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漂亮朋友


漂亮朋友 P 73
他們回到酒店時,兩位老人已進入夢鄉。這一夜,她沒有睡好,不斷地被各種各樣的聲響驚醒。這些聲響正是農村所特有的,她很難適應,如貓頭鷹的叫聲、一頭豬在牆邊豬圈裡的哼哼聲,以及午夜剛過便……

漂亮朋友 P 74
她尚未把話說完,杜·洛瓦便搶着說道: 「是啊,我也覺得他很不錯。我相信,我們會相處得很好的。」 「有件事沒有告訴你,」瑪德萊娜隨即說道,「今晚睡覺之前,我們還得趕寫一篇東西……

漂亮朋友 P 75
他們果然立即寫了一篇文章,把這位部長罵得狗血噴頭。第2天,又是一篇。第3天,還寫了一篇。每星期二都要在德·沃德雷克伯爵于頭天來過之後,到泉水街瑪德萊娜家來吃晚飯的眾議員拉羅舍—馬蒂……

漂亮朋友 P 76
這樣,一件件日常瑣事,諸如瑪德萊娜、家中男仆或女傭的一句話,只要一提起死者,便使他心如針扎,忿懣之情與日俱增。 一天晚上,喜歡甜食的杜·洛瓦向妻子問道: 「怎麼一塊點心也沒……

漂亮朋友 P 77
「啊!瞧你說的,」杜·洛瓦說道,「我家鄉的那個樹林,也就有些鹿、狐狸、狍子和野豬而已,此外便是時而可以見到的守林人小屋。」 這「守林人」一詞,也即弗雷斯蒂埃的名字①,從他口中脫……

漂亮朋友 P 78
星形廣場的凱旋門,又在視野中出現了。它像一個怪模怪樣的巨人巋然挺立於城門邊,似乎正準備邁開雙腿,沿著面前的寬闊林蔭道向前走去。杜·洛瓦和瑪德萊娜所乘的馬車,又捲進了車的洪流中。這一……

漂亮朋友


漂亮朋友 P 79
她抓住他的手,使勁握了握,久久沒有放下。面對這意在不言中的內心傾吐,杜·洛瓦深為感動,不禁對這生性活潑、放蕩不覊、也許真心實意愛着他的女人,突然有點舊情萌發。 「我明天就去看她……

漂亮朋友 P 80
他站起身,準備離去。行前欲言又止,最後嘟噥道:「你知道,君士坦丁堡那套房子,我想還是由我來租下。我希望這樣,再也不能由你來支付房租了。」 克洛蒂爾德深情地吻了吻他的雙手: ……

漂亮朋友 P 81
這些男士,有的風華正茂,有的兩鬢霜染,正在同這些身穿擊劍服的青年說著什麼,看來關係十分密切。他們站在那裡,顯然希望能引起注意,被人認出。因為他們雖然穿著便服,但不是劍壇宗師便是擊劍……

漂亮朋友 P 82
說罷,他急衝沖地向樓梯邊走去。但樓梯上已堵得嚴嚴實實。要穿過這密密麻麻的人群,比登天還難。他只得向上面喊道: 「快給女士們送點冰水來。」 這五十來人隨即跟着喊道:「快送冰水……

漂亮朋友 P 83
與此同時,因情緒受到格鬥氣氛的激發,有的人一時變得火氣很大。男人們看著身邊的人,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稍不順眼,便會動起手來。許多人雖然從未拿過劍,如今也紛紛揮舞起手上的手杖,擺出進……

漂亮朋友 P 84
「當然。這些話,我藏在心底已經很久很久了,早就想對您說。可是我不敢,大家都說您性情古板……非常嚴肅……」 瓦爾特夫人已終於恢復鎮靜,這時說道: 「那您為何今天來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