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3
「住院,做個小手術,摘膽囊,先來做個胸透。」彪子笑嘻嘻地晃了晃手中的檢查單。 「膽囊怎麼了?」沒再顧上寒暄,醫生總是對「病」有着職業性的敏感。 「昨晚疼了一宿,做完B超說是膽囊……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4
我的腦袋「嗡嗡」作響,心裡一片空白。我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不相信這一切就這麼發生了,仍然抱著一絲僥倖:「你們……你們不會看錯吧?」 沒有回答,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 恍惚中我看到……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5
最後,我決定讓彪子按原計划出席典禮,又在背後對小陸和志誠千叮嚀萬囑咐:務必守在他的左右,不要讓人群靠近他,以免碰撞以後出危險。 彪子看到我終於遂了他的心願,高興得像個孩子。 路……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6
朋友們紛紛來探望他,聽到這個消息有人乾脆哭出聲兒來。彪子總是樂觀地勸慰大家,憨憨地說:「我沒事兒,你們等着我啊,你們就當我進去睡一覺!」 晚上,護士體貼地拿來安眠藥,怕他休息不好……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7
「你是誰呀?」我遲遲疑疑地努力在頭腦裡搜索着、判斷着。 「我是你老公啊——!」 「啊!天哪!彪子!你是彪子!」這不是誰在跟我逗悶子吧?我的心一下顫抖起來。電話那頭的人用儘力氣呵……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8
手術後,彪子就像新生兒一樣,一天一個樣,每拔掉一根管子就是一個勝利。吃的東西也一天比一天多起來:能吃蛋羹了,能吃菜粥了,能吃爛麵條了,接着是米飯,炒菜……不出半個月,大排骨、小排骨……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19
他滿樓道尋找一個韓國病人。護士問找他幹什麼,他說在ICU病房的時候,最快樂的事就是聽鄰床的韓國人唱歌,白帘子擋着,看不到他的模樣。「他一唱我就跟着唱,誰不會哼唧呀,自娛自樂唄。我得……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20
過一會兒,他終於平靜下來,被我連拉帶拽才回到了病房。半晌,他慢慢地說:「對不起,可能是藥物作用,心裡的火一直往上頂。我覺得自己窩囊極了,放著那麼多事兒不能幹。」 我看著面容憔悴的……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21
一月二月間,彪子陪我們母子倆過了生日。每次拍合照,我心裡總有一個念頭冒出來:該不會是最後一次吧?只是瞬間閃過,又趕忙將它打消,並告誡自己千萬不能這麼想。看他精力充沛地忙碌着,快樂着……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22
「沒事,有什麼事您跟我直說。」彪子很敏感。 「只要是肝裡的事兒咱就不怕。」我看著沈教授,話卻是說給彪子聽。 沈教授笑笑,拍了拍彪子的肩膀,讓我們先回酒店,說他會稍晚些過來。 ……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23
4月27日早上7點,彪子的病房已圍滿了人。志誠向來不肯起早,那天也破了例。後來聽說他只為兩個人起早,一個是他女兒,另一個就是彪子。 彪子看上去挺平靜。朋友們七嘴八舌地勸他別緊張,……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P 24
原來,是我的神經綳得太緊了,鑽了牛角尖兒。 那一刻我的慌亂讓所有人躁動起來,大家像熱鍋上的螞蟻六神無主。優哥直着眼睛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小剛「吧嗒吧嗒」不停地抽菸……方圓把我的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