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童重述孟姜女尋夫之旅碧奴 第 2 頁


開始沒人知道是眼淚惹的禍,被扣留在半山腰的多為成年人,對這次突如其來的覊押有點迷茫,但是那麼多人坡上坡下地站着,人圈裡還有一些德高望重的人,他們便打消了各自的疑慮。誰不知道官府下鄉
作者:蘇童 / 頁數:(2 / 0)

開始沒人知道是眼淚惹的禍,被扣留在半山腰的多為成年人,對這次突如其來的覊押有點迷茫,但是那麼多人坡上坡下地站着,人圈裡還有一些德高望重的人,他們便打消了各自的疑慮。誰不知道官府下鄉查案的招數呢?偷鷄賊查他手上的鷄屎味,盜牛賊聞他身上的牛糞味,殺人犯查他身上的血跡,通姦的男女剝個精光,查看他們的羞處,他們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和麵頰會留下什麼罪狀,所以起初他們並不那麼恐慌。有的夫婦隔着山路在商量家事,有的人惦記家裡豬的食糧,催促自己的孩子快去河邊割豬草,有人故意攤開他的手給捕吏看,暗示他的手是乾淨的,沒有做過什麼偷鷄摸狗的勾當。有一個婦人乾脆在下面的人圈裡,為自己的性生活作出了種種激烈的聲明,她的聲明引來了其他婦女的冷嘲熱諷,可捕吏們嘴角上露出會意的微笑,目光卻冷峻地瞪着他們的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後來一聲令下,不准下面的婦人吵吵嚷嚷,也不准上面的男人交頭接耳了,在令人窒息的安靜中他們迎來了一卷從未見過的繩索,那繩子卷疊起來,像一隻磨盤,但比磨盤還要大,幾個郡兵喊着號子把它推上了山。磨盤般滾動的繩捲滾到村民們腳下,他們終於知道郡兵們在忙什麼了。有人發覺形勢不對,企圖從人圈裡鑽出去,已經來不及了,捕吏們的槍纓對準了所有違抗命令的哭靈人,他們給一些身強體壯的年輕人戴上了木枷,大多數人都用那條歎為觀止的長繩串了起來,捕吏把一隻隻人手編在繩結裡,繞一下,抻一下,再繞一下,編得很快也很順利,一會兒工夫哭靈者們便像一片片桑葉一樣,整齊地排列在繩子兩側了。一個捕吏拉住繩頭,毫不費力地把那些人拉下山,一直拉到囚車旁邊。時尚書屋
老人們說可憐的哭靈者看見囚車才幡然醒悟,是信桃君的葬禮,是眼淚給自己惹來了殺身之禍,於是好多人在驚恐中看著四處奔逃的路人的臉,大叫道,他是也去哭靈的,她也是去哭靈的,為什麼不抓他們?還有好幾百人呢,大家都哭了!
國王不容許為信桃君哭靈,那是一條未頒佈的法令,達官貴人自然知道,關注時局的引車賣漿之徒也知道,可是北山下的人們一點都不知道,他們一年四季談耕論桑,別的什麼都不知道。青雲郡與北方的都城遠隔重山,鴻雁難以傳信。人們事後才聽說,信桃君是被國王放逐到北山的,他的後背上刺了國王的賜死金印,國王讓他死於大寒,可信桃君拖延了自己的死期,直到清明那天才把白絹掛到了草廬的房樑上。北山下的人們思想簡單而又偏執,他們只知道信桃君是國王的親叔叔,出於對高貴血統天然的敬意,他們對那隱居者也充滿了景仰之情,至于王公貴族之間仇恨的暗流,無論多麼洶湧,他們也是聽不見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信桃君隱居北山的日子裡,山下的村民聽得見從山頂草廬裡傳來的笛聲,牧羊人經常循着笛聲上山,看見信桃君孤獨的身影在草廬內外游移不定,像一朵雲。有人曾經聽信桃君預告過他的死期,他說草廬旁邊的野百合一開花,他就要走了,他們聽不懂野百合花期的奧秘,反問道,野百合開了花,大人你要去哪裡呢?葬禮過後好多人都仰望着北山扼腕長嘆,主要是後悔,後悔信桃君在溪邊沐浴的時候,只顧窺視了他的私處,沒有問一問他後背上為什麼刻了字。好幾個人在夏天看見過信桃君裸露的身體,那貴族男子的身體因為過分的白晰和細膩而顯得神秘,更神秘的是後背上的一個圓形金印,金印裡應該是字,字能夠簡短地表達深刻的仇恨,也能夠平靜地告知喜訊或者噩耗,可他們偏偏不認識字。他們守在溪邊,隔水談論着信桃君狀如孩童的生殖器官,躲在岩石後面的牧羊人說王公貴族就是不一樣,連那東西也長得那麼精緻文雅,灌木叢裡的樵夫則懷疑那樣的器官是否能夠傳宗接代,然後他們就跳到水裡去了,專心撿拾信桃君故意散落在溪水裡的一枚枚刀幣。時尚書屋
那隱居的貴族在北山的溪邊樹下散盡千金,後來開始把遲到的人領進他的草廬,山下桃村的村民接受了他最後的恩惠,一頭羊,一塊麻,一碗米,有的人拿了信桃君書案上的竹簡,把竹簡上的字洗去,拆了,做成一把筷子。老人們的回憶是瑣碎而精確的,他們說那三百個哭靈人都死於一顆感恩之心,但有的死於溪水裡刀幣的誘惑,有的死於一羊之恩,有的卻死得冤枉,是被一隻筷子送了命。時尚書屋
哭泣(1)
北山下的人們至今不能哭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