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童重述孟姜女尋夫之旅碧奴 第 8 頁


碧奴不撒謊,可是這裡的人們不相信她。她清白的身世一說出來,別人就聽得疑雲重重,她說她不是黃甸人,是桃村人,兩個地方隔着一座山,口音也完全不一樣。可是藍草澗的人們根本不知道如何辨別桃
作者:蘇童 / 頁數:(8 / 0)

碧奴不撒謊,可是這裡的人們不相信她。她清白的身世一說出來,別人就聽得疑雲重重,她說她不是黃甸人,是桃村人,兩個地方隔着一座山,口音也完全不一樣。可是藍草澗的人們根本不知道如何辨別桃村和黃甸的口音,他們問,那你們桃村出刺客嗎?碧奴說她是桃村萬豈梁的妻子,各位客官有誰見過我家豈梁嗎?藍草澗一聽都笑,沒有人認識萬豈梁,聽者懷疑地反問,萬豈梁是誰?他腦門上寫了名字嗎?他們說去修長城的人成千上萬,誰認識你家萬豈梁?有好多人對她頭上的包裹表現出了反常的興趣,他們不潔的手莽撞地伸進去,肆意捏弄着豈梁的冬衣,他們說,你千里迢迢去大燕嶺,就為了給你丈夫送這些東西?碧奴說,是呀,送冬衣去,不送怎麼行?我家豈梁光着脊樑讓抓走的!多麼平常的話,他們偏偏聽成了瘋話和夢話。穿桃紅袍子的女孩子逃走後,碧奴決定不說話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什麼你們都不信,還不如不說話。碧奴嘀咕着小心地紮好了包裹,她對賣籮的老漢說,不如不說話,我裝啞巴你們就不會說我是瘋子了,我對你們撒謊你們就相信我了。那老漢斜睨着她,鼻孔裡哼了一聲,說,你這樣的女子,讓你撒謊難,讓你不說話更難!碧奴覺得那老漢看到了她的心裡,卻不肯示弱,她重新把包裹頂在頭上,對那老漢說,裝個啞巴有多難?不說話有多難,這次我下了狠心做啞巴了,誰也別來跟我說話!
那個車伕斜倚在富麗堂皇的驢車上,腿翹在空中,有意無意地擋着碧奴的去路,那半截腿從花面襦中探出來,乾瘦而骯髒,卻比手更具侵略性,很蠻橫也很精確地戳在碧奴的臀部上。走,走哪兒去?他說,我聽見你那包裹裡有刀幣的聲音,留下買路錢再走。時尚書屋
碧奴羞惱地躲避着,來回推那討厭的腿,她決定不說話了,可是人家用腳來擋她的道,她不能不說話。什麼買路錢?你是攔路的強盜呀,你還總用腳!碧奴用手指在臉上刮了幾下來羞辱他,說,大哥我不想開口罵人,別人的手下流,你那腳比手還下流!
車伕對碧奴冷笑了一會兒,不是要做啞巴麼,怎麼又開口了?他突然把掖在懷裡的雙手舉了起來,說,手?手有屁用,我摸女人從來不用手,你看看我的手,看看我的手在哪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碧奴嚇了一跳,她看不見車伕的手,看見的是兩根枯木一樣的手臂,舉在空中,兩根枯木一樣的手臂,炫耀着它的斷裂和枯萎,手指與手掌不知所終。碧奴驚叫了一聲,情急之下用手矇住了眼睛,她矇住眼睛,還是忍不住地問,大哥,誰把你的手砍成這樣?時尚書屋
車伕刻意地伸展他的手,先展覽左手再展覽右手,你又不嫁我做媳婦,問那麼清楚有屁用!他嘿嘿一笑,說,誰砍的?你猜誰砍的?你猜一輩子也猜不出來,是我自己!我自己先砍的左手,抓丁的說砍一隻左手沒用,那右手還能去抬石頭,我就讓我爹來幫我對付右手,告訴你怕嚇着你,差吏在外面敲門,我在地屋裡砍手,我爹在旁邊幫忙,等他們把門撞開,我的手已經沒有啦!
我知道你的手沒有了。碧奴白着臉從指縫間打量着車伕,她說,大哥你沒有了手,怎麼趕驢車呢?時尚書屋
人市(1)
暮色中的人市臨近曲終人散,那群人仍然站在路的兩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些打扮妖嬈的年輕女子,從他們艷麗繁瑣的服飾來看應該是來自青雲郡的北部地區,他們統一地在前額、顴骨和嘴唇三處抹了胭脂,穿上藍色、桃色或水綠色的花袍,那些花袍的袖口和衣擺上飾有或大或小的菱形彩紋,腰帶上鑲有瑪瑙粒翡翠片,結成一個蝴蝶垂下來,陪同蝴蝶結垂下來的還有玉玦、銀鎖和香袋。他們盛裝而來,也許是盛裝帶來了自信和優越感,從他們的臉上看不出多少亂世的悲傷,由於天色已晚,慷慨的買主仍然不見人影,他們像群鳥歸林前一樣嘰嘰喳喳地吵嚷着什麼。散落而站的是赤足戴草笠的山地女子,還有幾個素衣玄服的長治郡的中年婦女,後者沉默着,以一種恰如其分的哀傷的姿態觀望着路上來往的車馬。而在路的另一側,上了年紀的男人們和未及弱冠的男孩們,懶懶地盤腿坐成一排,有的晨昏顛倒,靠在別人的肩膀上睡着了。時尚書屋
一個不安分的男孩爬到了路邊的野棗樹上,他努力地搖樹,但野棗早被人提前採光,搖下來的都是乾枯的樹葉。樹下有人吼起來,別搖樹了,你把野棗樹搖死了,以後遮陰的地方也沒有,讓你站在太陽地裡賣,讓太陽曬死你。男孩受到威脅後放棄了搖樹的動作,他在樹叉上坐下來,很快發現一個頭頂包裹的陌生女子正從山口下來,他一下找到了新的目標,一邊從懷里拉出一個木頭彈弓,一邊緊張地朝樹下喊,又來一頭大牲口啦,給我石子,快給我石子!
他們看見頭頂包裹的碧奴從野棗樹下走過,甚至路那邊的婦女都聽見石子沙沙地打在她的身上,但對碧奴來說那樣的襲擊是應該承受的,她只是朝樹上的男孩瞥了一眼,說,你用小石子打我也傷不到我,你爬那麼高,小心掉下來,傷着你自己!男孩沒有料及她的反應,那種冷靜善意的反應讓他覺得好笑,他怏怏地收起彈弓,對樹下的人說,我用彈弓打她她不罵我,還擔心我掉下樹呢,哼,這大牲口的腦袋一定有問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