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食人魚


食人魚 P 1
是亞馬孫河裡一種凶狠的小魚,可以片刻之間把落入水 中的任何動物啄得只剩骨架。這種捕獵方式很像黑手黨的遊戲規則。本書描述了一位捲入黑手黨生涯卻又不甘墮落的青年在刀光劍影……

食人魚 P 2
我伯父的頭部几乎被打得稀巴爛,臉部血肉模糊,無法辨認。襯墊的綢子上濺着腦漿,沾着破碎的皮膚,還有一種淡粉紅的液體,那是防腐師用來替代伯父體內的血液用的。 我把她拽回來,推到她女……

食人魚 P 3
我點點頭,做了個手勢要那兩名保鏢先走,然後跟着總經理往他那輛改裝過的豪華轎車走去。這是他的私人轎車,車身呈黑色,乘客座位的四周全是茶色玻璃。我隨他上了車,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為我……

食人魚 P 4
我在咒罵自己。我要是什麼時候都不聽從我堂兄安傑洛的建議該多好。那是兩個月以前的事,確切地說就是6月。我們坐在紐約四季飯店的彈子房裡,就在彈子桌的旁邊。 只有安傑洛和我兩人。我剛從……

食人魚 P 5
「不錯,」我父親不以為然地應道。我父親年輕時就和家庭斷絶了來往。那不是他的生活方式。他進入汽車出租業,沒多久便在全國各地的機場設立了30個出租點。 他不如赫茲或阿維絲那麼紅火,可……

食人魚 P 6
「這是我父親的主意。他希望我儘量成為一個美國人。」我笑着說道。 轎車出了隧道。安傑洛看著窗外。「讓我在公園路和五十大街路口下車。」 「好哇。」 「想晚上一起吃頓飯嗎?我……

食人魚


食人魚 P 7
「我有我的規矩。」我又伸手拿了支菸。 她跳到了河裡,一頭紮進水中,然後又在安傑洛面前冒了出來,離船約莫有20碼遠,她一把抓住安傑洛,將他拖到了水面下。 「洛科,」那個身體矮……

食人魚 P 8
「哭泣無濟於事。他死了。這件事就了啦。」我轉身返回自己的舖位。 「你幹嗎不設法睡一會?明天早上你會感到好多的。」 「我怕會做噩夢。」她說道。 「別害怕。」我說道,「我就在……

食人魚 P 9
她點點頭。「是船長安排的。他用當地的印第安語和那個農民交談的。」 我的預見完全正確,船長已經在暗中做交易。「這兒到下游的伊基托斯要多久?」 「五六天時問。」她回答道,「伊基……

食人魚 P 10
「你得渾身是勁才行,」她說道,「誰也說不准你明天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到目前為止,我們還算走運,可是你就像初出道容易上當的毛頭小伙子一樣。你甚至不知道我們在那兒會遇到什麼。安傑洛沒給……

食人魚 P 11
「我說不上來。」我聳聳肩。「船長的遭遇並沒有使他們垂頭喪氣。我相信,他們知道船長的意圖,而且是他的同夥。 」 她又轉過身去,目不轉睛地望着河岸。夜幕迅速降臨,只有閃爍的星星和……

食人魚 P 12
「你會痛快一場。秘魯少女比秘魯藍丸還要迷人。你再也不可能嘗到比這更歡快的滋味。」 我笑了。「別再說啦。你要把我逼瘋了。」我沿著甲板來到船尾。 我打開進入引擎房的小艙門,然後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