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茶花女


茶花女 P 1
一 我認為只有在深入地研究了人以後,才能創造人物,就像要講一種語言就得先認真學習這種語言一樣。 既然我還沒到能夠創造的年齡,那就只好滿足於平鋪直敘了。 因此,我請讀者相信……

茶花女 P 2
這個可憐的小姑娘名叫路易絲。她違心地順從了母親的旨意,既無情慾又無樂趣地委身於人,就像是有人想要她去學一種職業,她就去從事這種職業一樣。 長時期來耳濡目染的都是荒淫無恥的墮落生活……

茶花女 P 3
記得我過去經常在香榭麗舍大街遇到瑪格麗特,她坐著一輛由兩匹慄色駿馬駕着的藍色四輪轎式小馬車,每天一准來到那兒。她身上有一種不同於她那一類人的氣質,而她那風致韻絶的姿色,又更襯托出了……

茶花女 P 4
他彷彿看到他女兒的影子在眼前掠過,便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老淚縱橫地摟着她,甚至也不問問清楚她究竟是誰,就懇求她允許他去探望她,允許他像愛自己去世的女兒的替身那樣愛她。 和瑪格麗特一……

茶花女 P 5
大家高聲談笑,拍賣估价人聲嘶力竭地大聲叫喊。坐滿在拍賣桌前板凳上的商人們拚命叫大家安靜,好讓他們穩穩當當做生意,但誰也不睬他們。像這樣各色人等混雜,環境喧閙不堪的集會倒是從未見過。……

茶花女 P 6
雨果刻畫了瑪麗翁·德·蘿爾姆;繆塞創作了貝爾娜雷特;大仲馬塑造了費爾南特;①各個時期的思想家和詩人都把仁慈的憐憫心奉獻給娼家女子。有時候一個偉人挺身而出,用他的愛情、甚至以他的姓氏……

茶花女


茶花女 P 7
我瞧了一下名片,看到上面寫着:阿爾芒·迪瓦爾。 我在記憶裡搜索自己曾在什麼地方看見過這個名字,我記起了《瑪儂·萊斯科》這本書的扉頁。 送這本書給瑪格麗特的人要見我幹什麼呢?我吩……

茶花女 P 8
親愛的阿爾芒,收到了您的來信,您的心地還是像以前一樣善良,我真要感謝天主。是的,我的朋友,我病了,而且是不治之症;但是您還是這樣關心我,這就大大地減輕了我的痛苦。我恐怕活不長了。我……

茶花女 P 9
他拚命忍住淚水,從我家裡逃了出去,因為很難說他是走出去的。 我撩起窗帘,看到他登上了在門口等着他的輕便雙輪馬車。一進車廂,他的眼淚就不聽使喚了。他拿起手帕掩面痛哭起來。 五 ……

茶花女 P 10
拐了幾個彎以後,園丁站住了,對我說:「我們到了。」 果然,一塊方形花叢呈現在我眼前,如果沒有一塊刻着名字的白色大理石在那裡作證的話,誰也認不出這是一個墳墓。 這塊大理石筆直地豎……

茶花女 P 11
「上次他到公墓來時第1句話就是『有什麼辦法可以再見到她呢?』這樣的事除非遷葬才辦得到。我把遷葬需要辦的手續一一告訴了他,因為您知道,要替死人遷葬,必須先驗明屍身,而這要得到死者家屬……

茶花女 P 12
我們到了警長那兒,阿爾芒把瑪格麗特姐姐的委託書交給了他。 警長收下委託書,換了一張給公墓看守人的通知書交給他;約定次日上午十點遷葬。我在事前一個小時去找阿爾芒,然後一起去公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