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月菊香 第 8 頁


李隊長很健談,一路上說說笑笑親自駕着馬車將沐菊吟帶到兵營。 而沐菊吟話很少,想到很快就要見到南尚武,她便越來越緊張。見到他,第1句話該說什麼?萬一他認不出自己那該怎麼辦?難道要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李隊長很健談,一路上說說笑笑親自駕着馬車將沐菊吟帶到兵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沐菊吟話很少,想到很快就要見到南尚武,她便越來越緊張。見到他,第1句話該說什麼?萬一他認不出自己那該怎麼辦?難道要她說:「我是你的妻子,我來找你、我來見你,我這三年來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她忽然嘆了口氣,眼前的景象讓她心底只有一個感觸:別時容易見時難。
「到了!」李隊長叫了一聲,跳下馬車。
她步下馬車,四下打量,這裡應是一個官員的府邸,看正門的匾額上寫着「知意縣衙」,原來是個小衙門。南尚武就是暫駐于此?
李隊長和門口的軍士打着招呼,「侯爺出門了嗎?」
軍士和他很熟,笑着說道:「沒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從侯爺救了那個冷美人之後,就很少出門,怕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捨不得吧!」
沐菊吟剛剛邁出的腳步突然凝在原地。什麼?他們在說什麼?什麼冷美人?還有那句「春宵一刻值千金」,為什麼會讓她這麼不安?
李隊長捶了那名軍士一拳,罵道:「你這小子說話小心點,別到處散播這種謡言,侯爺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怎麼會隨隨便便就被一個女人迷住了心魂?」
那名軍士不服的反駁,「那又怎麼樣?那冷美人只消看上一眼,誰還能挪動步子?侯爺就算被她迷住也不丟人。」他說話問發現站在台階下面無表情的沐菊吟,被她的麗容驚住,叫道:「天啊,這小破縣城難道是個寶地?怎麼我這幾天總見到仙女下凡?」
「少貧嘴了!」李隊長說:「這是侯爺朋友的女兒,可是名門閨秀,你管緊你那張臭嘴,要是說錯半句話,沒準兒你腦袋就要換個肩膀扛了。」他轉身對她說道:「夫人,您請裏邊進。」
守門的軍上攔道:「慢着,你說進就進啊?我還沒向侯爺通報呢。侯爺最討厭咱們下人沒規矩,未經通傳就亂闖。」
李隊長睜大了眼睛,「你這小子今天存心和我對著干是嗎?」
軍士回答,「我是按規矩辦事。」
沐菊吟溫雅的聲音忽然響起,「兩位不用爭了,若是侯爺現在不方便,我改日再來。」她緩緩轉身,雙腳像是綁上了千斤重的巨石,舉步維艱。
南尚武就在門裡,為什麼她卻在最後關頭失去了和他見面的勇氣?她在怕什麼?她反覆的責問自己,卻不敢想象答案。
「你們聚在門口閒聊什麼?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嗎?」一個清朗的男聲出現在門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聽李隊長說:「杜參軍啊,有位侯爺的朋友來看他,可這小子攔着門口不讓進。」
「侯爺的朋友?」那人的眼光瞟向沐菊吟的背影,高聲道:「姑娘,請留步!」
沐菊吟停住,轉身,雙眸寧靜如水,雖然她的衣衫有些臟破,卻難掩她高貴清華的氣質,而那張白皙絶麗的臉龐更與周圍的一切顯得格格不入。
杜參軍見到她的第1反應就是——這名女子的來歷必定不平凡。他欠身一揖,恭敬的問:「請教姑娘尊姓?」
「我……」

她尚在遲疑,又一個男子的聲音從門內透出——
「名鶴,馬怎麼還沒備好?」
這聲音凝重,穿透力極強,好像山澗瀑布,洪亮而不失尊貴,乍聽到這個聲音,沐菊吟的心陡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是的,即使忘記了他的相貌,但她還記得這個聲音。
隨着聲音門內走出一名高大的男子,如刀斧雕琢般的冷峻輪廓,深邃的眼窩,高挺的鼻樑,永遠都堅抿的嘴角。
是他!南尚武!
沐菊吟全身僵直,無力再多行走一步。
杜名鶴回身對南尚武道:「已經讓人去備馬了,不過你好像有位故友造訪,只怕你今天去不了了。」
南尚武濃黑的雙眉微擰,「故友?哪裡來的?」他犀利的眼神掃向不遠處那抹孤零零站立的纖細身影。
沐菊吟在前一刻轉過身,背向着他,她不想在這種心境下和他重逢。
南尚武看不到她的臉,更加困惑,高聲問:「妳是誰?」
她沒有回答,但她的手指都在發顫。
他不耐煩的追問:「妳到底是誰?轉過身來!」
她仍沒有動靜。
府內有人跑出來,急急的說:「侯爺,冷姑娘忽然暈倒了。」
南尚武臉色一變,什麼話都沒說,丟下門口所有的人,獨自轉身走回府內。
沐菊吟慢慢側過半個身子,眼神追隨着那一縷在半空中殘留的,屬於他的氣息,不知道是幽怨、是慨嘆、是無奈,還是傷心,她微開嘴唇,卻只發出一聲嘆息。
「這位姑娘請留步。」杜名鶴再次叫住她,「姑娘不如進府一敘?」
她淡淡拒絶,聲音中的冷漠連她自己聽來都覺陌生,「不必客氣,侯爺何等繁忙,哪裡有空接見我這等外人?是我來得不是時候。」
她拋下這一群人,緩緩離開縣衙大門。時尚書屋

沐菊吟沒有立刻踏上返程的路。究竟要不要見南尚武?她還拿不定王意,分別三年第1次重逢,丈夫竟然流連于別的女人身邊,這種滋味實在無法形容,那痛像是一個珍藏多年的美夢被人硬生生摔碎一樣心痛。
為什麼?為什麼他不珍視他們的感情,就像她這般珍視?難道這世上永遠都是男人薄情女人痴心?
沐菊吟身上沒有銀兩,只有一點首飾還值錢,當她在城裡找到一家客棧後,便要求用一雙玉鐲換了一間客房和兩套尋常人家的衣物,夥計和店家捧着她那雙價值連城的玉鐲,自然歡天喜地忙不迭的應承着,很快為她送來了衣物。
她換下已經有些破損卻還能揭穿她身分的華麗裝束,頭一次穿上粗布棉裙不免令她有些好奇,機靈的夥計適時送來一面銅鏡,讓她可以藉著鏡中暗淡的影像看出自己現在的樣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