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花錯了


花錯了 P 1
陌生的建築,陌生的馬路。我想了下,問他能否送我去家路段偏僻的旅館。司機說沒問題,二十多分鐘後他把車開到了一條僻靜的馬路,停在了一家旅館前。 我進了旅館,一個身材臃腫的中年婦女正坐在沙發上嗑瓜子,估計是老闆娘。見我進來,……

花錯了 P 2
到了餓。我很長時間沒吃東西了,連一滴水都沒喝過。 我不想餓死,否則我不會逃出來。 我出了旅館,本能地看了看四周,沒一個人多看我一眼。我去了「故園」,「故園」很冷清,沒幾個客人。服務員對我的到來也沒有表現出多大的興奮和……

花錯了 P 3
答了。她似有心無心地聽著,一臉的漠然,最後,說到時候通知我,但她沒要我的聯繫方式。 雖說第1次面試碰了灰,多少有些沮喪,但我更多的是欣慰,因為假證能順利通過,我不必擔心了。 我又面試了幾家公司,一樣沒有下文。我去了最……

花錯了 P 4
團,一簇簇,層層疊疊,開得轟轟烈烈。我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了下來,看著滿樹繁花,想起玉淵潭的櫻花,每年四月左右,那裡的櫻花也是開得如雲似錦,開得轟轟烈烈,像熱戀中的愛情,我曾經和某個男人去那裡賞過花。 散步的老人,牽手的情……

花錯了 P 5
以前也是一家製衣廠的女工,但我沒見過她工作的情景,我到北京時她已經坐進一家服裝公司管理階層的辦公室,過着體面的生活。 我想她以前一定也和這些女工一樣機械地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第1次對她有了一絲說不出的情感,畢竟……

花錯了 P 6
「我可沒有海量。」 他笑了笑,目視前方,認真開車。上海和北京一樣堵車堵得厲害,可能不堵車的城市算不上國際大都市吧,紐約堵車,巴黎堵車,漢城堵車,所以它們都是國際大都市。我坐在副駕駛座上,一邊看著窗外慢慢蠕動的車流,一……

花錯了


花錯了 P 7
,CD裡正放著那首《Dreamcatcher》,單純的音符,一塵不染的精靈。我對SAM笑了笑,說了聲謝謝。 「謝我什麼?」SAM一邊轉着方向盤,一邊問我。 「謝謝你讓我坐順風車,謝謝你讓我聽這麼好聽的音樂。」 「……

花錯了 P 8
歡,原本他對我設計的服裝比較欣賞,見我還有此等綉工,十分賞識我,也沒有再提醒我要自信了,他不知道我當時的不自信是緣于對他的疑慮。因此我奠定了在公司的地位,前途一片光明。 儘管工作順心,但我沒有朋友,難免孤獨寂寞,而且內……

花錯了 P 9
M問道:「是不是討厭我看著你吃東西。」 我說:「沒有,不過有些不自在。」 SAM笑了笑,說:「你有時候太敏感了,其實沒必要弄得這麼緊張。」 「我沒有緊張,是你看著我吃,我才不自在的。」 「對不起,下次我不……

花錯了 P 10
。 歇了會兒,SAM又幫我按摩腳,他的動作很輕。我心裡充滿了感激,第1次認真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濃密的頭髮,筆挺的鼻樑,白淨修長的手指,好聞的氣味,溫暖的氣息,給人的感覺像一個兄長,像一個父親。我有一種想擁抱他的慾望,像……

花錯了 P 11
我說:「那我以後見了SUSAN豈不是很尷尬。」 AMY淡淡地說:「有什麼好尷尬的,如果太在乎別人的看法就沒法在公司做下去了,老闆欣賞你,你應該驕傲才是。沒準DAVY想把你培養成SAM的接班人呢,不然他不會對你這麼好的。……

花錯了 P 12
DAVY給我打過三次電話,問了我的腳傷,還說要來看我。我拒絶了。他真是個不錯的老闆,而且還是個單身貴族,只可惜已不年輕,不過公司仍有不少女孩子看他時眼神迷離。 九重天 在家休息了三天,我的腳好得差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