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根【亞歷克斯·哈里】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3
翌日午後,榮民的遊行揭開了豐年祭第2天的序幕。遊行隊伍帶頭的是村長、祭師、長老、獵師、角力手,還有長老會認為自上次豐年祭以來對嘉福村有功勛的人;其餘的人則尾隨其後歌唱、鼓掌,而樂師……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4
火紅的太陽漸漸西沉,人們再度聚集在角力場邊,可是現在大家都衣冠整齊。鼓聲在幕後響起,雙方角力隊員一齊跳進摔角場,開始做青蛙跳。他們的肌肉結實,身體碩健,圍觀的人對他們的體力和得天獨……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5
他跟蹤的是一頭令人聞之喪膽的水牛,曾有好多獵人被派去獵殺這頭蠻橫的動物,可是他們僅能傷到它。此外,這頭水牛接二連三地用它兇猛的牛角低觸獵人,作痛的傷口使它更是野性大發。它已刺死了嘉……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6
村中那些牛,因蒼蠅在牛皮膚上產卵而生蛆腐壞。平日在村內嘰喳走動的小鷄也變得寂靜了,它們倒在地上,翅膀攤開,嘴巴也張開。甚至猴子也罕見蹤跡了,因它們都到森林內尋找更多的遮蔭處,而康達……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7
特別只是為了一個抽搭哭泣的小弟。可是那天過後,拉明開始公開地試着模仿康達的一切,即使嬪塔或歐瑪若在旁也不例外。雖然康達假裝不喜歡這樣,但他還是暗自高興,頗覺驕傲。 有天下午當拉明……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8
「可是決不可以在奴隷的面前提及'奴隷'二字。」歐瑪若很嚴肅地說道。康達不知原因,只是點頭,好像知曉一樣。 當棕櫚木倒下時,歐瑪若把那些濃密粗糙的葉子剁掉。當康達替自己摘下一些成熟……

根【亞歷克斯·哈里】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19
這位買她為奴的主人很早就過世了。她又說道:「我從此便住這兒。」 拉明對這個故事興奮地扭身,康達覺得自己對尼歐婆婆比以往更加敬愛和欣賞。她現在溫和地對著這兩個男孩微笑 他們的父母……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0
「可是連國王也無法抑制有些人從自己的村中'偷人',」歐瑪若繼續道,「你知道有些人從我們村中消失,也知道過去幾個月中村中又失蹤了三個人;你也聽過來自別村的鼓聲。」他激憤地看著兒子,又……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1
拉明要求再多講些故事,但康達要他去睡覺,以前每當康達在聽完父親說完此類的故事後便被命令去睡覺時,他會躺在自己的床墊上 如同他弟弟現在一般 內心影繪出伯父們的故事。康達有時甚至會……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2
和往常一樣,每當康達單獨拜訪她時,他們倆會靜坐好一會兒。他一直很喜歡也一直企盼那種感覺。雖然他很年輕,她已有一把年紀,但他們感覺彼此十分親近。他們只是坐在那灰暗的屋內,各自想著自己……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3
歐瑪若已不見蹤影了。康達急忙縱身跳起,看到附近樹下有個大包袱,才如釋重負地知道父親沒有走遠。當他開始四處顧盼時,才猛然感覺到全身的痠痛。他伸了伸懶腰,肌肉還是痛,但比先前好多了。 ……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4
可是不管雨天或晴天,荒季或豐收,在他生命中的每晚都可聽到土狼在號叫。今晚他覺得平日熟悉的哀號聲反而給自己許多慰藉,於是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上一頁 目 錄下一頁 第1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