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毒蛇窩


毒蛇窩 P 13
行長正背對著她站在那裡,望着窗外的銀行內院。他的雙手緊握放在背後,彷彿在凝思着面前這一片寧靜而有秩序的景象。內院的四周都是負責銀行運行的高級官員的辦公室。對於這些辦公室裡面的人來說……

毒蛇窩 P 14
「你熟悉洲際銀行嗎?」 「誰會不熟悉呢?」 行長笑了,「的確。他們名氣不小哇。他們很精明,能賺大錢,業績輝煌。你知道,他們工作起來不要命,玩起來也不要命,不過他們有一點小小……

毒蛇窩 P 15
「見過一面,」巴林頓几乎反感地說,「這個人自以為是,冷漠高傲,為人圓滑。你知道,他是安娜貝拉夜總會以及馬克俱樂部的常客,皮膚總是曬得黑黝黝的。據說他冷酷無情,似乎在與所有人為敵。因……

毒蛇窩 P 16
他們群集在迷津般的辦公桌兩側,那些辦公桌似網絡一般佈滿了整個大廳。有些人會蕩來蕩去,緊接着,會如同被電擊一般飛快地伸手抓起電話聽筒,突然站起來,發瘋似的大叫大嚷並比划著手勢,幾秒鐘……

毒蛇窩 P 17
薩拉飛快地翻閲了那兩份年報。正如所料,年報並沒有披露任何她不知道的信息。洲際銀行系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投資銀行,在世界主要金融中心擁有10家分支機構。它具有跨國銀行通常的業務範圍:企……

毒蛇窩 P 18
10分鐘之後,她感到惱火。 「原諒我問一下,你是在面試我呢還是面試那台機器?」 斯卡皮瑞托猛地轉過身子,第1次直視着她。 「金錢對你有多麼重要?」他的問題一下打亂了薩拉……

毒蛇窩


毒蛇窩 P 19
過量的工作,過多的男人,以及偶爾的旅遊便是這些跡象的表現形式,它們來勢異常洶湧,隨後便消失、隱匿起來,幾個星期之後又會重現。如今已是5年過後,兩位女性各自在金融城有了穩定的職業,身……

毒蛇窩 P 20
威爾遜一下子站了起來,笑了笑,熱情地握著她的手。阿諾特懶散地半站半坐著,握了一下她的手,又重重地坐回到椅子上,眼睛再沒有看她。斯卡皮瑞托從辦公桌後面拖過一張椅子,坐在阿諾特和威爾遜……

毒蛇窩 P 21
5分鐘過後,雅各布·戈德史密斯——薩拉最長久和最親密的朋友,實際上更多的是師長——笑眯眯地放下了電話,抱起他的貓咪,撫弄着它那油光發亮的黑毛。 「該到她來拜訪我們的時候了,對吧……

毒蛇窩 P 22
艾斯拉儘管不大接近他們,同樣對她照管的兩個孩子形成了強有力的影響。由於有如此一位獨立的、成功的職業女性作為他倆生活中的唯一女性,以及有雅各布負責燒飯,那種通常的性別模式在她們的家庭……

毒蛇窩 P 23
雅各布的花園顯得格外雅緻。從她認識他那一天起,他總是將時間和精力傾注在花園裡。玫瑰是他最喜愛的花卉,他有野香水月季,名貴的哥本哈根玫瑰,而最得意的是香氣襲人的大朵紅色亞歷山大玫瑰。……

毒蛇窩 P 24
「我怎麼知道呢?要不我回頭再打來?」 「不,不必擔心。我這就嚼完了。」 「哦,真討厭。不管怎麼說,請聽好。斯卡皮瑞托剛剛又跟我通了電話。如有可能,他希望明天能見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