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同年同月同日生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1
月老,你這棋子怪得離譜,是不是瘋了呀?」二郎神一臉興緻盎然地趴在棋桌上,專注地瞧著那些藍紅棋子,他原本是來找月老打屁的,意外地被這些怪異的棋子吸引了目光,它們在棋桌上跑來跑去的,完全停不下來。 「嘿嘿,這可是我發明的鴛……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2
掌管人間美眷的唯一准則嗎?怎麼我們隨便亂配也成?」二郎神放下棋碗不敢再玩了,脫口問出心中的疑惑。 「囉唆,你這懶鬼還不回去工作?去去去,少來煩我!」月老輸不起,老羞成怒的趕人了。 二郎神祇好縮着脖子,一臉無辜的離開。……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3
不停,從進杜家以來,心中所有不滿的情緒全在此刻爆發了,她哭得全身都在顫動。 「小菱乖,別哭了。」 潘文玲將她擁進懷裡哄着。兒子驕縱的個性她最清楚了,再加上何幼菱可憐的身世,潘文玲已經把她當成女兒般看待。 「哭什麼呀?……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4
你們對我太好太好了,就算我真的替他死了,就算真的只能活二十歲,我仍覺得自己很幸福。」 替他死?杜軒岑驚駭的動彈不得。這女人住進他家居然是為了這麼荒誕不經的可笑理由? 「小菱!」潘文玲聽了更傷心,就連杜建廷都難過的直……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5
對。 何幼菱心虛地垂下眼瞼。關子皓趕到時,那些女生還在揍她,幸好他夠凶才把她們趕跑,在來醫院的路上,她拜託關子皓別說她是怎麼受傷的,還引來他一陣咒罵聲。奇怪?被揍的人是她,怎麼萍水相逢的他卻那麼生氣呢? 「回頭找一找……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6
。撫着撫着,他忽然低頭再次吻住了她,只想確定早上的感覺——他真的喜歡吻她的感覺嗎? 「唔……痛……」 因為他的碰觸,她悠然轉醒,卻瞧見一張放大的臉貼在她的眼前,她瞠目結舌地僵在當場,以為撞鬼了。 杜軒岑一點也沒有偷香……

同年同月同日生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7
他發怒算不算?心中萬分害怕的她忍不住又退了一步,兩手還不斷扯着裙襬。 「笨蛋!連這也搞不懂,你又沒做錯什麼,道什麼歉!」他踏前一步,怕她腳步不穩又跌倒了。 「那……」 這下她真的搞不懂,既然她沒做錯事,那他幹嘛這麼生……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8
十分鐘內吃完,不然我就幫你。」 杜軒岑閒閒地撂下狠話。 「噢?」一聽見他的威脅,何幼菱一臉痛苦的硬將飯扒進嘴。 杜軒岑望着她彷彿在吃毒藥的可憐神情,心中突升起莫名的怒氣。 為什麼她就是不懂得說不呢? 何幼菱一抬頭……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9
會是尿急吧?他忍不住揚起嘴角,好心情地放她一馬。 「嗯!」她三步並兩步地衝回房去。 從衣櫥裡拿了套黑色的休閒服就衝進浴室將門反鎖,才慢慢脫下外套。裡頭的白色長袖制服上全是血漬,她掀起衣袖,就見兩隻手臂上各留下一道血紅……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10
都清乾淨後,才抬頭瞧她一眼。「忍什麼忍呀?痛就哭出來,怕什麼!」 「我……」 眼淚不聽話地掉下來。 「正好試試老爸的朋友送的刀傷藥靈不靈,要是好不了,你手上這醜不拉幾的兩道刀疤痕就要去換膚了。」 他小心地將藥塗抹在她……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11
來報仇的?」男混混扳動手指,不管對錯,總先護住女友才有面子。 「你要這麼說也行。」 面對他擺出架式,杜軒岑一點也不在意。 「得先過我這一關。」 「無所謂。」 杜軒岑放鬆全身,真正懂拳術的人都知道這才是最佳準備狀態……

同年同月同日生 P 12
可是,卻敢接近他了。 是因為他變溫柔了,不再像以前那麼凶了? 今晚在他回來之前,她是真心在替他擔心,什麼時候開始,她竟在意起他來了? 「你以為我的頭髮長在哪裡?」杜軒岑不悅的聲音響起。 「啊?」她停下手中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