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根【亞歷克斯·哈里】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5
途中他們曾行經一棵旅人樹。事實上,根本見不着任何人的蹤影,而且在那寂靜的村子裡也鴉雀無聲。康達很納悶是否抓奴隷的「土霸」也來過這裡?他徒然地等着父親解釋它的秘密,結果是隔村的小孩子……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6
村中所有竹籬笆的周圍都堆滿了干荊棘樹枝,隱匿其中的是尖木樁,用來嚇退前來襲擊掠奪的野獸或人類。可是康達未曾去注意這些事情,只從眼角去瞄一些和自己同年齡的小孩。他伯父們帶著他們繞這個……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7
約尼和我騎了這種動物有三個月之久,而其間只停了幾次喝水。」 「我們曾成為一支一萬兩千隻駱駝商隊的一分子,」索羅繼續道,「事實上,還有許多較小型的沙漠商隊會一起旅行以保護自己免遭盜……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8
當他不知不覺講到如何抵達伯父的新村時,已到了該趕羊群回家的時候了。 翌日早晨在學校裡,所有的小孩都強忍住,不讓教師察覺出他們迫不及待要離開的心情。終於熬到可以出去牧羊時,大家立刻……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29
「數百年前在'馬利'這地方,」康達很有信心地回答,「金特家族的男人是鐵匠,女人專門製造鍋壺和編織衣布。」每個學生都回答正確後,他們就聚在一起,大喊出愉快的歡呼聲。 然後教師問了一……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0
康達很高興能夠坐下,因他的雙腿已疲軟,頭部輕飄飄的。他傾聽自己短而急促的喘息聲,知道假如自己一移動,就會從板凳上摔下來,所以他坐得很端正,試着讓自己習慣于黑暗。他很恐懼,罩布內几乎……

根【亞歷克斯·哈里】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1
走在他前後的卡福同伴的恐懼,而且他知道他們和自己一樣害怕。這多少使他覺得不會再那麼羞愧了。當他以沉重的步伐走路時,他知道他不僅要離開自己的父母和弟弟,而且也要遠離自己出生的村子,這……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2
在「金剛哥」的助手命令大家退後排成隊走回「裘裘魯」時,康達几乎找不到機會讓發燙的雙腳在溪中涼快一下。當他們終於在黎明曙光將出現前看到了竹籬笆時,他的雙腿和頭都已麻木得失去知覺了。他……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3
成人訓練的第2個月裡,卡福的男孩在森林內謀生的技能已和在村中時一樣好,即使沒有任何跡象他們也已能偵測和追蹤動物的去向。他們現在正在學習祖先們秘密的儀式和祈禱 那可使動物看不見獵人……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4
至少他要教拉明一些男孩子應該知道,而且可以知道的事;然後拉明會教蘇瓦杜,蘇瓦杜會再教那位他尚未謀面的初生弟弟馬地。而且將來有一天,當他年紀和歐瑪若一樣大時,他也會有自己的兒子,而且……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5
每位男孩心中的疑問已由老史官解答了:只有史官的兒子才能成為史官。事實上,成為史官是他們神聖的職責,在他們一完成成人訓練後,這些男孩一一像今天坐在他身邊的孫子一樣 會隨着被精挑細選……

根【亞歷克斯·哈里】 P 36
當晚「莫羅」離去後,康達清醒地躺在床上,想著為何有這麼多的事情,真的,似乎他們所學的每一件事都關連在一起。過去似乎連着現在,現在連着未來;死人連着活人和尚未出生的人;他本身連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