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童重述孟姜女尋夫之旅碧奴 第 12 頁


由於碧奴包裹裡的所有東西都已經分臓完畢,他們安靜了許多,對臓物的態度也變得實際而挑剔起來。一個名叫樞密鹿的男孩很快脫下了豈梁的冬袍,嫌袍子太大,不合身,他拿着冬袍要換那只兔皮帽,兔
作者:蘇童 / 頁數:(12 / 0)

由於碧奴包裹裡的所有東西都已經分臓完畢,他們安靜了許多,對臓物的態度也變得實際而挑剔起來。一個名叫樞密鹿的男孩很快脫下了豈梁的冬袍,嫌袍子太大,不合身,他拿着冬袍要換那只兔皮帽,兔皮帽的新主人慷慨地換給了他,一轉身樞密鹿就意識到自己做了虧本買賣,反悔了,要去討回冬袍,頭上的兔皮帽又不捨得還人,於是樞密鹿就和短刀鹿扭成了一團,剎那間羊舍裡又喧閙起來,有男孩要將軍鹿過來主持公道,將軍鹿卻拿了一根腰帶躲在暗中,欣賞着自己光裸的肚子上的錦紋腰帶,他說,打,打,誰打贏了東西歸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趁着羊舍一派混亂,羊倌蹲在一邊欣賞着草堆上的女子,他故作神秘地研究了她的頭髮、耳垂和脈搏,自信地說,她有脈跳,耳朵是熱的,這女子是人,不是鬼。一個男孩拖着包裹布失望地走過來,向羊倌披露他內心的疑惑,哪兒有青蛙?哪兒有烏龜骨頭?連公鷄骨頭也沒有,她撒謊,她不是女巫!羊倌說,是不是女巫,摸了才知道!趁人不注意,羊倌把手探進碧奴的棉袍裡,其他男孩一下都湧過來了,一邊旁觀一邊譏笑着羊倌。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們沒見過衡明君替女子驗身?羊倌的手停留在碧奴的秋袍裡,表情看上去很莊嚴,他說,你們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外面好多男人為了逃役扮成女子,這女子來路不明,我得查一查,她是不是男的!
碧奴在昏迷中輕輕地打着呼嚕,聽上去像是熟睡的鼾聲。她的塵封的秋袍被粗暴地打開,乳房被那羊倌緊緊地抓握著,閃爍着蒼白的疲憊的光暈。羊倌向男孩們介紹着他手裡的乳房,他說,多好的奶子呀,她的奶子像一隻碗,衡明君大人說了,沒喂過奶的女子,奶子才像一對碗!你們自己過來看,看看她的奶子,像不像一對碗?男孩們猶豫着向草堆上擠過來,有人反對道,不像碗,像一隻饅頭。於是那羊倌受到了什麼啟發,眼睛突然亮了,那你要不要來啃一口?來,來,啃一口!那男孩被按在碧奴的身上,他掙紮起來,耳朵貼在碧奴的乳房上,他的半張臉被一片苦澀的水濡濕了,眼睛感到一陣辛辣的刺痛,然後他聽見了什麼聲音,腦袋抬起來,抓着自己的耳朵搖了搖,又向碧奴的乳房俯下身去,嘴裡驚叫起來,你們快來聽,它在哭,它在流淚!

吊橋

淚人來啦!淚人來啦!
河那邊的吊橋在男孩們的叫喊聲中保持沉默,男孩們集體發出了尖利的鹿鳴聲,那聲音終於引來了兩個罵罵咧咧的橋工,無論男孩們怎麼描述碧奴神奇的到處流淚的身體,橋工還是拒絶放下吊橋來,他們在河那邊大聲辱罵鹿人,說他們的腦子比一頭鹿還笨,淚人算什麼東西?他們為善跑的馬人放下過吊橋,為善唱的鳥人放下過吊橋,為常年微笑的笑面人放下過吊橋,可是他們的吊橋絶不歡迎一個淚人!一個老橋工出來對鹿人們好言相勸,他說衡明君再怎麼廣納天下賢才,也不會收一個哭哭啼啼的淚人做門客,一個女子的淚水,會把百春台的風水哭壞的。他還埋怨世風日下,矛頭直指對面那個昏迷的淚人,說現在什麼阿貓阿狗都一心到百春台來做門客吃閒飯,連個女子,沒別的本事,把哭當了本事,竟然也要投奔百春台來吃閒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鹿人們仍然抬着碧奴不肯走,他們尖鋭地指出百春台裡養了好多女子,那些普通的女子會唱會跳就能進去,一個會用手掌和腳趾流淚的淚人就更應該進百春台。橋工就在河那邊笑起來,說,你們這幫小孩子懂什麼?女子進百春台,是他們笑得好,不是哭得好!一個女子要讓衡明君高興,除了能歌善舞賣笑賣藝,還要做其他很多事情,什麼事情,你們這些孩子是弄不懂的。時尚書屋
他們有點迷惑,互相商量了一會兒,紛紛去拍碧奴的臉,拍她的胳膊和腿,你們來看呀,她的頭髮上都是淚,她的腳趾手趾都會流淚!一個膽大的男孩把手伸進去,抓住了碧奴的乳房,向河對面的橋工們炫耀道,看,來看看她的奶子,她奶子也會流淚的!
碧奴在男孩們焦急的拍打中醒來,一襲秋袍已經暢胸露懷,一個塵封多時的身體被鹿人們好奇地打開了,他們野蠻的探索因為效仿鹿的動作,甚于一次劫掠,她的私處隱隱作痛,半掩半露的乳房閃爍着羞恥的淚光,她的身體泡在淚水裡了。厄運提前降臨,碧奴聽見黑夜中傳來無數尖鋭的聲音,所有的聲音都對她充滿了憤恨,包裹恨她,長着那麼靈巧的雙手,怎麼就抱不住一隻包裹!乳房怨恨她,穿得那麼多,袍子系得那麼緊,還是把男孩們骯髒的手放了進來!她聽見男孩們口口聲聲稱她為淚人,她懷疑自己在昏迷中流光了所有的淚水。一具被捆綁的身體現在那麼輕,那身體似乎懷着巨大的羞恥感掙脫了她,寧願投靠一塊木板和一條繩索。她以為自己還在向北行走,可是疲憊的雙腿背叛了她的意願,它們與一塊木板和一條繩子合作,在捆綁中尋求解脫。時尚書屋
持續多日的奔走停止了,包裹已經丟失,昏迷讓她嘗到了安寧的滋味,在反常的安寧中碧奴第1次看見死神來訪。一隻葫蘆從黑暗中墜落,濺起一地淚光。她看見自己死了。一個懷抱葫蘆的人影站在拂曉的天空下,她看不清楚,是那只葫蘆帶著人影子走,還是人影子帶著葫蘆在走?她看不清楚,但心裡知道,那就是死神的影子,死神在等候她。時尚書屋

《碧奴》 第3部分

鹿王墳(1)
後來他們抬着碧奴往樹林深處走,很明顯,鹿王住在樹林深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