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狂野的愛


狂野的愛 P 1
服氣地想。反正我也不必與繼母同住,美國的內戰也許還有好幾年要打呢! 「珍妮表妹.你不要動好不好?」杜比焦躁的聲音一向能使她靜得象老鼠一樣,不過今天她的情緒實在高昂得連她自已都已控制不住。 「可是我站不下去了,我沒……

狂野的愛 P 2
唷,你的第1支華爾茲已經由我訂下了。」 伯特伸出手臂讓妻子和甥女輓住,笑着一起走出了室外。 她也象薇芙一樣永遠使周圍的人如沐春風,而且感到年輕,茜琳想,也許薇芙的女兒不會那麼容易受到傷害,因為在她的夢想和羅曼蒂……

狂野的愛 P 3
恐慌攫住她:「走開!」她沙啞地說,然後更大聲地叫,「別靠近我!」 「可是,夫人,我並沒有靠近你呀!」 他的聲音雖冷靜合理,可是她看見他微眯起眼,抿着的唇露出玩味又瞭解的味道。她知道他在打量她……薄衣服貼在她的身上……

狂野的愛 P 4
加貿將軍的舞會,主要是希望看見斯迪。 他的確在那裡,可是隻遠遠地、有禮地朝她鞠個躬便不再理她了。將軍雖然親自款待她,介紹她認識一些高級軍官,可是蘇亞卻覺得很淒慘。衣香鬢影、笙歌曼舞中沒有她的朋友,、卻有許多從前根本不能……

狂野的愛 P 5
也希望她的丈夫早日回來,帶她脫離戰亂和由戰亂帶未的迷惘。 兩個星期的監禁下來,摩斯迪只希望事情趕快有個變化,他寧可面對劊了手也不願在這種生死未卜的悄況中徘徊。他一向喜愛戶外生活和廣闊的空間給他的自由之感; 如今不……

狂野的愛 P 6
鬥 四年間世界有了許多變化,珍妮由法國回到美國,在紐約的兩星期象夢一樣的不真實,如今躺在一張真正的床上,她才發覺從紐約到路易斯安那的火車和馬車,几乎把她渾身的骨頭都搖散了。她閉起眼睛就想起巴黎和比耶沮喪的面孔,以及他從……

狂野的愛


狂野的愛 P 7
是浪費時間,下一次他還會再來,那時我也許就居于劣勢了。不行……如果他明天還要求比槍,我不能再退讓。」 「那最好小心些,聽說這兒的警長不准人們在街上槍戰,尤其我們還有些重要的客人。」 「斯迪……心肝兒?你躲那麼……

狂野的愛 P 8
「伯德,我只是在走路,你說你有事找我,,你先動手吧!」他輕柔的聲音似乎一一切都無所謂的樣子,不過他還是毫不遲疑地前行,兩人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 珍妮原來認為伯德比較具有危險性,現在她的想法改變了,姓韋的讓她想起正在覓……

狂野的愛 P 9
這個半空洞的蠻荒地帶,還能有什麼嗎?菜已經上到第3道,她的酒也喝到第3杯,她知道這些女人回家後一定會批評參議員的女兒喝酒大多也太快,不過她才不在乎呢。想到此,她逕自微微一笑,而凱爾以為這笑容是針對他的,心跳不禁又加快了。……

狂野的愛 P 10
很想把手掙出來再打他。他眼中的表情由憤怒轉為迷惑,然後是不悅,他仍抓着她的手。珍妮伸手掩住肩帶被扯下而半裸的胸部,羞怒交加地低聲啜泣着。 「如果你不是咪咪派來的人,那麼……」 「放開我好嗎?我不是你正在等待的賤……

狂野的愛 P 11
是那麼友善、誠實和直率,讓人無法替她難過,她承認是受了一個男人的騙才從事目前這門行業。 這些男人!女人所有的麻煩都是他們惹起的:看看這位可惡的摩先生替她惹來的麻煩! 她從下垂的睫毛下瞥了他一眼。發現他正嚴肅地、若……

狂野的愛 P 12
我們要在這件事裡扮演什麼角色?」 吉姆望着說話的斯迪簡潔他說:「你們盔走黃金,轉給華瑞茲,」總統府將來就會有一位對我國友善的人。” 「說得倒容易!」斯迪本來的鬱怒給這冒險的計劃驅走了、興奮使腦筋也敏鋭起來。他朝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