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香紗亂


香紗亂 P 1
用細嫩的手抬起她的下頜,左看右看,說了句:「眼大嘴小,長得倒還白嫩。」 再叫她在原地轉了兩圈,然後「噹啷」一聲把一串銅錢扔在帶她來的那人面前的桌子上,那人千恩萬謝地走了。她知道,那是自己的身價,她被賣給了眼前的這個女人。……

香紗亂 P 2
看不起唱戲的,主要是覺得唱戲的命和妓女的一樣低賤,她本來就恨自己的身世不好,更不樂意委身于同等之人,可如今人家要開大寨了,一下子爬到自己頭上去了……她一憂慮一激動,禁不住下體一陣溫熱,血湧如注,小腹一陣痙攣。 月眉注……

香紗亂 P 3
把我定為明日黃花,哼!你心裡有幾條淫蟲我還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何仙姑心裡在罵,臉上仍是笑吟吟。「今天是『春夢』的開張之吉,亦是月眉的『開苞』之喜,月眉的客人盛情宴請大家,我也是推不過,只好打腫臉充胖子撐起這個臉面,鬼佬……

香紗亂 P 4
三杯酒,接着便在大家的調笑聲及議論聲中由何仙姑帶回了房。 「呼!」剛進房間,何仙姑便大吐一口氣:戲終於演完了。月眉的表現讓她很滿意。「真沒辜負我對你的苦心。」 何仙姑看著月眉那張水靈而俏麗的臉蛋,輕輕一笑。 「都是……

香紗亂 P 5
藥力,但心臟病讓他對藥物望而卻步。據何仙姑所知,他只服過一次藥,那是他剛看上自己的那年。年歲漸高且心臟日益衰竭的他,如果為了貪戀溫柔鄉鋌而走險的話,那就是他對月眉果真有心而不光是買她何仙姑這個人情了。 聽到月眉一早來敲……

香紗亂 P 6
地進了「春夢」的大門,共飲一桌,何仙姑、月眉,以及另外四個阿姑相陪。花筵散席後,其他人散去,劉大闊與另一個有私約的友人在何仙姑的安排下轉到月眉的廂房裡續談,這就是「打茶圍」。 劉大闊任由何仙姑安排擺佈。新鮮的玩意兒總……

香紗亂


香紗亂 P 7
「用力打!」何仙姑下令。 小黃貓被打得「喵喵」叫,在褲襠裡亂竄狂抓,月眉只覺得兩腿皮肉痛得一陣賽一陣。她咬住雙唇,虛汗直下,禁不住哆嗦起來,但未吭一聲。旁人看得唏噓不已。 「仙姑,教訓一下就好了,她還小,只是沒什……

香紗亂 P 8
看去,只見她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眉目間的那股風騷與嬌媚不減當年,只是他現在已另有所愛,眼光只停留了兩秒便又轉向了身邊的月眉。他已經在焦急地盼望着趕緊入夜趕緊散會趕緊春宵了,摟住月眉的手禁不住慢慢出了汗,濕了一手心。 劉……

香紗亂 P 9
說。你別光點頭,到時候又自己動手了……」 何仙姑說了一大堆,月眉只在旁邊笑。 「對了月眉,」仙姑剛走出門檻,想起了什麼,又折了回來,輕輕問道,「是不是還記恨着仙姑?」 「瞧你說的,都哪年哪月的事了,哪有那麼小心眼呢……

香紗亂 P 10
正合身,顯出她修長的身段,且隨意大方。 「芳姑,快告訴我這衣服哪來的?」她還在轉圈子,像隻小鳥般又蹦又跳的,這一刻她忘記了青樓妓女紅牌阿姑的身份,彷彿是剛從某條巷子裡走出來的小丫頭,那麼的年輕,無風無塵。 「我一……

香紗亂 P 11
城裡人喜歡,亦靠這門手藝生活。每天丹姑太都坐在門口,綉一會兒花望一會兒門前的巷子,似乎在等待着某個人某一天會突然走進這巷子,走到她跟前。即使是生病的日子,她也照常搬張凳子坐在門下太陽的陰影裡,靜靜地望着外面。這個人一定讓……

香紗亂 P 12
汗?月亮的月嗎?我叫阿雲!白雲的雲!」阿雲似乎很興奮,眼眸裡的光芒跳躍着。 「不是啊,我是約—翰,阿雲!」他糾正道。 「還是藍眼睛好記些。」 阿雲聽到不是「月亮」的「月」字似乎有些失望,「對了,我要回去了,不然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