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1
前 言 這部書本來不是寫了公開發表的,假如不是在它甚至尚未完成時就很不鄭重地已同一部分公眾見了面,我是不會在本書前頭有什麼話要同讀者大眾說的。事情的原委我先就只說這麼一……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2
在我三次深入研究這個體系的時候,每次我都發現我有關體系中個別命題的思想有些與前不同的改變。根據這個經驗,我可以預料在進一步深究時,它們還會繼續出現改變和發展。我自己將以最審慎的態度……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3
3但就A本身來說,它究竟有還是沒有,還完全沒有因此而被設定。於是產生了這樣的問題:在什麼條件下才有A呢?a至少X是在自我之中,而且是由自我設定的——因為是自我在上述命題中作判斷的,……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4
a自我是直接了當地設定了的。人們承認,占居上述命題的形式主詞位置的自我意味着直接了當地設定了的東西,而佔據賓詞位置的自我意味着存在着的東西;因此,通過「兩者完全是同一個東西」這一直……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5
——但是,這裡可以展示出某種東西,一切範疇本身都是從它推導出來的,這東西就是:自我,絶對主體。對於可應用實在性範疇的一切其他可能的東西而言,必須指明,實在性是從自我那裡轉移到它們身……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6
但是,這樣一種條件根本不能由命題「A=A」中產生,因為反設定Gegensetzen的形式並不包含于設定Setzen的形式中,甚至可以說,反設定的形式是與設定的形式正相對立的。因此,……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7
從實質命題「我是」中抽掉它的內容,曾得到純粹形式的、邏輯的命題「A=A」。從本段建立的命題中通過同樣的抽象就得到我稱之為對設命題的邏輯命題「-A不=A」。在這裡,它還既不可予以規定……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8
請大家不要這樣瞭解我:好像我主張限制的概念是一個分析概念,它形成於實在與否定的統一,可從這統一中發展出來。誠然,兩個對立的概念是由前兩條原理給定了的;但它們應該被統一起來這一要求,……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9
因此A僅只部分地被揚棄;並且,儘管在未被揚棄的A中設定了X,而在-A中並未設定-X,卻是設定了X本身。 因此,在X之中,是A=-A。而這個X曾是第1個X。 b一切被等同起來的東……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10
5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中提到首要地位的那個「先驗綜合判斷是怎樣可能的?」著名問題,現在是以最普遍的最令人滿意的方式答覆了。我們在第3條原理中通過設定起來的自我與非我的可分割性已經……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11
這種原始的最高的判斷就是「我是」,在這個判斷裡,對於自我什麼也沒說,說明自我的可能規定的賓詞位子是無限地空着的。一切判斷,凡在這個判斷之下的,那是說,凡在自我的絶對設定裡麵包含着的……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P 12
自我與非我,于今通過相互的可限制性這一概念,都成了既相同而又對立的東西,然而它們本身之是那作為可分割的實體的自我中的兩個某物兩個偶然性東西,則是通過那既無任何東西與之相同又無任何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