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童重述孟姜女尋夫之旅碧奴 第 5 頁


碧奴提着她的藍底粉花夾袍在河邊走,河邊野菊盛開,一隻青蛙從水裡跳上來,莫名其妙地追隨着她往前跳。碧奴站住了看那只青蛙,說,你跟着我有什麼用,你又不是馬,也不是一頭驢,去,去,去,回
作者:蘇童 / 頁數:(5 / 0)

碧奴提着她的藍底粉花夾袍在河邊走,河邊野菊盛開,一隻青蛙從水裡跳上來,莫名其妙地追隨着她往前跳。碧奴站住了看那只青蛙,說,你跟着我有什麼用,你又不是馬,也不是一頭驢,去,去,去,回到水裡去!青蛙跳回到水裡去,輕盈地落在河邊的木筏上,那木筏不知被誰砍去了一半,剩下的部分已經腐爛,並且長出了灰綠色的苔蘚,正好做了青蛙的家。碧奴記得夏天的時候一個盲婦人划著那木筏順流而下,她頭戴草笠,身穿山地女子喜愛的玄色媝衣,沿途叫喚着什麼人的名字,誰也聽不懂她的北部山地口音,她像一隻黑色的鷺鷥生活在水上,從不上岸。後來那些到河邊採蓮的人先弄清楚了,盲婦人是在沿河尋找她的兒子,沒有人看見過她的兒子,青雲郡几乎所有成年男丁都被征往北方了,誰會是她的兒子?有人試圖告訴盲婦人,要找兒子不應溯河而下,應該棄筏北上,還有人告訴她,秋天的第1場洪水快要來了,河上充滿了危險,可是不知是由於語言不通,還是盲婦人無法離開她的木筏,她仍然固執地乘筏而下,對著河兩岸的村莊叫喚她兒子的名字,白天和黑夜,對於盲婦人來說沒有分別,有時三更半夜,那尖厲而淒涼的聲音便在河邊迴蕩了,河邊是烏鴉和白鶴的家,那只木筏闖入它們的家園,烏鴉在樹上心煩意亂,白鶴在河灘上無法入眠,面對不速之客,烏鴉與白鶴難得地結了盟,在月光下它們從河兩岸衝向水面,一齊對著盲婦人的木筏狂鳴不已,可是群鳥夾河而攻的聲音也不能壓制盲婦人的叫喚,木筏上的呼喚聲聽上去像第3種尖鋭的鳥鳴,於是河邊的人們在黎明之前就被驚醒,他們在黑暗中聆聽河上的聲音,感到一種難以言說的不安,那令人驚恐的聲音預示着末日的迫近,果然,秋天的洪水提前下來了,人們說是盲婦人把第1場洪水叫來了,洪水退後河邊的人們看見了那只木筏,木筏只剩下半截,浮在遼闊的河面上,人去筏空,那木筏上的盲婦人,已經像一滴水一樣消失在河中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山地女子留下的半截木筏浮在河邊,看上去像是盲婦人做了半個噩夢,另一半夢留給了青蛙。碧奴沒有料到在板橋等候她的不是馬販子,不是馬,而是一隻青蛙。也許青蛙等候很久了,它在岸上岸下傾聽碧奴的腳步,後來碧奴離開板橋,青蛙竟然跟着她在通往村莊的路上跳。青蛙的來歷和身份讓碧奴感到害怕,會不會是那個盲婦人變的呢?青雲郡的女子都有各自的前身後世,也有從水邊來的,王結的啞巴母親是一棵菖蒲,臨死前自己往河邊的菖蒲叢裡爬,王結追到河邊,他母親的人影已經不見了,王結分不清哪棵菖蒲是她母親變的,每年清明都到河邊,所有的菖蒲一起拜祭。時尚書屋
村西的蘭娘貌如天仙,就是走路蟹行,很難看,大家知道她是一隻螃蟹變的,她難產而死的時候嘴裡吐出好多泡沫,碧奴是親眼看見的,村裡人還說蘭娘舍不下她的嬰兒,變成了一隻螃蟹留在家裡,怕自己的樣子嚇着嬰兒,就天天躲在水缸後。碧奴想,蘭娘變了螃蟹,那沿河尋子的盲婦人,會不會變成了一隻青蛙呢?她回頭仔細地看了看青蛙的眼睛,這一看受了驚,那青蛙的眼睛狀如白色的珠粒,純淨卻沒有光澤,果然是瞎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碧奴提着袍子狂奔起來,嘴裡驚叫着,是她,是她,是她變了青蛙!四周空曠無人,除了滿地荒草,沒有人聽見碧奴揭露一隻青蛙詭秘的身份。碧奴奔跑的時候依稀聽見風從河畔追來,帶來了那山地女子沿河叫子的聲音,更奇異的是那含混的聲音突然清晰了好多,豈梁,豈梁!碧奴懷疑自己的耳朵,慌張的腳步慢慢地停頓了,在一棵桑樹下碧奴站住了,她連蘭娘張牙舞爪的蟹魂都不怕,還怕一個可憐的蛙魂嗎?她不怕,她要問一問那山地女子,你兒子叫什麼名字?青蛙疲憊地跳過來,畢竟是一隻青蛙,它的盲眼保留了山地女子的悲傷,閉合的嘴巴卻對亡魂的遭遇一言不發。你兒子叫什麼?他也叫豈梁?我問你呢,你兒子到底叫什麼名字?碧奴在桑樹下耐心地等了很久,最終確定青蛙無法回答這個簡單的問題,村裡人說那些常年生活在高山山地的人,連個正經名字也沒有,他們不是叫個二三六什麼的,就是叫個動物的名字,叫個茅草的名字,她兒子不叫豈梁。也許是消除了緊張,碧奴長長地嘆了口氣,叉着腰對青蛙說,不說就不說,不說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你是把我當木筏了,要跟着我去尋兒子!碧奴說,你倒是消息靈通呀,磨盤莊的人都不知道我要去大燕嶺,你個青蛙倒知道了,我家豈梁是在那兒修長城,一去千里路,雇不到馬我也去,你怎麼去?這樣跳着去,小心把你的腿跳斷了!
桃村(1)
桃村滿地泥濘,村莊笨拙的線條半隱半現,儘管洪水一天天地消退了,青雲郡獨有的圓形地屋從水中探出半個腦袋,懷着劫後餘生的喜悅,向高處搜尋它們的主人,但人們還是怕水,不肯離開臨時棲居的坡地,他們在坡地上結廬而居,已經很長時間了,被水折磨的人,臉上漸漸露出水一樣渾濁的表情,他們和大量的蠶匾、陶器、農具以及少量的豬羊一齊黑壓壓地站在高處,等待着什麼,他們其實並不清楚是在等待退水還是等待時間的流失。時間現在浸在水裡,大水一退時間會轉移到桑樹的葉子上,轉移到白蠶的身體上,桃村將恢復桃村固有的生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