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帶翼天使言妍


帶翼天使言妍 P 1
帶翼天使[言妍] 日本京都近郊山城。 夾在古雅小鋪中間的青石路逐漸傾斜變窄,最後轉成一條石階小徑,是山路的開始。 四月天,應是美麗的春季,但因為在山的北面,樹葉百草濃濃綠着,……

帶翼天使言妍 P 2
「那時候,我連看到那高大的鐵絲圍欄都害怕。」明雪打着寒噤。「有人說看到許多白衣飄飄身影,夜裡會跟着你回家,連大白天都可以聽見少女的哭聲,嗚咽不絶,政府嚴令看守後,仍有不少失意女孩跑……

帶翼天使言妍 P 3
「哇!小叔叔,一年多不見,你好象更帥了!看起來婚姻生活很適合你!」 月柔開心地說。 「你也更漂亮了,只不過瘦了一些。」紹揚說。「照顧完你父親,再來是你外婆,真是辛苦了。很高興你……

帶翼天使言妍 P 4
以前亞珍以為三十一歲不能掌控那麼大的企業,鄭榮軒是全靠總裁外甥的關係。現在她完全不會這樣想,他的確有這能力,也足以擔這重任,於是她的盲目崇拜轉為絶對值的中心與敬重,不想有非份之想。……

帶翼天使言妍 P 5
她滔滔不絶地說,完全沒有注意到榮軒的心不在焉。他看看表,還有半小時,他很有耐心地把牛排一口一口吃完,牛排的滋味如何,他並不知道。 沈紹光的家在一棟警衛森嚴的高級大廈內,與許多名流……

帶翼天使言妍 P 6
「媽,現在做生意,要以大取小,團結才是力量。合併有時反而是好事。」紹光極力辯解:「名號是個空殻,並不重要。」 「不重要?」意秋激動地說:「沈氏可是你父親一手親自建立的!從上海到台……

帶翼天使言妍


帶翼天使言妍 P 7
「好了,如今爭辨都太遲了,約早已簽好,一切都有成定局。」紹光嚴肅地說:「現在盛南的第1個要求,就是星期六的慶祝酒會,每一個人都務必到,做最初步的溝通與認識。」 「我沒有辦法。」紹……

帶翼天使言妍 P 8
「瞭解沒有用,要行動。」聰江說。「剛纔燕玲提起她大姐的女兒嘉敏,人漂亮又能幹,剛從英國唸書回來,還待字閨中,若你們能配成對,我就太滿意了。」 「嘉敏?」雅惠想一想:「是不是燕玲說……

帶翼天使言妍 P 9
她九歲,和年輕美麗的母親會在台北宿舍的屋檐下,聽風鈴聲,共七個,叮叮噹當。 母親說,這是碧海波濤,這是沙漠駝鈴,這是空山靈雨,這是古寺梵鐘,這是晚霞久照,這是曉風殘月。 她十三……

帶翼天使言妍 P 10
月柔還在那兒絞盡腦汁時,端儀來電話,劈頭就說:「喂!你怎麼還在家?你不來,要害死我們嗎?」 端儀永遠習慣在嘴上不饒人,月柔冷靜地問:「小叔叔來了嗎?」 「沒有,連個鬼影子都不見……

帶翼天使言妍 P 11
月柔他們因為在較遠燈影后,一直不以為人所察覺。林聰江上台致辭時,她轉眼看紹揚和意秋,他們卻努力地維持鎮靜,只有緊閉的唇及微皺的眉,顯示出他們內心的衝擊。 此時,端偉請他們三個人站……

帶翼天使言妍 P 12
「喔,對了!沈老夫人,我們近日正準備把赤溪大宅開放成民俗博物館。以前您住的時候,是毫不可侵犯,現在則人人都可進去參觀,您有什麼意見?」雅惠不懷好意地說。 「這原來是你們鄭家祖上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