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愛邪君


霸愛邪君 P 1
「啊,天啊!這邊也濕了!對不起,我幫你擦,我幫你擦……」 當那雙柔若無骨的小手轉移陣地開始進攻聶柏凱的重點防區時,他霎時感到渾身酥軟、手腳無力,只能豎起白旗眼睜睜的看著敵軍一步步的侵佔領土而毫無抵抗能力。 ……

霸愛邪君 P 2
的臉一直在抽筋?」她微微歪着頭疑惑地研究着他的臉。 「我沒事。」 聶柏凱清清喉嚨,希望他的聲音不會泄漏出他想不顧一切當場就在食議桌上要了她的衝動。「你的身上也臟了,」他的雙眼饑渴地──就像小紅帽裡的大野狼般──投視在……

霸愛邪君 P 3
!就當作從沒見過就行了,瞧,我多聰明啊!」 誰說她是單細胞動物? 金龍、石虎看著站在落地窗前的聶柏凱,心想這已是大哥自從那個詭異的上午被那個詭異的女孩潑了滿身詭異的熱咖啡之後的第無數次發獃了。一向比喻時間就是金錢……

霸愛邪君 P 4
就剛剛好啦,人家不會叫你巨人,也不會叫我矮冬瓜,這不頂好?結果呢?我少了十公分,這一輩子就注定只能仰起頭來看人。永遠嘗不到低頭看人的滋味,也就是說我這一輩子都要「吃人頭路」仰人鼻息。 爾你呢,多了十公分,大概就是……”……

霸愛邪君 P 5
位旁的靠背椅上,自己則坐回原位並向金龍使個眼色,金龍則會意的出去吩咐進餐食物。 「好吧,我坐下了,然後呢?我要幹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這樣錯愕地瞪着她?果果不由自主地偷眼瞧瞧自己身上有什麼不對勁……沒有啊! 「待……

霸愛邪君 P 6
。 每個人都不敢置信地瞪着她手舞足蹈地踱回她的辦公桌,「那你……為什麼那麼晚才下來?」何香月問道。 「啊,」果果懊惱地搔搔頭,「我睡着了,他又不叫我。我醒來時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他的外套還蓋在我身上呢,好糗喔。」 ……

霸愛邪君


霸愛邪君 P 7
展」為五人幫,她們總是想盡辦法在同一班上課,最後再約定好進同一所大學同一個科系。如上,全校上下都知道惹熊惹虎不可惹到五人幫,因為眾所周知,五人幫的團結鬥爭力量是很可怕的。 韓威倫。籃球校隊中鋒,高大英俊,家境富有,女……

霸愛邪君 P 8
事,我好像在作夢,對!我就是在作夢……」 「我說過,我會讓你相信的。」 「我正在作夢,我在作夢……」 「好吧,你繼續作夢,只要別忘了後夭早上要準備好就行了,希望你晚上有個好夢。」 好夢?果果瞪着嘟……

霸愛邪君 P 9
,你已經愛上他了。」 果果張口欲否認,卻又頽然地垂下腦袋。「好像是吧。」 馬嘉嘉與高玲雅相互交換眼神之後,即即在果果身遍拍拍她的膝頭。「我們尊重你的意思,不過你要記得,不管任何時刻、不論任何情況,我們都在你的……

霸愛邪君 P 10
己了。「果果臉色酡紅地探觸着。「這……是我引起的嗎?」 「只有你,」他的聲音沙啞粗嘎。「才能令我如此瘋狂。」 果果羞澀卻喜悅地低語:「我很高興是我。」 「小蘋果,嫁給我。」 果果猛然一驚,突地抬頭,……

霸愛邪君 P 11
使得他光裸的碩長身軀有如阿波羅神祇一樣發出奪目的光彩。 她情不自禁地輕觸他結實的胸膛與光滑的腹部,適纔的一場纏綿,她在生澀與恐懼緊張的氣氛之下並沒有什麼心得,陌生的男體依然是陌生的。不過,眼前熟睡的他,正好可以滿足地……

霸愛邪君 P 12
「富有又有名氣……」 任迪沉吟着。「不會是個老頭子吧?」 「老你個頭!」果果好笑似的敲敲任迪的頭。「他是大我很多,但絶對稱不上老。」 任圓圓還想開口,果果已然站起來雙手抱拳。「各位請多多包涵,謎底明日便可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