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蘇童重述孟姜女尋夫之旅碧奴 第 9 頁


碧奴站在土路上,樹下是男人的領地,她不可停留,路那邊倒是一群女子,可他們雍容的裙釵風光在蕭瑟秋風中顯得突兀而曖昧,她不敢輕易過去,於是碧奴就站在路上,茫然地觀察着藍草澗的人市。那些
作者:蘇童 / 頁數:(9 / 0)

碧奴站在土路上,樹下是男人的領地,她不可停留,路那邊倒是一群女子,可他們雍容的裙釵風光在蕭瑟秋風中顯得突兀而曖昧,她不敢輕易過去,於是碧奴就站在路上,茫然地觀察着藍草澗的人市。那些盛裝的女子也在注視她,怎麼把包裹頂在頭上?辛辛苦苦梳出來的鳳髻,也不怕壓壞了?有人說,什麼鳳髻,是個亂髻,他們南邊的女子,不肯好好梳頭的!也有人專注于她的容貌和打扮,嫉妒而無知地說,南邊也出美人呀?你們看她蛾眉鳳眼楊柳腰的,是個美人麼。旁邊有人刻薄地補了一句,就是不知道洗臉畫妝,拿灰塵當脂粉往臉上抹呢,你們看看她臉上的土,可以種菜啦。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群盛裝女子的飛短流長,碧奴不計較,是他們夾路守候的姿態讓她大膽地走了過去。從桃村到藍草澗,碧奴一直對路邊聚集的女子有一種錯覺,她以為他們都是等馬車去大燕嶺的,她以為會遇到來自他鄉的尋夫女子,他們可以結伴去大燕嶺。碧奴先是站到一個盛裝的正在吃餅的綠衣女子身邊,問,你們是在這裡等馬車嗎?你們是去大燕嶺嗎?綠衣女子斜着眼睛看碧奴,嘴裡嚼着餅說,什麼大燕嶺?這兒又不是運苦役的驛站,哪兒有馬車去大燕嶺?你別在這兒轉悠了,趁天還沒黑透,趕你的路去!碧奴說,那你們呢,你們是在等什麼?你們要去哪裡?綠衣女子從腰帶裡掏出一個荷包來,我們跟你不一樣!她舉着荷包在碧奴面前晃,看見沒有?是針線,我們不是大牲口,我們都是女織匠,有手藝的,我們等喬家織室的馬車來僱人,你站在這裡幹什麼?碧奴聽出那女子對她的歧視,她說,大姐你不可以這麼說話的,大家站在這裡都是沒辦法了,誰是大牲口?會個針線活就嬌貴成那樣了?我們桃村的女子從小種桑養蠶,針線活粗,可你這荷包上的絲線都是從蠶繭上拉出來的呀,我認得出來的,是我們桃村的蠶繭拉出的絲線!綠衣女子眨着眼睛打量碧奴,我們荷包裡裝的都是你家的絲線?你從桃村來?怪不得說話跟打雷似的!她突然得意地笑起來,我知道你是誰了,他們說桃村有個瘋女子得了相思病,帶著一隻青蛙去北方尋夫,說的就是你吧!
碧奴又是一驚。她不知道關於她北上的消息傳到藍草澗,已經被路人篡改了,聽起來那確實是一個瘋女子的消息。她發現綠衣女子注視她的目光裡開始有一種憐憫,很明顯是正常人針對瘋子的富於節制的憐憫,碧奴氣惱地拍着頭上的包裹,是誰在背後亂嚼我的舌頭?我是去給自己丈夫送冬衣呀,什麼叫相思病?我才沒病,誰忍心讓自己丈夫光着脊樑過冬,誰才是得病了!
你沒病,那你快去送冬衣吧,去大燕嶺那麼遠的路,你再不趕路大雪就要下來了,你丈夫就要凍成雪人啦!綠衣女子嗤地一笑,甩着袖子向其他女織匠那兒擠過去,然後碧奴清晰地聽見了她欣喜的聲音,你們沒看出來?快來看,她就是桃村那瘋女子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交頭接耳的女織匠們全部回過頭來了,他們都用驚愕而好奇的目光看著碧奴,就是她。就是她。相思病。瘋女子。時尚書屋
那青蛙呢?青蛙藏在她頭頂的包裹裡呢。碧奴站在他們針尖一樣的目光裡,臉上身上都感到了說不出來的刺痛,她累得心力交瘁,沒有力氣去和那些女子論理,桃村也一樣,一群女子在一起誰不嘰喳呢,他們都喜歡說她的閒話,碧奴沒有別的辦法對付他們,突然想起桃村的錦衣應對流言的方法,便對著那些女子響亮地吐了一口唾沫。時尚書屋
路邊還有其他女子,幾個山地女子,沉默地站在人市一角,在暮色中就像一排樹的影子。碧奴離開了盛裝的女織匠,朝一個手執草笠的黑衣婦人走過去,那女子的身影讓她想起了木筏上的山地女子,也讓她想起包裹裡的那只青蛙。她想問那女子從哪兒來,是不是從東北山地來,認識不認識一個乘木筏沿河尋子的婦人?但在這個充滿敵意的人市上,碧奴對交流失去了信心,她決定不說話,什麼都不問,我不問你,你也別來問我。碧奴沉默着站在那裡,和山地女子們站在一起,站在一起等過路的車馬。時尚書屋
那黑衣婦人放下掩面的草笠,露出一張浮腫的灰暗的面孔,她一說話嘴裡散髮出一股魚腥草的氣味。你不應該站到他們那兒去,老的,醜的,病病歪歪的,沒有手藝的,應該站在我們這兒。那女子神情木然地打量碧奴頭頂上的包裹,說,你比我們強,頭上還頂個大包裹呢,我們什麼都沒有,只好站在這裡等,我們不等織室的馬車,有人肯把我們買去拉套犁地就好,大牲口說的就是我們呀,可沒人要買我們山地女子,做大牲口都不行,嫌我們醜,嫌我們笨,我們等不到馬車的,我們是在這裡等死呢,你要是也等死,就跟我們在一起。時尚書屋
藍草澗人市並沒有碧奴的位置,她不能站在女織匠那邊,也不想站在山地女子這邊了,她聽出黑衣女子絶望的話語不是輓留,更多的是拒絶。碧奴為自己感到心酸,連山地女子這邊也無容身之處,這樣一來她只好站在路的中央了。碧奴惘然地站在路的中央,和其他人一起等,等。他們守望着路過人市的最後的車馬。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