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1
 台北郊區有一處風景如畫、鳥語花香且相當隱密的小型社區。 該社區由五棟兩層樓的雙拼別墅構成一個封閉的口字形。 情婦社區!是的,這兒就是著名的情婦社區! 顧名思義,情……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2
因為光是拖地這事他已經「示範」不下百次了! 誰讓他愛她入骨,就是不想她細嫩的小手有所損傷呢! 「知道了。」夏魯心漾起燦爛的笑靨,將自己窩進沙發中,不造成他打掃時的阻礙。 ……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3
「剛剛?」薛璇的眉頭攢緊得就差沒打個死結。 「嗯!」夏魯心相當肯定的點點頭。「少一樣,人家寧可餓着肚子,親自下廚補齊再吃。」她故意加強餓肚子三字,誘發他心疼的愛憐。 該死的……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4
「聽到了。」她發覺他比她更沒安全感! 「聽到就好。」他狂跳的心終於緩和了下來。 「聽到不一定得做到呀!」她故意將話含在嘴巴裡,說得不清不楚卻又隱約聽得明白。 「你說什麼……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5
倒追他的女人不乏各式各樣的美文,可夏魯心卻是第1個能震撼他心的女人,至于為什麼,他也說不上來,或許是因為她的笑容是那麼的甜蜜可人,渾身還散髮一股蠱惑人心的清靈氣質,讓人如沐春風之中……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6
「喔!」夏魯心頗為受教的點點頭。 「喔什麼喔,你不會說明一下自己的名字啊?」 「夏魯心就夏魯心,有什麼好說明的呀?」 「哪個魯、哪個心呀?」薛璇差點被她的話瞪凸了眼,口……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7
「你囉唆完了沒?」薛璇口氣滿是不耐的打斷夏魯心的話。「我都說我自願當司機了,你還囉唆個沒完,煩不煩啊!」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我說了就算。」他用凶惡的眼神瞪住她……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8
「我說你怎麼說怎麼是。」她才沒那麼笨呢!瞧他咧嘴露出的那一口白牙十足十的閃亮陰森,彷彿她要是敢說句不如他意的話,他就大有咬她一口的可能。 其實她早就懷疑他的聽力異於常人,經過幾……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9
「人家以為……以為……」 「你口吃呀?」薛璇不耐的打斷她的話。 「才沒有呢!人家只是在想該怎麼回答罷了。」夏魯心偷偷瞪他一眼。 「照實回答就行了。你到底以為什麼?」 ……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10
「有啊。」見他鬆了一口氣後,她才惡意的緩緩說著:「路邊攤呀!」 薛璇好不容易才鬆開的眉頭瞬間打了死結,臉部表情更呈現一種不自然的僵硬。「還有嗎?」 「沒有了。」她壞心眼的欣……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11
「不是,我是說你又沒說過你可以當我的男朋友,所以我想都沒有想過,再說你說不定目就有女朋友了,更說不定你根本看不上我,所以……」她慌亂的澄清,眼睛卻直盯着垃圾桶。 「沒人告訴你跟……

暴暴男的笨笨翠菊 P 12
「你十嘛呀?」她俏臉一側,他的唇正好印上她的。「你……」她圓滾滾的大眼直瞪着他,宛如他頭上長出網只角似的,一張白嫩的臉更是漲得紅通通的,活像顆熟透的蘋果,最誇張的是櫻桃似的小口張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