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1
著窗外的焰火。元旦新年,浦東那邊沿江邊的高樓上架了禮花炮,砰砰地向天空發射着熾白眩紫的禮花,近得彷彿一伸手就可以接到一把碎鑽。天空讓禮花攪得忽明忽暗,一時絢爛一時冷寂,熱烈時開盡繁花,冷清連時星星都不見。 煙花般寂寞……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2
在困了,怎麼在這裡就要睡?」 潘書被他拉得一溜小跑,尖細伶仃的細高跟在光滑的地面直打滑,險些摔跤,嘴裡還說:「你也喝了不少,哪裡能開車?我另外叫車好了。」 「你看我像不像喝多了的樣子?」 潘書看一眼何謂,眼……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3
何謂冷笑說: 「你一門心思都為了你們陳總在打算,賣笑不算,就差賣身了。他哪裡就值得你這樣為他?不過是一份工,東家不打打西家。你今年幾歲了?不想嫁人了?」 潘書聽了沉默下來,何謂也不再說話。車子開到康橋花園,潘書指點他……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4
養品離開。叫了車到東林大廈,取了自己的標緻車回家。心裡想著華姨的病,也沒看旁邊,忽聽有人咳嗽,下意識地四下一找,一眼看到何謂靠在車身上,臉上也看不出是不是高興,心裡想這人還來真的了?臉上堆笑,搖曳生姿地走過去,輕佻地問道……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5
何總同意拿出四個億來和我們合股了,一會兒我們到了機上去喝一杯,慶賀一下。」 陳總滿面春風,和何謂握手,「有何總幫忙,這塊地我們一定能拿下,咱們兩家公司大展宏圖,在海南幹出點業績,打造出東南亞最好的度假村。何總,回頭……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6
億?」 潘書用絲一樣的聲音說:「現在是誰在說四個億了?」 何謂仍是不動聲色,問:「那是在折磨傻小子了?這我倒喜歡。」 潘書還是用極盡媚惑的聲音說:「你會經常路過衡山路嗎?」 何謂「啊」一聲,不明白她是什……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7
:「我明白了,你不用再說。只是你這個樣子,怎麼回得去。」 兩人拉拉扯扯地走着,快到酒吧門口,迎面過來一個男子,手裡也輓着一個女伴,兩邊錯身都讓了一下,對面那人見了看了一眼,忽然叫道:「衛國,是你?」 何謂一看,……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8
何謂順手抱住她腰,躲到一棵行道樹後,輕聲說:「噓,你看著這是了。」 潘書從他肩上往對面看,只見二樓上有人倒了一盆水在垃圾堆上,煙火馬上熄了,跟着有人罵起街來。兩分鐘後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衝了出來,手持晾衣服的……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9
她抱住,下死力地親了下去。親得潘書不由自主閉上眼睛,何謂腦中警鈴大作,驚得他鬆開了手,跑到馬路上,攔下一輛出租車就走,把潘書一個人留在椰林海風裡發獃。 潘書渾身抖索地打了車回酒店,剛坐下喝口水,房門忽然被推開,她抬頭……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10
垂咬住,膩聲道:「話真多。」 何謂慢慢把耳朵從又她嘴里拉出,再將她推開一臂遠,「我要的是你的真心,不是感激,不是報答,不是遊戲。」 潘書意亂情迷,雙臂搭在他頸後,軟綿綿的胸一寸一寸貼上他的胸膛,仰起臉說:「話……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11
謂翻身坐好,搖頭說:「你真是彆扭,陰一陣陽一陣的。不要緊,我耐心好。兩年都耗過去了,我不怕再拖一段時間。反正男人不怕老,占便宜,你不急,我也不急。」 潘書借夜色蓋住了臉,問:「什麼兩年耗過去了?」 「兩年前你們……

愛是至奢華的一件事 P 12
何謂說:「不是說要吃龍蝦,怎麼不點?」 「吃了不夠再說。」 菜上來,潘書用筷子挑了一點芥末抹在一片三文魚上,再對摺挾起,沾上醬油送入嘴中,一口咬下,芥末的辣味直衝腦門,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拿起餐巾蓋在眼睛上,等勁頭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