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1
放蕩不覊、風流成性: 柳永,初名三變,字耆卿,又字景莊,因家族內排行第7,俗稱柳七。 柳永生活在一個快要爛掉的國家和錯誤的時代,如果他晚生980多年,只憑吹拉彈唱的一手絶活,……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2
」蘇東坡更是看不起柳永,但讀到《八聲甘州》中「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時,不得不說「不減唐人高處」的話。蘇東坡不知道,不是這個情種大開詞壇風氣于先,豪放派也許只能在小令中……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3
其實,他倆早已約好了另一個去處,那是東城水門邊的「昭君館」,有三個嬌弱的女兒在等着他們——確切地說是等着柳七。 「 七爺。」孫春說——這孫春乃江蘇淮陰人氏,世代皆以說書為生,很是仰……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4
二人說著便進了大門,迎面一扇畫屏,畫面右上角是一輪金黃的明月,月下半闕孤零零的煙樓,其餘的畫面,上部空濛一片,下部是泛着月光的黃沙。 三變看了,更覺驚奇,在這笑貧不笑娼的時代,……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5
「祖上和先父均唸唸不忘南唐江山,做晚輩的也只好努力將這份念想多延續幾年,知道均屬枉然,也只好如此。想那古人詩句,正應了我這悲涼心情,所以將這妓館題名為『秦時樓』——可惜,明月不復當……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6
「那詞怎的•」大家都屏住呼吸,看著孫春的口。 孫春停了一陣,哈哈一笑說道: 「你你你,都在我心肝裡,飲一杯品字茶,嘆一口川兒氣,恨不得化個『抔』字兒身,陪着個你你你。」 ……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7
「我看了,弦好好的,她是不肯借。」 鶯鶯面有慍色:「真是越來越沒個規矩,看來得用『貓兒』制她才行。」說話聲音雖低 ,卻讓三變聽個真切。 三變站起來:「姐姐莫惱,隨便取個琴兒……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8
「也是,就讓小安安跟着我,好讓相公給她講故事。」 柳七裝作不知,對孫春說:「你們去吧。」 孫春抹了一下由於過度興奮而發紅的臉,說聲我們去了,便一手拉著安安,一手摟着鶯鶯走出……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9
「懂事了就好。」話音一落,她的手便被那只拉過她的手又一次拉住了。 木蘭花令四(2) 「別胡來,她還小。」鶯鶯說。 「好好好,我放了她。」 她站在床邊,看著床上:「姐……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10
「我們對男人還不瞭解,聽說這柳七確有和別人不同之處,能哄得女兒家團團轉,明明知道他在哄你,你卻也心甘情願地上當受騙。」燕燕說。 「還是那個說書的人好,不挑三揀四。如果不是鶯鶯占……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11
那是連空氣中都散髮着倒霉氣味的潮濕的黃昏,她心煩意亂地等待昨天約好的姓黃的官人到來,媽媽說,這位官人慕名而來,出手大方,已經排了好長時間的隊了。她知道,只要媽媽出面,這姓黃的官人是……

花台弟子柳永紀事 P 12
黃小雲從門外打點清水進來,倒進質地極為細膩的面盆之中,掬了水,慢慢地洗臉。想 起柳七「兩天」的話來,怔怔地將手浸于水中,任憑那冰涼的感覺從指端滲入骨髓。想到柳 七那可心的臉兒和一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