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月菊香 第 5 頁


南習文眉峰凝得更緊,還想說話,卻被她素手一擋,「你的確也該成家了。」她誠懇的說:「太子一直沒有立妃,我和尚武這三年也……我想父王母后都很希望能看到孫兒承歡膝下吧。」 「妳喜歡自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南習文眉峰凝得更緊,還想說話,卻被她素手一擋,「你的確也該成家了。」她誠懇的說:「太子一直沒有立妃,我和尚武這三年也……我想父王母后都很希望能看到孫兒承歡膝下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妳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嗎?」他專注的看著她,「妳覺得妳現在過得快樂嗎?三年裡妳不知道妳的丈夫身在何方,就算他現在和妳錯身而過妳都未必能認出他。秋菊一年尚能盛放一次,可是妳盛開的日子又在何時?」
「習文,你……」
她張口結舌,無法應答。「你的話有些踰距了。」她一低頭,「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多保重。」她以比剛纔更快的速度離開他的身邊。時尚書屋
為什麼一個外人都能看透她的悲傷?難道她已在不經意間暴露出那深藏於心底的幽怨了嗎?
是的,她也有怨恨、也有悲傷,她如同任何一個世間的女子,苦苦的、寂寞的企盼着,日復一日的等待丈夫的歸來。
沒有歸期的等待,菊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她究竟還要再等多久呢?時尚書屋

燈節當晚,沐菊吟一直在作激烈的心理拉鋸戰,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不該溜出宮去。最後她還是決定叛逆一回,這大概是她有生以來做過最違背常規的一件事。
四聲擊掌的暗號剛過,她已經從西宮門的門縫處閃身而出。她一身月牙白的長裙看上去過于華麗。
蘇乘風打量着她,「沒有別的衣服嗎?妳這一身只怕太顯眼了。」
「沒辦法,前殿一直有宴會,剛剛我推說身子不舒服才逃出來,根本來不及更衣。」沐菊吟用一件黑色的長披風將自己從頭到腳裹了個密密實實,問:「這樣如何?我只能出來兩個時辰,若太晚回來,會被宮門守夜的侍衛知道,傳到國主耳裡就不好了。」
「罷了,帶妳去玩還得這麼麻煩。」蘇乘風拉起她的手,「既然時間緊迫,那咱們快走吧。天色不早,綵燈都已經掛起來了。」
沐菊吟不是沒有見過萬燈齊明,亮如白晝的樣子,但她從沒想到燈可以製成這麼多種樣子,一夜之間黎都的大街小巷都掛滿了綵燈,有月牙形的,鯉魚形的,八角宮燈形的,還有荷花形的,燈上有詩詞歌賦,也有農家彩畫,還有數不盡的燈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被淹沒在燈海中的她,頭一次體會到尋常百姓的快樂,難怪她曾聽人說:「給得白麵三兩斤,不羡皇帝不羡仙。」百姓的幸福竟是如此簡單又如此動人。
這一刻她突然厭惡起自己的出身,恨自己沒能成為一名尋常百姓家的孩子。
「如何?我沒有說錯吧?」蘇乘風見她一直笑着遊走于燈海之中,便知道強拉她出宮是對的。
一年前兩人偶然結識,雖然她們彼此出身不同、經歷不同,身分地位謬之千里,卻硬是成了莫逆之交。對沐菊吟,蘇乘風的心中總是留有一份憐惜,憐她年紀輕輕就嫁入宮門,憐她新婚隔天就與丈夫分別,這三年的日子過着相思蝕心、苦不能訴的生活。
即使她從沒有談過她心裡的感受,可蘇乘風也看得出她並不快樂,於是發自心底的想為朋友盡一份心力,奈何卻力不從心,也只有今夜,她才覺得自己像個真正貼心的朋友。
玩了大約一個時辰,蘇乘風看到遠處有個賣豆花的攤位,因為人多路遠,她將沐菊吟拉到街邊,大聲說道:「我去買碗豆花,妳一定沒有嘗過這種人間美味,只要妳吃過就不會忘記。妳在這裡等我,千萬別走開!」
轉瞬間,她就在人群中消失。
沐菊吟站在原地,眼前依然是燈火燦爛,片刻間她有些恍惚,整顆心空落落的,什麼都懶得去做、什麼都懶得去想。
「姑娘,能不能問妳件事?」一個老婆子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沐菊吟微轉身,那老婆子立刻退後,似乎是畏懼她華麗的衣着,不敢靠近。
她盈盈笑着,「老人家,您要問什麼?」
老婆子衣衫襤褸,戰戰兢兢般的開口,「我想問妳,這青石街怎麼走?」
沐菊吟一下子被問住了,自幼長在黎都的她對於這個城市卻几乎一無所知,從小到大她出門的次數用一雙手都可以數得出來,況且她每次出門都是乘車乘轎,周圍有什麼路?有什麼街?她皆不知曉。
她不由得垂下頭,滿含歉意的說:「我不知道,幫不上您老人家了。」
老婆子面露驚異,「妳不知道?莫非妳不是這黎都的人。」
「唔……嗯……」
她含含糊糊的應了一聲,為的是減輕羞恥的感覺。除了學《女經》。做女紅,舉手投足當好一個大家閨秀外,她還會什麼?還能做什麼?出了皇宮那座金子鳥籠她便一無是處,連自立的能力都沒有。
老婆子很是失望,不停的咳嗽起來,嘆氣說:「唉,我是來找我閨女的,好不容易走了這麼遠的路來到黎都,以為終於可以找到她人了,沒想到又是困難重重,萬一我死了都見不到她可怎麼辦才好?」
沐菊吟心生愧疚,好像連累這名老婆子不能找到女兒是她的錯似的,眼看老婆子走向旁邊一條陰暗的小街,她急忙追了過去。
「老人家,我陪您去找您女兒吧,雖然我不認識路,但可以問問其他的路人。」
「真的?」老婆子眼中又亮起了希望。
她鄭重保證,「是,請您相信我。」
「好啊、好啊,太謝謝妳了。」老婆子咳嗽的聲音更大了,身子都因為咳嗽而彎了下去,她扶着牆,緩緩走進旁邊一條黑暗的小街,嘴裡說道:「剛纔有個小孩兒說青石街在這路的東面,也不知道對不對?」
「那我們找找看。」沐菊吟剛剛踏進小街,忽然就在鼻翼前聞到一陣古怪的香味兒,讓她的頭驟然沉重起來,她神智一亂,眼前混沌,陡然癱軟在牆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