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道郎君


霸道郎君 P 1
侯爺夫人所生。就因為生母地位卑微,所以李皓雖是長子,在侯爺府中卻不受人疼愛,地位也遠不及兩個弟弟。 李文和李武見李皓不受影響仍在練劍,兩兄弟對看一眼後,搶上前去欲爭奪李皓手中的利劍。三兄弟年紀雖差不多,但在身高上卻相……

霸道郎君 P 2
引了成群的媒人搶着為他作媒,更有許多大家族索性將女兒直接送至山莊與他相親。被煩得焦頭爛額的杜禦風在無可奈何之下,只得出門避難。 杜禦風在前來江南拜訪好友任逍遙的路上,正巧聽聞了震遠侯爺李國輔去世的消息。侯爺的長子李皓……

霸道郎君 P 3
三更半夜才能睡覺。她的生活就是如此,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絲毫沒有喘息的機會。 小憐從不曾向上天祈求過願望,也從未有過夢想,這些對一個孤兒來說都是奢求。自己的未來和現在不會有多大的差別,她一向在心中這麼認為。 ※……

霸道郎君 P 4
不檢點又仗勢欺人,讓皇上下詔書廢去他侯爺爵位,改立文兒繼承。收回任逍遙的權力後,再利用官府的力量壓制龍聯盟,如此一來,任他有通大的本領,還是要屈居在我之下。 他母親只是我的一名丫鬟,我怎能讓她的兒子坐上侯爺爵位呢?」 ……

霸道郎君 P 5
」 「我才不會為了這種小事對你生氣。」 李嬤嬤不在乎的一揮手,復又緊抓着小憐的肩膀搖晃,萬分喜悅地喊道:「小憐,你就要成為盟主夫人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小憐被李嬤嬤搖得頭昏,連忙制止她,迷惑地問道:「李嬤……

霸道郎君 P 6
下他們。在掀開面罩看清刺客的真面目後,任逍遙竟然持刀當場砍斷了他們的手臂,下手毫不猶豫、面不改色,對那兩人的痛苦哀號也是充耳不聞,事後又將他們給押走。 那時她正要到街上買東西,不小心看到了一切。地上到處是血跡,令人怵目……

霸道郎君


霸道郎君 P 7
時,她的面巾微微掀起,一切情形她看得非常清楚。倪千柔對任逍遙的愛意讓人感動。固然她有過錯,但也是因為太愛任逍遙了;沒想到卻換來如此的對待!任逍遙的心真是寒冰做成的嗎?自己要如何與這種人共度一生呢? 在小憐倉皇無措的驚……

霸道郎君 P 8
會李明珠的話,轉身面對一名男子有禮地說道:「王縣令,謝謝你來觀禮。」 「王縣令!」這次換成李文在尖叫。他怎麼會在這裡? 王縣令一直站在任逍遙的身後,使得他們進門後都沒有注意到他。 王縣令走到任逍遙身前,對他……

霸道郎君 P 9
調養。 小憐剛到侯爺府時,王媽見她的膚色黝黑,而藏在衣裳裡的身子卻是白皙如雪,立刻明白她是因長期在陽光下工作所造成的,所以找來了府中大夫管瑜,要他為夫人恢復原來的膚色。 管瑜本是宮中禦醫,他和老侯爺是好友,老侯爺……

霸道郎君 P 10
媽正在擦眼淚。小憐心驚地想坐起身,卻發現自己已好端端地坐在床上,一隻強壯的手臂正攬在她的腰上,這不會是……任逍遙的手吧?小憐硬着頭皮抬起眼,看到的正是任逍遙,他雙眼也正瞅着自己,一臉的冷漠。 這一驚非同小可,她直覺地……

霸道郎君 P 11
看破了名利,將心力放在禮佛上,不問俗事。侯爺府名下的產業全交由李文、李武兩兄弟管理。 天水山莊的生活枯燥乏味,沒有任何樂趣可言,又沒有昔日的狐群狗黨陪他們飲酒做樂,文武兩兄弟對如此的日子早已是深惡痛絶。 「或許,……

霸道郎君 P 12
氣輕佻,「我們知道你和任逍遙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這樣對待你實在是太不公平了,因此我們兩兄弟想來安慰安慰你,解決你的苦悶。」 小憐立刻搖頭躲開了李文的手,怨聲叫道:「無恥,我怎麼說也是你們的大嫂,你們竟然說出這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