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童重述孟姜女尋夫之旅碧奴 第 10 頁


藍草澗的天空正在慢慢地暗下來,山口吹來的風有點冷了,大路上偶爾會過去一輛車,兩邊的人群便隨之躁動起來,女織匠們撣衣整發,舉起五顏六色的荷包,儀態還算保持了一點矜持,對面的男孩子乾脆
作者:蘇童 / 頁數:(10 / 0)

藍草澗的天空正在慢慢地暗下來,山口吹來的風有點冷了,大路上偶爾會過去一輛車,兩邊的人群便隨之躁動起來,女織匠們撣衣整發,舉起五顏六色的荷包,儀態還算保持了一點矜持,對面的男孩子乾脆就跑過去拉拽着車氅,他們想直接爬上車去,被趕車人的鞭子打回來了,趕車人說,不買人了,今天不買人!那些自卑的山地女子們在後面怯怯地追上去,大聲問,大牲口要不要?不拿工錢,管飯就行!車上的人回答道,不要不要,不要大牲口,光管飯也不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碧奴頂着個包裹在路上躲閃着車馬,她孤單窘迫的身影再次引起了樹下那些男孩的注意,他們朝碧奴頭上的包裹指指戳戳,說,去看看,包裹裡有沒有一隻青蛙?另一個粗啞的聲音聽起來是屬於某個老年男子的,看什麼青蛙,去看看那包裹裡有沒有刀幣?碧奴感到暮色中的這個人市有點險惡,路的中央依然不是她適宜停留的地方,她準備回到路的左邊去。野棗樹沙沙地搖晃了一陣,那個藏彈弓的男孩從樹上跳下來了,還有一個男孩也站了起來,向碧奴追過來。碧奴大叫一聲,說,你們要做強盜?小心官府把你們綁走!男孩們一時怔在那裡,那個老年男子的聲音又陰險地響起來,綁走就綁走,綁到牢裡有飯吃,比在這裡餓死好!他們受到了明確的鼓勵,一個男孩鸚鵡學舌道,綁走就綁走,綁走有飯吃!另一個學着強盜的口氣說,留下買路錢再走!他們像兩頭野獸一樣朝碧奴撞過來。時尚書屋
百春台(1)
他們在天黑之前抵達了百春台。時尚書屋
月光下的百春台是一座奢華而明亮的孤島,在秋夜淒涼的青雲郡大地上,這孤島高台飛檐,燭影搖曳,縈繞着絃樂絲竹之聲,看上去是最後一頭狂歡的巨獸。驢車穿越了一片樹林來到水邊,車伕勒繮停車,回頭對碧奴說,下去,下去,拿你兩個刀幣,我帶你往北走了二十里,你該下車了!
碧奴沒有聽見車伕的驅逐令,她一路上努力地閃避蒙面客的眼睛,還有他袍下飄起的神秘的麝香和薄荷的氣味,驢車上的二十里路令她精疲力竭,蒙面客的眼睛在暗夜裡有如一盞燈,掃視着四周,她恰恰是在他燈火般的目光下迷了路。蒙面客冰冷的儀態以及他袍下扶劍的手勢,讓碧奴回憶起她小時候在北山上遇見的一個黃甸人,那人掖着東西在山上走,桃村的孩子追着他打聽,叔叔你袍子裡掖了什麼東西?那人笑了一下,袍子掀開來,是一個血淋淋的人頭!碧奴想起那個人頭便再也不敢看他的袍子了,在驢車的顛簸之中她覺得自己和一把劍一起在夜色中漂浮,她迷失了方向。時尚書屋
車伕粗魯地踢了她一腳,你是聾了還是睡着了?到百春台啦,快給我下去,別讓人看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下了驢車,腳下的地面仍然在波動,碧奴發現她有點站不穩,人就蹲下來了。她蹲在一個陌生的夢境一樣的地方。水把百春台和樹林隔離開了,一條壕河錦帶似的包圍着百春台,對岸人影閃爍,一排豹徽燈籠迎風飄搖。鐵鏈和轤轆聲交叉地響起來,河上有一片巨大的黑影一閃,一座橋從半空中降落下來,那座半空降落的吊橋把碧奴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碧奴倉惶間彎下了腰,頭上的包裹跌落在地上了,她半蹲着拾掇包裹的時候看見驢車已經上了橋,便跳起來對車伕喊,大哥你不能把我扔在這裡,你拿了我兩個刀幣,怎麼就捎了我二十里地,大哥你得退一個刀幣給我!
車伕和蒙面客都回過頭,沉默的蒙面客仍然沉默着,只有眼睛在夜色中閃閃發光。車伕罵了一聲,說,看你樣子傻,你倒是精明,拿你兩個刀幣,你還要我帶你進百春台?也不瞪大眼睛看看,百春台是你進去的地方?時尚書屋
碧奴屏着呼吸傾聽河那邊的聲音,說,大哥你騙我呢,誰說女子不能過這橋,我聽見女子的聲音啦!
車伕先怒後笑,道,那是賣笑的女子!你要去賣笑?看你的姿色,學點吹拉彈唱的,倒是有本錢,你再扔一個刀幣過來,我替你引薦給樂房主事,讓你進去賣笑去!
碧奴沒來得及說什麼,是那只青蛙在包裹裡面焦灼地掙扎,青蛙從鞋子裡跳出來,在碧奴的手背上停留了一個瞬間,留下一片反常的滾燙的熱痕,然後它就跳出去了。從桃村到百春台,青蛙一直羞怯地躲在豈梁的鞋子裡,可現在它大膽地跳出來了,碧奴驚愕地看見青蛙在月光下跳,跳,跳到了驢車上,從蒙面客躲閃的身體來看,青蛙是跳到他懷裡去了。時尚書屋
別過去,他不是你兒子!碧奴突然明白了青蛙的心,她驚恐地叫喊起來,快回來,他不認識你,他不是你兒子!
碧奴對青蛙尖叫着,可惜她的制止已經遲了,蒙面客捉住了青蛙,她看見他的手輕輕地一揮,一個小小的黑影划出一道弧線,墜落到水裡去了。時尚書屋
吊橋那面響起一陣急促的鑼聲,是守夜人在催促驢車過橋,車伕的腳舉了起來,甩響鞭繩,碧奴絶望之中去追驢車,她的手在慌亂中順勢一拉,抓住的恰好是蒙面客的腰帶,在月光下碧奴看清了她手裡的是腰帶,碧奴的手下意識地鬆了一下,鬆了一下又緊緊地抓緊了,慌亂中她對那男子叫了起來,那不是青蛙,是你母親的魂靈呀,你會遭報應的,你把你母親扔到水裡去了!
蒙面客站了起來,袍飛之處冷光一閃,惶然之間,一把短劍已經斷開了碧奴的手和腰帶的糾纏,蒙面客拔劍割斷了自己的腰帶,他仍然像一塊岩石聳立在車上,車伕暴怒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什麼母親?什麼魂靈?車伕對碧奴吼道,你小心讓他一劍穿了心,他是衡明君請來的大刀客,他的刀劍不認人,不認親人,更不認鬼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