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蝶藤蘿


白蝶藤蘿 P 1
 民國四十三年,初秋,台灣北部丘陵秀裡小鎮。 對於曬茶而言,今天的天氣是最好不過了。太陽不大也不小,天空呈淺淺均勻的藍,透過雲層所投射下的光和熱,不但烘得人暢暖,也讓篩子……

白蝶藤蘿 P 2
「我沒哥哥,我的表哥又都在朱家,我只對他們有禮貌。」她不敢和父親正面衝突,只淡淡的回答。 提到朱家,哲夫就不再言語。他看著女兒年輕姣好的面孔,輕嘆一口氣。他繼續往前走,也不管她……

白蝶藤蘿 P 3
以人生階段而言,她算是成人了。敏月慫恿她去燙了頭髮,額際頸旁細細的善曲,使原來的清純加入了會勾人的嫵媚。借梅姨捎來許多布料,當她去量身做衣時,她才驚訝于自己日趨成熟的曲綫。於是,盯……

白蝶藤蘿 P 4
“真是瘋狂,既不是迎娶新娘,也不是高中狀元,有什麼好看的!敏貞一邊扶起偉聖,一邊低念。 她回到房內,披上毛衣,拿起畫簿。大家往前頭擠,她偏往後買走,完全相反的方向。 她一點……

白蝶藤蘿 P 5
「你?」她杏眼一瞪說:「我是黃家人都沒有辦法了,你一個外人又能起什麼作用?少自抬身價了!」 她說完就把一臉難堪的紹遠丟在後頭,自己半跑半跳地下山。這種場面發生太多次了,她根本不……

白蝶藤蘿 P 6
「故鄉是永遠看不膩的。」紹遠舉杯敬酒說。 哼!說謊面不改色,火候真是愈來愈夠了!什麼繞了一大圈?不過是後山幾步,外加後門到前門罷了。她只叫他晚點出來,可沒有要他演出個戲外戲,還……

白蝶藤蘿


白蝶藤蘿 P 7
敏貞根本不在乎什麼金錢、回饋、衡量,她也不管紹遠對黃家有什麼貢獻或用處,她只想到那遙遠的歲月中有他的存在那個最初、最原始,引她入今生最早記憶的就是他…… 四歲,在秀裡溪畔,他用……

白蝶藤蘿 P 8
「我聽過這些,光是紡織業就有不少人反對,說台灣不產棉花,如何設廠?結果經濟部長氣的說:日本和英國也不產棉花,為什麼就可以發展紡織工業?」 「這話很有道理。姑丈若想另外找投資,工……

白蝶藤蘿 P 9
「可以先訂婚呀!一旦定了,心也安了,這個女婿就跑不掉啦!」玉滿深知兒子的心意,能找到紹遠這樣的女婿,也是黃家之福。 「我大哥說,黃家對馮家恩重如山,我們都是知感激的人,阿母和哲……

白蝶藤蘿 P 10
她看了他一眼,不說話;他把傘放下,也不動。兩人站在斑駁無人的教室前,望着寂靜寬闊的操場,雨絲隨着風向時而飄東、時而飄西,像一群弄不清方向的小精靈,胡亂嬉戲着。 她感到一陣寒意,……

白蝶藤蘿 P 11
「最重要的是敏月人好,她溫柔可愛又賢慧大方,這種女孩子打着燈籠都找不到。多少富家少爺來求親她都不要,偏偏中意你這窮小子,我看你作夢都要偷笑了。」秀子繼續說。 「所以不用考慮我愛……

白蝶藤蘿 P 12
馮家來提親的日子定了,訂婚吉時再議,但不外清明前後,讓紹遠能有三個月的時間專心地準備大學聯招。 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很難受的,即使是過年歡樂的氣氛都沒有辦法使敏貞振奮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