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亞當的惡作劇


亞當的惡作劇 P 1
正確的一刻 一見鍾情 一點都不是輕率的事喔 「鈴——鈴——鈴——」 凌晨七點三十分,一陣刺耳的閙鐘聲劃破了寧靜的清晨,從被窩裡伸了一隻小手將閙鐘按下,然後房裡又陷入原本的安靜祥和。 二十分鐘之內,這個……

亞當的惡作劇 P 2
他可以語氣這麼凶暴,動作卻這麼細心呢?雨寒還是第1次碰見這種人,真的很不習慣。 「呃……我……請放開……我的手。」 雨寒還沒被男孩子拉過手呢!這教她緊張得走不動了。 那男孩皺着眉頭轉過來瞪住她,冷笑了一聲。「不拉……

亞當的惡作劇 P 3
外面去吧!」另一個男孩笑着說。 於是,許克平和雨寒像連體嬰一樣,在擁擠的人潮中退出了合作社大門,當然這也引來許多人的側目。 天啊,好糗!雨寒向老天祈禱能讓她當場消失。 許克平卻似乎無動于衷,一把攬着她的肩膀往……

亞當的惡作劇 P 4
的兩個帥哥,所有的女生都是因為他們兩人而來的,我也不例外,要不是有他們的召喚力,我才不會把第1志願填到這裡呢!」 「噢!」雨寒這才恍然明白,原來還有這種事啊! 「怎麼樣?稍微有點概念了吧?」 「呃,有點懂了!……

亞當的惡作劇 P 5
氣了,但沒想到他接下去的話卻是,「既然是我的球打到你,我會負責到底。放學後在教室等我,我來接你回家!」他那命令的語氣,根本不容許別人有拒絶的餘地。 雨寒訝異地望着他,不曉得該做何反應。 林孟熹和高裕翔也是,睜大了……

亞當的惡作劇 P 6
……當然也會笑,我……我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對不起,我先……先走了。」 她羞得無地自容,轉身就想跑、但是她連一步都踏不出去,就被許克平的大手抓住了雙肩,彷彿老鷹的爪子抓着小鷄似的,雨寒一時之間有種逃不掉的恐慌。 但是他……

亞當的惡作劇


亞當的惡作劇 P 7
在想什麼,許伯母最瞭解,她不免也露出暖昧的笑容,「克平啊,雨寒現在因為你受傷了,你是不是要好好補償人家呢?」 「伯父、伯母,這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雨寒可擔待不起這份人情。 許克平的眼光飄向雨寒,她立刻嚇得……

亞當的惡作劇 P 8
你已經夠笨了,不會再變笨了!」 這……這太欺負人了吧?雨寒真不敢相信這個外表年輕有為的青年,居然說得出這種殘忍的評語!她為什麼要忍受這種事情啊? 雨寒露出受傷的表情,「我又不是故意的。」 「傻丫頭。」 他忍……

亞當的惡作劇 P 9
午飯就要去倒垃圾,林孟熹不放心她一個人,提議要陪她去。 「如果我不跟你去,你大概會被所有女生包圍起來。」 林盂熹嘴裡這麼說,但卻突然覺得肚子怪怪的,「糟糕,我好像吃壞肚子了,不好意思,我得去廁所一趟。」 「沒關……

亞當的惡作劇 P 10
我們好像不是在作夢噢?」高裕翔擠出聲音問。 林孟熹捏了捏自己的臉頰,「應該不是,總沒那麼巧,兩個人作一樣的夢吧?」 許克平這時才將雨寒放開了一點,雙手握住她顫抖的肩膀,低頭擔憂地問:「你這傻瓜,還好吧?」 「……

亞當的惡作劇 P 11
了一些,她就開始往前走,還在心裡為自己加油說,只要十幾分鐘就到家了,自己一定辦得到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她如此自立自強時,突然有隻大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她連轉過頭去都不用,就可以感受到那是許克平在她身後。 所……

亞當的惡作劇 P 12
運動中。 場內的焦點又回到籃球隊員身上,為他們精湛的演出而高聲吶喊,激動不已。但江雨寒的視線飄來飄去的,就是不想看許克平。 在別人面前他就裝得一副紳士鳳范,還對她深情款款的,可是私底下跟她獨處,卻是拚命地欺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