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光夜雪


流光夜雪 P 1
是有了那麼一瞬的怔忡,再抬起眼時,便笑了,「別忘了,我是個不需要朋友的人哪……」 少年眼中的期待轉成深深深深的一種痛——那是一簇火焰,分明已欲燃燒,卻遭到了無情的覆滅。 答話的人伸出一隻手,接住空中亂飛的雪花。 ……

流光夜雪 P 2
娉婷于大婚前夕吞金自盡一事,有傳聞說伊生前與沈大將軍之子沈狐關係甚密,也許是為情而殤……如果我沒猜錯,他大概正是為此事而來。」 「沈狐?」 「是。聽說將軍得知謝娉婷的事情後大發雷霆,將他關了起來,不許外出,但沒想到……

流光夜雪 P 3
然後轉身戀戀不捨地走了。 遠處的天邊,晚霞被冬日的陽光一映,像女子臉上的胭脂,既明艷,又多情。 * 林邊芳草道,山間酒人家。 夕陽柔柔地照下來,在地上拖曳出長長的影子。斜倚在酒肆靠欄上的華服少年移開遮在臉上的扇……

流光夜雪 P 4
?真是前所未聞!」 「而所謂的夏曬,便是入夏之後,開缸經烈日暴曬……」 少年說到這,童老闆驚叫道:「那酒氣不全跑光了嗎?」 「童老這就有所不知,酒有濃度不會流失,騰騰蒸汽那是殘存之水在蒸發,日復一日,連日暴曬,濃縮天……

流光夜雪 P 5
…跟傳說中的一樣惡劣啊! 然而,更震驚的事情還在後面,沈狐歪嘴露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朝白衣人揮手打招呼道:「是好巧啊,璇璣公子。」 人群中頓時起了一片驚愕之聲。 璇璣公子!難道眼前這位飄逸如仙風姿雋秀的白衣少年……

流光夜雪 P 6
一對麟趾鐲,宓夫人懷疑是丫鬟題柔所為,又苦于沒有證據,所以特委託我前來調查此事。」 沈狐瞪着眼睛,嘴巴裡足夠塞得進一隻鴨蛋,僵了大概有半盞茶後,猛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怒道:「有沒有搞錯?那女人居然只是為了那麼件芝麻綠……

流光夜雪


流光夜雪 P 7
勢將馬蹄上的蟲子掃落于地。蟲身爆裂,一時間,全是枯柴燃燒般的劈劈啪啪聲。 一旁的沈狐看到,眼中的笑意又深了幾分。 神秘男子急怒道:「你不想要解藥了嗎?」 万俟兮將弄污了的青巾隨手丟掉,然後淡淡一笑道:「解藥?說得好……

流光夜雪 P 8
如果你不會騙人,又如何懂得識破別人的騙術?」万俟兮說到此處眼眸黯了一黯,下一句話的聲音便低了許多,「曾經有人如此教我,一日不敢或忘。」 沈狐將他的細微變化看入眼中,剛待開口,遠處依稀傳來車馬聲,乍聽之下,竟似有二十餘……

流光夜雪 P 9
抬眼皮,「迦藍,進來給你家少爺上藥吧。」 「……」 * 抵達洛鎮已是戌時,寒冬雖至,但此地仍未下雪,一路上,街道整潔寬敞,兩旁店舖林立,鎮子雖小,繁華卻絲毫不輸于天閣。 遠遠便見一串斗大的燈籠,上書「孔雀樓……

流光夜雪 P 10
,連沈狐都有點承受不了地縮縮肩膀,有些想嘆息,但最終沒有嘆出來。 万俟兮垂下眼睛,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投遞出一片陰影,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時快時慢,便是那麼隨意的動作,落到旁人眼中,都多了幾分恐怖意味——誰也不知道他下一步……

流光夜雪 P 11
,溺愛異常,因而造就其自小性情頑劣,雖聰明絶頂卻不思進取,整日遊手好閒,聲色犬馬,被評為浪蕩四少之首。 後有宓氏妃色,乃鹽商宓九金之女,素以貌美能幹聞名,十七歲時嫁入將軍府為妾,雖無所出,但因容貌與屈錦有三分相似,自屈……

流光夜雪 P 12
不住抱有幻想,與其說是他在騙你,不如說是你自己騙了自己。你對某種東西的渴望,對未知狀態的狐疑,和對成敗幾率的僥倖,都促使你說服自己去倚仗對方。明知不可靠,仍無法拒絶那種誘惑。」 少年說這番話時,抬起頭,眉眼清柔,笑得雲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