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夙雲—床上的情婦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1
……」 既然人都是過客,也只是代替神管理這個世界,就沒什麼好與他人較量的,更毋需自卑。 我想寫小說也是吧!小說只不過是抒發情感的一種方式罷了!身為執筆的人,我更是能將心比心。每一本小說都有自己的特質,多多珍惜自己的……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2
薩克巨人,因為是「巨人」,所以絶對是最好的保鏢,除了子彈以外,他似乎能為主人東方昊駒阻擋任何的狂風驟雨。或許,葉戈裡和扎罕,才是東方昊駒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吧!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東方昊駒這位「皇帝」長得到底如何? 其……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3
意興闌珊的觀光客搖頭嘆息,想不到,這竟要收費,而非隨興的表演……只有少數幾人看在他努力的分上算是給面子地投入幾個硬幣。當小乞丐到了扎罕和葉戈裡面前,他們兩個人看了王子一眼,東方昊駒使個眼色,兩人便慷慨地投了五十元。當他們……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4
獸嗎? 小乞丐的眼睛像女人一樣水汪汪、烏溜溜的。然而這動人的雙眼儘是憤恨與驕傲。 驕傲? 小乞丐的眼睛多麼像皇族的翻版啊! 東方昊駒彷彿看到了從前的畫面…… 他的父母親、姐姐們就算面對著上千隻的槍口,被推上斷頭……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5
「閙劇」,因為如此,圍觀的人一一大搖大擺地走了。而小乞丐也收起行囊,連頭也不回地離去。而這位王子連動也沒動。小乞丐的最後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我們是流浪民族,今天見到你,明天你就找不到我!」這乞丐還是狂妄得很。 「再見了……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6
她是怎麼來的?她的父母呢?她的祖母呢?但是,曾祖母卻是絶口不提。 夜漾的心中有千百個疑問。她不是不知道這些年布蘭族人怎麼對待她的。夜漾的神情充滿絶望——別看吉普賽人在世界各地都被瞧不起,其實,吉普賽人才是最傳統的民族,……

夙雲—床上的情婦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7
地地的女孩子。 這是吉普賽的女裝,給你吧!」說完之後,洛伊又從馬篷車外取出一盆酢醬草。「夏天了,它總算發芽長大了,這也給你吧!」 酢醬草? 直到洛伊離開,夜漾還是喜滋滋地。這可是她第1次得到族長賞賜的禮物呢! 族……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8
,經過這麼多年的反覆閲讀,她已經把基輔羅斯大公國歷代殘酷的宮廷王位鬥爭史倒背如流。 現在,她還是習慣每天看完一頁畫才睡覺,不過今天她看得心不在焉,大概是吉普賽女裝太吸引她了。她索性放下厚重的書,滿懷欣喜地將衣服緊緊摟在……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9
的身材到底什麼模樣,她還不知道呢! 如今,她的「全身」都映照在鏡子當中,這一瞬間,她可真是看傻了眼。這是她嗎? 她怎麼了? 被自己嚇到了嗎? 這套吉普賽女裝,將她襯托得像……她不知該怎麼形容,像一位含苞待放,如小……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10
全村人人從五歲開始,每天要喝上一杯葡萄酒,二十歲以上的成年女子喝酒就像喝果汁一樣,成年男子每餐喝四、五公斤的酒,與白開水一樣大口大口地喝,面不改色……高加索人日日與酒為伍,但是,平均壽命仍是高居世界之冠。九十幾歲的男人高……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11
將她的蓓蕾捏緊。 夜漾現在的感覺竟是前所未有的灼熱、刺痛,她的雙腿間有種異樣的抽痛,她的雙峰飽滿,痛苦地腫脹……這是什麼感覺?她怎麼會變得不像是自己?她發覺到他已經將她的小肚兜撩起,她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他眼中,狂野迷惑……

夙雲—床上的情婦 P 12
要提防有人認出她來,如果紿人感覺不同,就不會被當成同一個人。 她躡手躡腳地走到門邊,外面的警衛秒5把着關、巡邏着,她不禁回頭,想再看他一眼…… 王子沉睡中的容顏,讓她深深着迷。 他的睡容透露着最真實的一面,是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