都沒有留意吧?」
真相已然大白,南尚武冷冷哼道:「我的部下竟然有你這樣的敗類,真是丟盡了我的臉。拉下去打五百軍棍,永除軍籍!」
旁邊的侍衛正要將張二帶下去,不料張二驟然縱身躍到沐菊吟的身邊,左手一拉她的肩膀,右手環過她的脖子掐住她的咽喉,沐菊吟一下子便成了他的人質。
張二大罵道:「臭娘兒們,老子眼看就要退伍,想辦法撈點錢有什麼不對?妳這個臭娘兒們裝聰明揭破老子的好事。反正五百軍棍下來也是死,不如拉妳當墊背一塊兒上路!」
蘇乘風一見好友被擄嚇得急忙飛身趕來,也就在此一瞬間,她只覺一道閃電挾雜着勁風從眼前晃過,接下來在她尚未看清一切的時候,張二已經被踢翻在地,而沐菊吟卻落在南尚武的懷裡。
沐菊吟也是驚魂未定,她沒有想到自己幾句話差點惹來殺身大禍,當她被張二掐住咽喉的時候她以為自己就要死了,但不知怎的,張二忽然鬆開雙手,她便跌人另一個人的雙臂環抱中。
因為喉間被掐得太狠,她不禁一陣劇烈咳嗽,一隻大手在她的後背上輕輕拍了兩下,接着是南尚武的聲音在她的頭頂上響起,「拉下去,斬!」
她這才意識到,抱著自己的人正是南尚武。
即使是在成親之夜兩個人都沒有這麼近的肌膚相親。她雙頰酡紅,一時間竟忘了剛纔可怕的一幕,她低柔的輕語,「多謝相救。」
他低頭看了她一眼,放開手,口吻冷冷的說:「出門在外若沒能力自保就不要太露鋒芒。」
像是一盆冰水當頭澆下,瞬間將她剛剛盈滿胸懷的柔情全都趕跑了。
「妳剛纔有什麼話要對我說?」解決了眼前事,他立刻轉回最初的話題。
沐菊吟現在沒心情和他說任何事,麗容也罩上一層寒冰,「侯爺先忙吧,我的事不急。」
他這倒更覺得有意思了,「妳特意跑來見我,說有事要說,現在卻又說不急?」他眸光閃了閃,「妳是誰?從哪裡來?叫什麼?」
她抽身要走,卻被他閃身抓住了手腕。
「我不想總在一個啞謎裡打轉。」他的態度異常堅決,以近乎逼供的口氣命令,「說,妳到底是誰?」
沐菊吟咬住唇瓣,「一個過客。」她揚起睫毛,看著他,「一個你生命中的過客而已,不是什麼人。」
「妳叫什麼?」
「水吟。」
「從哪裡來?」
「黎都。」
「為什麼來這裡?」
「為了、為了死心。」她的眼淚忽然衝出眼眶而出,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流淚,在他咄咄逼人的追問下,她不願意說出真相,但苦心隱瞞的結果只是讓自己更加痛苦。
苦的永遠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蘇乘風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拉過她,對南尚武冷言相諷,「別以為你是侯爺就可氣勢凌人,全天下的人你都可以欺負,就只有她是你不能欺負的,也是你欺負不起的!」
「為什麼?」他挑起眉毛。「她是皇太后?」
「你這個沒心沒肺的……」
蘇乘風還要再罵,卻被她狠狠捏了一把。
「我們回去吧,不打擾侯爺練兵了。」沐菊吟拖着為她抱不平的好友轉身離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