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1934年的逃亡1.440


1934年的逃亡1.440 P 1
1934年的逃亡 ·蘇童· 我的父親也許是個啞巴胎。他的沉默寡言使我家籠罩着一層灰濛蒙的霧障足有半個世紀 .這半個世紀裡我出世成長蓬勃衰老。父親的楓楊樹人的精血之氣在我身上……

1934年的逃亡1.440 P 2
女長工動作奇麗,憑藉她的長胳膊長腿把秧子天馬行空般插,插得賞心悅目。陳文治驚嘆于 蔣氏的做田功夫,整整一個上午,他都在黑磚樓上窺視蔣氏的一舉一動,蒼白的刀條臉上漾 滿了痴迷的神色。……

1934年的逃亡1.440 P 3
我設想陳寶年在剎那間為女人和生育惶惑過。他的竹器作坊被蔣氏的女性血光照亮了, 掛在牆上弔在樑上堆在地上的竹椅竹蓆竹籃竹匾一齊聳動,傳導女人和嬰兒渾厚的呼喚撞擊 他的神經。陳寶年唯一……

1934年的逃亡1.440 P 4
蔣氏 認得那只匣子那些老鼠。她奇怪陳家的古老家鼠竟然力大無比,曾把狗崽的銅板運送到地基 深處。她想那些銅板在水下一定是綠銹斑斑了,即使潛入水底撈起來也聞不到狗崽和狗糞的 味道了。那……

1934年的逃亡1.440 P 5
她們吸吮了其陰鬱而霉爛 的精血後也失卻了往日的芳顏,後來她們擠在後院的柴房裡劈拌子或者燒飯,臉上永久地貼 上陳文治家小妾的標誌:一顆黑紅色的梅花痣。 間或有一個刺梅花痣的女人被趕……

1934年的逃亡1.440 P 6
「那一百畝地總是能買的。」祖母蔣氏自言自語地說。她噓了口氣,雙手沿著乾癟的胸 部向下滑,停留在高高凸起的腹部。她的手指觸摸到我父親的腦袋後便絞合在一起,極其溫 柔地托着那腹中嬰兒。……

1934年的逃亡1.440


1934年的逃亡1.440 P 7
後來小瞎子賣掉他的破黃包車,扛着一箱燒酒投奔陳記竹器鋪拜師學藝。他很快就成為 陳寶年第1心腹徒子,他在我們家族史的邊緣像一顆野酸梅孤獨地開放。 一九三四年八月陳記竹器店搶劫三條運……

1934年的逃亡1.440 P 8
有人指給她看橋頭上的那包狗糞,蔣氏抓起冰冷的狗糞嚎啕大哭。她把狗糞扔到了圍觀 者的身上,獨自往回走。一路上她看見無數堆狗糞向她投來美麗的黑光。她越哭狗糞的黑光 越美麗,後來她開始躲……

1934年的逃亡1.440 P 9
後來牛車停在某個大水塘邊。蔣氏倚靠在牛背上茫然四顧。她不知道是怎麼走出浩蕩的 送葬人流的,大水塘墨綠地沉默,塘邊野草萋萋沒有人跡。她聽見遠遠傳來的喪號聲若有若 無地在各個方向縈繞,……

1934年的逃亡1.440 P 10
每天早晨馬齒莧搖動露珠,楓楊樹的女人們手挎竹籃朝塘邊飛奔而來。她們沿著塘岸開 始了爭奪野菜的戰鬥。瘟疫和糧荒使女人們變得凶惡暴虐。她們几乎每天在死人塘邊爭吵毆 鬥。 我的祖母蔣氏……

1934年的逃亡1.440 P 11
陳寶年沒讓狗崽學竹匠。他拉著狗崽讓他見識了城裡的米缸又從米缸裡拿出一隻竹箕交 給狗崽:狗崽你每天淘十箕米做大鍋飯煮得要干城裡吃飯隨便吃的。你不准再偷我的竹刀, 等你混到十八歲爹把十……

1934年的逃亡1.440 P 12
我的面前浮現出小瞎子獨眼裡的暗紅色血花。我家祖輩 世代難逃奇怪的性的誘惑。我想狗崽是在那朵血花的照耀下模仿了他的朋友小瞎子。反正老 竹匠們回憶一九三四年的竹器店閣樓上到處留下了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