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漫長的革命》


《漫長的革命》 P 25
在各級組織中,造反派在選擇新的形式和新的領導人問題上意見難於統一;他們分裂成幾派,互相爭鬥,近乎無政府的狀態盛行一時。奉軍隊之命,軍隊不許動用武器但要「支持左派」——即真正的造反派……

《漫長的革命》 P 26
天真!人們應當看看孩子們逗人喜愛的臉,聽聽他們努力發出來的高音調。他們的年齡在9歲至20歲之間:身體健康,穿著暖和,眼睛發亮,望着人民解放軍的李指導員,好象他是神一樣。我們看了他們……

《漫長的革命》 P 27
為了起帶頭作用,主要由參加過長征的年輕老兵擔任軍官的三五九旅,開發南泥灣的荒野峽谷,每個戰士都帶著步槍、鶴嘴鋤、鐵鏟和足夠一季用的糧種。像美國的拓荒者,他們開墾了足夠的土地種植莊稼……

《漫長的革命》 P 28
從新疆到嚴寒的東北邊境,軍隊正在建立新的居民區,並同防禦系統相結合。中國和俄國的武裝部隊要在5,000英里長的邊界線上脫離接觸的困難問題之一,據說是中國一邊的許多地區居民稠密,而俄……

《漫長的革命》 P 29
從再度強調專家路線的主要的後果之一,是出身于工農家庭的大學生人數減少,而高幹和「剝削階級」家庭出身的大學生人數相應增加。……因此,北京大學出身于工農家庭的學生人數1958年接近占6……

《漫長的革命》 P 30
劉文元,40多歲,1950年入黨,1960年大學畢業,後來升任西安第24中學校長。他真的從來不知道農民勞動多麼艱苦。他怎能教書呢•現在他是一個「五.七戰土」,「在莊稼地裡干體力活」……

《漫長的革命》


《漫長的革命》 P 31
對知識分子來說,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痛苦——在全世界的知識分子中,沒有比中國知識分子在傳統上更加妄自尊大、鄙薄手工勞動的了——他們從內心感到,不能把他們自己同几乎不會讀又不會寫的農民或……

《漫長的革命》 P 32
這些基本原則反映了毛的信條,即「人比武器更為重要」,沒有良好的道德政治素質,優良的武器或龐大的數字作用也小。這樣一些概念反映了毛早期對孫子(公元前350一450年之間)思想的吸收。……

《漫長的革命》 P 33
這一切看起來不錯,但是在中國,人們對黨內最高層官僚集團瓦解後由軍隊所繼承的權力角色,不是依然有某種不安嗎•過去一戶農家總想有個兒子上學,希望他以後升宮發財。「當幹部是為了做大官」這……

《漫長的革命》 P 34
1970年我看到的最窮的公社大隊在保安縣(現改名為志丹縣),位於中國西北陝西省的中部。那兒每戶的平均總收入,一年合不到80美元(這比10年前己增加了一倍以上)。相比之下,離上海車子……

《漫長的革命》 P 35
他們在黃土路基上簡單地挖了一兩層土,然後用土來加固護路的邊牆。  當峽谷變得開闊時,我們開始看到平整土地的成果:削平了山頭的山丘,陡峭斜坡上花園般的層層梯田,蜿蜒河道旁築起新的……

《漫長的革命》 P 36
面對嚴峻現實,黨矯正了一些作法,對私人企業作了適度讓步。公社領導機構的規模和權力都縮小了,許多基本責任還歸村生產隊,安裝俄國人沒有搞完就丟下而去的工廠設備,和彌補糧食生產上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