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月菊香 第 3 頁


她不曾抱怨,因為在她自幼所學的所有道德規範中,「忍」字貫徹始終,是她一生所學之精華,她所能做的,就是每天陪着婆婆逛逛花園,賞賞明月,或者和幾個貴族中的手帕之交談談詩詞、習習女紅,最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她不曾抱怨,因為在她自幼所學的所有道德規範中,「忍」字貫徹始終,是她一生所學之精華,她所能做的,就是每天陪着婆婆逛逛花園,賞賞明月,或者和幾個貴族中的手帕之交談談詩詞、習習女紅,最多是在丈夫三個月一封的例行家書到來時提筆回書一封信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些往來信函中從沒有妳儂我儂的柔情蜜意,丈夫言詞向來簡練,多是「我很好,勿念」,而她也回得很對脾味,同樣是「父母均安,勿念」幾個字。
她不想給丈夫添任何的麻煩,也不想成為誰的負累,現在的她,行為舉止也足夠妥當。南黎皇宮中上上下下都對她讚不絕口,視她為女性的楷模、典範,在南黎國中甚至流傳一句話——生女當如沐菊吟。
當這句話傳到正主兒的耳朵裡時,她還是那樣溫和的淡淡一笑,對這句話中可能潛藏的褒貶之味似乎並不在意。
放下茶杯的南後悄悄打量着沐菊吟,這個兒媳常會讓她有種看不透的感覺,雖然她的嘴角總是掛着一絲淡淡的笑,但南後隱隱感覺這絲笑容並非出自真摯。
也難為她了,十六歲嫁入皇家,一晃三年與丈夫兩地分居,牛郎織女尚可在每年「金風玉露一相逢」,而她,卻是等了三年仍遙遙無期。
南後體諒地擺擺手,「菊吟,妳累了一個早晨,先回去吧,我也有點倦了。」
沭菊吟起身道安告退,一步步倒走出南後的寢宮。時尚書屋

又是菊花香。
沐菊吟打開昨夜看到一半的詩箋,用來做書籤的正是一朵乾枯的菊花。這是三年前她新婚那一夜從園中採下的,那時候這朵花還正嬌艷,三年後它已衰敗憔悴不復昔日光彩,乾枯得如同她的生活。
她拂開花瓣,詩箋上正看到一半的詩歌又映入眼帘。
自君之出矣,芳惟低不舉。
思君如回雪,流亂無端緒。
自君之出矣,金翠闇無精。
思君如日月,回還晝夜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自君之出矣,羅帳咽秋風。
思君如蔓草,連延不可窮。
為什麼每次都會停在這裡?為什麼每次看到這裡手就沉重得無法再翻過下一頁?
「王妃,蘇姑娘來了!」
侍女翠喜清脆的聲音帶來了一個讓她喜悅的消息。放下詩箋,她起身相迎。
「乘風,妳終於來了。」她柔柔纖手握住了那名剛剛進屋的女子手腕,那女子燦爛的笑顏映得一室都明亮起來。
「這幾天師父拉著我製藥,不許我出門。我可是切足了四五百斤的藥材,今天趁着他喝醉我才能溜出來找妳。」蘇乘風是南黎名醫徐持的弟子,也是沐菊吟的閨中密友,生性爽朗率真。
「外面有什麼新鮮事嗎?」沐菊吟急切的問,處于皇宮深居簡出的她,對外面的世界其實非常嚮往,而將她與外界聯繫起來的關鍵環扣便是蘇乘風。
蘇乘風拍拍額頭,「讓我想想……我家鄰居那個姓李的大哥又娶了一房小妾,算不算新鮮事?」
她睜大了眼睛,「我記得妳曾說過他有十個老婆了,難道他又……」

「是啊,這是第10一個老婆。其實他也不是有錢人,偏偏人長得俊,女人們都喊着要嫁給他,李大哥又是個老好人的脾氣,來者不拒。如今要一口氣養十幾口子,李大哥也真是不容易啊。」
沐菊吟抿嘴一笑,普通百姓的喜怒哀樂和她的距離是如此遙遠,她不能想象一個男人有十個老婆是什麼樣子。南黎國並不提倡一夫多妻,即使是南黎國主也只有南後這一個妻子而已。
倏然,她的笑容盡斂,垂下眼瞼,無論是一夫一妻,還是一夫多妻,他們都可以長相廝守。而對於她來說,這卻是一個奢望。
「其實,這些事情也沒什麼要緊,要緊的是……」
蘇乘風湊到她耳邊低聲說,「我聽說二王子有篡位之嫌。」
「什麼?!」沐菊吟驚了一下,眼前立刻浮現南習文清俊的臉龐,和那雙精明幽亮的眼。
「不可能的。」她正色反駁,「二王子和太子兄弟情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南黎國,妳不要幫着傳播這種謡言,這對南黎百害而無一利。」
蘇乘風撇撇嘴,「人心隔肚皮,別以為妳認識他就等於瞭解他。太子之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天下有幾個人不想爬上去?南習文現在有這個聲望,也有這樣的機會,他為什麼不爭?妳瞧著吧,沒準兒很快就有好戲看了。」她的口氣頗為幸災樂禍。
沐菊吟略過這個話題,拉著她的手,悄聲道:「乘風,我想出去走走,有什麼辦法可以不被人發現嗎?」
蘇乘風微微吃驚地問:「妳要出門?去上香嗎?」
「不,不是……」
她沉吟着,又搖搖頭,「算了,我只是隨便說說,總在這宮裡待着,我有些悶了,所以才想出去走走,但是這樣做不合規矩,妳就當我沒說過吧。」
「又是規矩,」蘇乘風不以為然的說:「菊吟,妳就是被一層層的規矩給束縛住了,妳看妳,哪裡還有以前明艷的樣子?再這樣下去,妳都快變成老太婆了。的確應該出門轉一轉。」忽然她眼睛一亮,「對了,過兩天就是燈節,那天晚上我在西宮門等妳,妳和我一起去街上看花燈吧。」
沐菊吟的臉上立刻綻放出神采,「看花燈?」
「是啊!」蘇乘風興奮的介紹,「會有幾千盞各式各樣的花燈掛上街,有千奇百怪的樣子,有數不盡的顏色。當月上柳梢之時,看著那些花燈會讓妳猶如身處夢境,不看妳會後悔一輩子。」
「真的?」她不由得心生嚮往。她真的希望拋棄一切規矩禮教、道德標準,和街上任何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一樣,可以自由自在的玩一天。
真是滑稽的笑話。她都嫁人三年了,難道還想做回未婚的姑娘家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