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指匠情挑


指匠情挑 P 1
聲明:『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在那些日子裡,我的名字叫蘇珊.契德, 人們一般喊我蘇。很遺憾,我知道我是出生的年份,但是不知道具體的日子……

指匠情挑 P 2
她攏起我脖子後的頭髮,把它們順在枕頭上。我說過,我的頭髮很漂亮,雖然在我成年之後它們變成了普通的褐色。莎克斯比太太總是用醋幫我洗,再刷到它發亮。這會兒她把我頭髮縷平,挑起一綹兒放在……

指匠情挑 P 3
但是埃比斯先生已經取過錢盒在桌上數起錢來:一先令,兩先令,三先令—數到第4個的時候他可能會停下來。那小偷盯着發亮的銀幣,就好像野兔一樣,正是因為如此,埃比斯先生總是會把他的硬幣擦得……

指匠情挑 P 4
他們絞死了她,就在販馬場監獄的屋頂上,那時人們都是這樣處置女殺人犯的。站在我出生的那間屋子的窗前,莎克斯比太太看著那個絞刑台。 在那兒你可以把絞刑架看的一清二楚—大家都說那是南倫……

指匠情挑 P 5
約翰大概14歲,黑黑瘦瘦,愛擺弄刀具。 他總是不停的吃。 我敢說他肚子裡一定有蛔蟲。那晚他吃的是花生,把花生殻扔的滿地都是。 莎克斯比太太看不慣他的行為。「你能不能注意點自己的舉……

指匠情挑 P 6
咚-咚-咚,就如同戲劇裡半夜鬼敲門,絲毫不像是一個盜賊的敲門方式-那應該是又輕又快的。當你聽到這樣的敲門聲,你應該知道有事發生了。發生的可以是任何事,當然有可能是壞事。 我們都……

指匠情挑


指匠情挑 P 7
沒辦法,他只好用老方法解決問題-偷和騙。他好像對這種生活如魚得水,我們斷言他家一定有相關的遺傳,只是在他身上發揚光大。 他挺有藝術天賦的,會畫畫,事實上他也在巴黎幹過點偽造藝術……

指匠情挑 P 8
『一個老守財奴!』約翰又叫:『但像他這樣的人不是會把他的錢都鎖在銀行裡嗎?那你是不是騙的他列你做遺產繼承人;你是來拿毒藥的.....』 紳搖頭。 『不是毒藥?』約翰期待的看……

指匠情挑 P 9
『同時我還希望蘇幫我做點別的,』他說,『即使我娶了那個女孩,我不會在她的身邊,我知道有個男人會從我手裡奪走她。那個男人會用他的房子把她圈禁起來,那是個精神病院。他會和女孩保持親近,……

指匠情挑 P 10
我咬着嘴唇,約翰說的是對的。但是困擾我最多的並不是可能有的危險,你不可能做竊賊還每天為危險煩惱的,那樣你準會瘋的。我唯一不確定的是我是否想要那種假期,我不肯定我會願意為這個離開波柔……

指匠情挑 P 11
我不是很喜歡這次行程的點點滴滴,包括到那個房子那裡。我從來沒有去過比克里默花園更往西部的地方,有時我會和埃比斯先生的外甥們一起,在星期六的晚上去那裡看舞蹈演出。我曾經看到有一個法國……

指匠情挑 P 12
我撓着頭,告訴他我不是。他點點頭,然後拿起一雙絲襪,一條內褲,擺好,在那支餐椅上。 「然後呢?」他問我 我聳聳肩,「該到內衣了吧。」 「你要叫那個“襯衣」,”他說。「而且在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