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激情薔薇


激情薔薇 P 1
潮濕的春日中慢慢受着折磨,將自己埋藏在幻想中。若薇夢想著有朝一日當自己醒來,會發現生命中晦暗的灰黑色已粲然化作諸般明亮的色彩。 總有一天她的血液會摻入甜美的香檳,在血管中歡唱。她將逃脫這無形的樊籠,找到一個崇拜她、珍惜……

激情薔薇 P 2
過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我沒有讓你明白自己的身分,我們的身分。 你認為自己和她是平等的,其實不然。如果現在你還不稍微覺悟,恐怕以後的日子會更難過。」 「我瞭解自己的身分,」若薇不帶感情地說道。「總是有人會來提……

激情薔薇 P 3
和女士們將街道掃乾淨,站在街邊的鋪石上伸手接過四分之一辨士或半辨士的酬勞,以答謝他們的服務。 若薇扭絞着雙手,讓自己的思緒天馬行空般翱翔。許多地方她不准去,有許多事她也不准做。一、兩里外便是馳名的咖啡館聚集之地,知識……

激情薔薇 P 4
薇打斷她,陪着笑臉。「不過還是過一會兒再說吧!你不覺得現在應該練習一下法文了麼?」 「我的頭好像有點痛。」 「你需要去散散步,呼吸一點新鮮空氣。我陪你去。」 「我需要休息。麻煩你拿點橙花露和一條手絹給我。……

激情薔薇 P 5
。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最希望的就是我的土地及各項產業能得到保障。就因為擔心,所以老得更快了。」 伯爵眯着眼睛打量藍道,好像看他很不順眼。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慢慢問道。「你好像什麼事都不在乎。你想要什麼?你的弱點在哪……

激情薔薇 P 6
你就好好享受吧!等我去了以後,藍道給你的津貼絶對沒辦法再讓你過這種紈袴子弟的豪奢生活。」 考林挑起眉毛,高傲地俯視他的祖父。「我毫不懷疑藍道會很大方的。」 「你也只能這麼指望了,不是嗎?」伯爵尖酸地說道,用手……

激情薔薇


激情薔薇 P 7
他們可能不是被燒死,而是被嗆死。 「媽!」她叫道,感覺到她們被擠散了。她還沒來得及再抓住玫蜜,就有好幾個人插進她們中間。她被人潮往前帶,頭髮也被擠散了,若薇除了隨着眾人前進以外,完全無計可施。當她看見有人跌倒,便被瘋……

激情薔薇 P 8
一樣。」 藍道說道,心照不宣地對同伴們笑笑。 藍道把她帶回柏克萊廣場的家以後,本想叫僕人來把她洗乾淨,自己趁這段時間去鋪床。那男仆是個非常得力的仆役,向來守口如瓶。不過等他再一細想,決定還是由自己親自動手。她好嬌小、……

激情薔薇 P 9
接過茶杯,覺得自己似乎掉進陷阱裡了。那人深榛色的眸子很特殊,其中還點綴了一些黃玉般的光芒,和他黝黑的膚色形成一種懾人的效果。 他居然讓太陽把自己曬得這麼黑,實在有點奇怪。他只消再黑一點,看起來就和野人沒兩樣了。出身良好……

激情薔薇 P 10
是在作夢。她,白若薇,一個生活井然有序但無聊的女孩,不可能落入這種對未婚女子而言最可怕的境地。她別過臉,努力隱藏自己的困惑。 她的臉此刻無疑已脹成磚紅色,而且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消了。 「是啊!我已經見識過你比較喜歡哪……

激情薔薇 P 11
事後得不到足夠的好處,要不就是在弔他的胃口。這種伎倆他見多了。 「那麼,」他毫不在乎地說道。「看來我必須親自驗證一下你說的是不是真話了。」 他用一手抓住她兩隻手腕。若薇做着困獸之鬥,可是仍然無法阻止他。 他不再多說……

激情薔薇 P 12
或許最有效的解決方法就是先保護她一陣子,至少等到她能夠自立為止。 「已經發生的事,顯然已經無可輓回。」 他說道,密切注意她的反應。有其必要讓她明白自己的處境。「更不幸的是,過去二十四小時以內所發生的事還導致了一些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