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看虹錄》1.100


《看虹錄》1.100 P 1
看虹錄 一個人二十四點鐘內生命的一種形式沈從文第1節晚上十一點鐘。 半點鐘前我從另外一個地方歸來,在離家不多遠處,經過一個老式牌樓,見月光清瑩,十分感動,因此在牌樓下站了那……

《看虹錄》1.100 P 2
可是傻得並不十分討人厭。 腳又稍稍向裡移,如已被吻過後有所逃避。夠了,為什麼老是這麼傻。 「你想不出你走路時美到什麼程度。不拘在什麼地方,都代表快樂和健康。」可是客人開口說的卻……

《看虹錄》1.100 P 3
「我看到那只鹿站在那個風雪所不及的孤獨高岩上,眼睛光光的望着另一方,自以為十分安全,想不到那個打獵的人,已經慢慢地向它走去。那獵人滿以為伸一手就可捉住它那只瘦瘦的後腳,他還閉了一隻……

《看虹錄》1.100 P 4
白色本身即是一種最高的道德,你已經超乎這個道德名辭以上。 所羅門王雅哥說:「我的妹子,我的鴿子,你臍圓如杯,永遠不缺少調和的酒。」 我第1次沾唇,並不擔心醉倒。 葡萄園的果子……

《看虹錄》1.100 P 5 -(完)-
與「事實」,都無助于當前,我完全活在一種觀念中,並非活在實際世界中。我似乎在用抽象虐待自己肉體和靈魂,雖痛苦同時也是享受。時間便從生命中流過去了,什麼都不留下而過去了。 試輕輕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