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3
蕭珊無話可說。她沒想到巴金這樣樂觀,而且記憶力如此之好,經受這樣大的挫折以後,巴金仍能背出他早年文章上的句子,他的話讓蕭珊聽了高興。但是,憂愁是趕不走的,如今蕭珊眼看著她的病體一天……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4
正是盛夏季節,太平間裡也是一團炎熱。所幸的是蕭珊尚未被人推進太平間的冰凍櫃裡,她是靜悄悄躺在一個擔架上,顯然就在幾刻鐘前,剛嚥了氣的妻子被護士們抬出了病室,來到這陰陽相隔的地方。 ……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5
巴金獃然地自語說:「我真該死呀,為什麼當時就不在她的身邊呢?我沒有和她最後的訣別呀,我有許多話還沒來得及對她說呢,她不能沒有給我留下一句遺言,就這樣離開我啊!我不怪別人,只怪我自己……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6
」她也承認如果兩顆心彼此傾慕,那麼,她們面前縱然有千難萬險也會隨着感情的加深而逐漸消除。現在,當她再次聽到巴金為了她的前途,情願再次推遲婚期,蕭珊的心就大為感動了。 愛情起步的……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7
我一個朋友的小姨原先在開明書店當練習生,後來就參加戰地服務團去到前方,再後又到延安。要是蕭珊不曾讀我的小說,同我通信,要是她不喜歡我,就不會留在上海,那麼她也會走這一條路。她的同學……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8
巴金那張瘦削的面龐被燈光鍍上一抹淡淡的光暈。經過幾天的操勞,巴金比從前變得更加憔悴了。特別是他從前那烏黑的頭髮,不知為什麼竟然在蕭珊去世的幾天中,不知不覺就變得花白了。他在鏡子裡見……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19
當年他們在桂林隱居的幾個月,蕭珊几乎每天天不亮就爬起來讀書。到了1939年夏天,他和她都回到了上海。這是他們決定在蕭珊投考西南聯大前最後一次回上海。蕭珊需要和她的父母雙親及家人作一……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20
往事如煙。站在這裡,巴金驀然想起和蕭珊的結婚。他們是在1942年10月經桂林輾轉來到貴陽的。那時候蕭珊在昆明的學業還沒有結束,她發現巴金因為戰亂的原因到處轉輾,所以就毅然決定中止了……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21
我把作品交給讀者評判。藴珍,你問到我寫作的體會,我現在可以對你說,我寫任何書總想堅持一個原則,就是:不說假話。」 花溪,寧靜的婚夜(4) 「是嗎?」蕭珊已經深深陶醉了。她被……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22
巴金總在想著蕭珊和自己渡過的最後幾天,他記着她斷斷續續對自己說的話:「我不怕死,死了也是一種解脫,我怕的是我如果去了,你怎麼辦?……」 如今,巴金果然是一個人了。他望着已被人們……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23
可是,無論巴金在北京,還是後來隨各國作家代表團飛往祖國的南方各地參觀訪問,他都會被當時越來越緊張的運動形勢所困擾。北京批判鄧拓、吳晗、廖沫沙的「三家村」與各地紅衛兵大肆「破四舊」的……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P 24
因為就在葉以群批斗大會結束不久,在市作協大樓外面的牆上,已經貼出了一張直指他的大字報《巴金必須交待和葉以群、孔羅蓀的關係!》 巴金真沒想到災難這麼快就降臨了。 他和葉以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