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保送入懷


保送入懷 P 1
喚她的名字。「你的結論是,我們倆若是有緣,來世再見的意思嗎?」 「完全正確。」 吳明蓉用力點頭,又唉了一口大氣。 「你能不能稍微凶一點或是尖酸刻薄一點?這樣我才不會覺得自己租不起這裡是我這一年度最大的損失。」 ……

保送入懷 P 2
啊!如果我是你,可能半天都活不下去!我愛吃零食,愛吃得要命!」 咕嚕。 「你的肚子又叫了!你今天都還沒吃東西嗎?為什麼不出去買?」吳明容忍不住發問,看著巫靖雅拿了個抱枕壓住胃。「哇!你的胸部好豐滿!」 「多謝……

保送入懷 P 3
一族。短暫的沉默後,也許是不想讓自己的勢利眼表現得太明顯,所以林宛龍再度開口和她說話:「新娘邱雅文以前和巫靖雅是大學同學。我想你應該是和巫靖雅滿要好的,她才會請你代為參加婚禮。」 「是啊。」 吳明蓉敷衍了事地笑了兩……

保送入懷 P 4
吳明蓉在桌子底下偷偷扳着手指頭。這是第3個問題,如果問完五個問題,他還不想和她說話的話,那她就乖乖閉上嘴。決心慢慢等待的她,從桌上的水果皿中拿了塊西瓜放到嘴裡。好好玩!西瓜果肉全被挖成圓圓的一顆顆小球! 「你做哪一行……

保送入懷 P 5
。 「怎麼了?不是要回公司嗎?」許佩藍着急地問,「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再去看一下醫生?」 吳明蓉面對許佩藍純真的臉龐,只是一逕地搖着頭。「人生好不公平。」 「發生什麼事了?」睡眼惺松的巫靖雅捧了個水杯走……

保送入懷 P 6
些戴黑框眼鏡的老實頭交往,你現在幹麼坐在我旁邊?」他揶揄着她。 「你最討厭!」小臉紅通通的。 「請兩位停止打情罵悄,我們現在討論的主題是那個不正常的冉浚中。」 巫靖雅勾着吳明蓉的手臂,表示她們當前處于同一陣線。沒……

保送入懷


保送入懷 P 7
間的陽台外,透過陽台的紗簾看見母親正開心得像個小孩,而在一邊說話的女子則說得更起勁了。 「你一定是哄冉媽媽的,沒有人會穿那樣子去相親。」 江麗月用手掩住唇,保養得宜的她看來頂多五十出頭,完全不像是個三十七歲男人的母親……

保送入懷 P 8
的唇角的確是往上揚,然而他的眼裡卻充滿了惡意!就像撒旦在微笑一樣!一種宣示着你將下地獄的微笑。 「冉媽媽,」吳明蓉故意側過身看著江麗月,以減輕自己胸口快停止的心跳。「我那天沒見到什麼胡言亂語的瘋婆子,不過我倒遇見一個……

保送入懷 P 9
一世相許的真情,怎麼她就遇不到一回啊! 「哎。」 吳明蓉靠在牆上,盯着書房那扇銅鑄的門看了半天。她在這裡發什麼獃啊?門裡不會有她的男主角,門裡只有個她討厭,而對方也討厭她的臭男人!他八成是想找理由開除她吧?吳明蓉煩惱……

保送入懷 P 10
個吻。身後那雙被捆住的雙手傳來陣陣疼痛。 她不舒服地扭動雙手,想為它找一個不那麼痛苦的姿勢。 她的毫無回應惹火了冉浚中!從來女人只會呻吟回應他的吻,她不該是例外。他伸手到她身後,解開了那條領帶。在吳明蓉猛然將雙手緊……

保送入懷 P 11
「你怎麼可能聽到我說什麼?還有,我剛纔開門的聲音那麼小,你也不可能聽得到!」他是順風耳不成?吳明蓉睜着晶亮的大眼,酒窩則隨着她的大聲說話而忽深忽淺。 冉浚中沒回答,解開了西裝與領帶,把它們全扔向屋內。他背倚着陽……

保送入懷 P 12
有的好心情已經被她的不知好歹破壞殆盡!「你以為你有選擇的權利嗎?」口氣平穩,雙眼卻冰冽無比。 「我沒有嗎?」她昂起下巴,開始感到傍晚的涼意。 「和我作對的人,沒有籌碼可言。讓我得到你,或是讓我毀了你,你只有這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