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焚花記


焚花記 P 1
慢上升。他們一起在努力探尋那片桃花聖地。 他抬起自己的手,看著手心暗暗發笑。他沒想到自己這個時候會冒出汗來,不是從額頭也不是從後背流出的,而是從心裡流出來的。他想到了春節和媽媽一起去廟裡燒香拜佛時被媽媽強迫着去抽姻緣簽……

焚花記 P 2
成為入室搶劫的賊。他一把將她抱到了臥室,安放在床上,然後在床上抽了昨晚那塊她用過的絲巾鋪在窗子前面的地板上,然後把她抱了過去,放在上面,他沒想到這樣的效果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原來生活只要你能不斷嘗試,就會有新的發現和體驗,……

焚花記 P 3
回味的還是早上的那頓大餐。咬着吸管,牛奶上升到嘴裡,他的眼睛看著她咬着玉米棒的樣子,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沒什麼,我發覺女孩子在吃飯的時候才回稍有點主動。」 「別老說那些下流的東西,不然我會對你徹底失望的……

焚花記 P 4
她的眼睛,那是一泓碧水,是一片藍天,那有飛鳥留下的痕跡。 「還是不了,我不想拍。」 明衣沒有答應她。 「怕被你老婆看見,成為我們在一起私會的證據?」 「那倒不是,我很少拍照的,應該說基本上不,從小就是這樣。」 他差……

焚花記 P 5
家常的味道,但他似乎沒有多少胃口。 在站台上,他望着遠方,好象不忍心去看她,分別是痛苦的,即使以後還有很多在一起的機會。 公汽來了,她輕輕地吻了他,然後上了車。 回來的路上,他忍不住看了看湖對岸的桃花,今晚桃花會……

焚花記 P 6
「你呢?」 「李慧蘭。」 「小時侯是在這裡度過的?」 「是的。」 「來杯可樂怎麼樣?火鍋可能要點時間。」 「好的。」 可當他問老闆有沒有可樂的時候,老闆卻搖頭說沒有。 「沒辦法,在鄉下總沒那麼自如,……

焚花記


焚花記 P 7
母親的乳汁是可以源源不斷的。」 聽到他用女人的乳房來比喻,慧蘭臉刷地紅了起來。「不要老把母親拿來亂比喻。」 「不是很貼切嗎?」 「在說說的母親呢?」媽媽也起來了,聽到他們在說話她不分場合的插了一句,他們聽到媽媽……

焚花記 P 8
給他壓歲錢,還有除夕夜的時候爸爸都是要他睡覺睡得很早,他只能在床上聽別人放鞭炮的聲音。他說爸爸是愛自己的。 自己怎麼把爸爸春節對自己的事情和殺豬伯伯殺豬的事情放到一起了?明衣也講不清楚。他只知道爸爸是愛自己的,從小到大……

焚花記 P 9
輪迴,所以明衣根本就談不上什麼無奈,他知道自己不是懦夫。 慧蘭倒笑了起來,明衣知道她在笑什麼。 只是暫時他不想回應她,但他是很希望看到這樣的笑容的,似乎是在挑釁。 他忍住了,他想必須得有火,他很清楚刺骨的冷終將到來……

焚花記 P 10
舞蹈一樣,展示着自己妖艷的舞姿。那兩雙鞋子緊緊地挨着,似乎是在擁抱著,冒出的水氣是它們的呼吸。 明衣的呼吸急促起來,沒有了節奏,像是一瘸一拐地在向目標移動,可卻又看不清楚前面是什麼。 茅屋裡的一切開始舞動起來,隨着明……

焚花記 P 11
烈地向太陽啄去,太陽也更加急促地上升,兇猛地散髮着光。 他聞到了花香,清冷的花香,在濕潤的泥土裡散髮出來的花香。明衣的雙手托着她紅暈的乳房,期待着慧蘭和自己的會合。他再也無法按捺自己,他打發走了夜鶯,把箭搭在弦上,一次……

焚花記 P 12
中同學結婚我要去參加她的婚禮,就在司門口的那個教堂。」 「你呢?」 「我什麼?」 「什麼時候可以結婚?」 「媽媽開我的玩笑啊,女兒還沒到說這樣的事情的時候呢。」 「也不小了,都快25了哦,我想抱外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