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鼠疫


鼠疫 P 1
關於加繆和他的 林友梅 長篇小說的作者阿爾貝·加繆是法國現代著名存在主義文學家,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金的獲得者。他在1913年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蒙多維。他的父親生於阿爾薩……

鼠疫 P 2
的作者雖然具有明顯的侷限性,但能形象地反映他那個時代的人一些深刻的矛盾。這部小說在藝術風格上也有獨到之處,而且全篇結構嚴謹,生活氣息濃郁,人物性格鮮明,對不同處境中人物心理和感情的……

鼠疫 P 3
知道了上述這些情況,就不難相信,這個城裡的居民是根本不會預見到發生在那年春天的那些小事件——我們下面會看到——是此後一連串嚴重事件的先兆,而這一連串的事件也就是本書要報道的內容。這……

鼠疫 P 4
「我也不知道。這事很奇怪,但是會過去的。」 他接着急速地對她說,請她原諒,他本該好好照顧她的,但卻對她太不關心了。她搖搖頭,好像叫他不要再往下說了。但是,他又說: 「你回來……

鼠疫 P 5
但是,裡厄仍然打了一個電話給市鎮滅鼠所。他認識那裡的所長,問他是否聽到有大量老鼠死在露天這件事。梅西埃所長說他聽說了,並且,在他那離開碼頭不遠的所裡就有人發現五十來只。不過,他不能……

鼠疫 P 6
這是個五十來歲的人,黃色的短髭,高個兒,背有點駝,狹肩膀,四肢瘦長。 他一邊走下來,一邊對裡厄說:「他現在好一點了,我本來認為他完了。」 說著,他擤了一下鼻涕。裡厄在三樓,……

鼠疫


鼠疫 P 7
裡厄說:「這樣吧,把他隔離起來進行特殊治療。我去給醫院打電話叫輛救護車來把他送去。」 過了兩小時,在救護車裡,醫生和看門人的老婆俯身望着病人。從他佈滿章狀贅生物的嘴裡斷斷續續地……

鼠疫 P 8
方法:在牙醫生的候診室裡,坐在不舒服的椅子上,過上幾整天;在自己家的陽台上度過星期日的下午;去聽別人用聽不懂的語言做報告;在選定一條路程最遠又最不方便的鐵路線上去旅行,當然還得站着……

鼠疫 P 9
「我可辦不到,」裡夏爾說,「這應由省政府採取措施。再說,誰告訴您這有傳染危險的?」 「沒人跟我說過,可是這些癥狀是令人擔憂的。」 然而裡夏爾認為他自己「沒有權」辦這件事。他……

鼠疫 P 10
其中一個開始流膿,很快就潰爛得像隻爛水果。裡厄一回到家,就打電話給省裡的藥物倉庫。他那天的工作記錄上寫着:「他們答覆說沒有」。而別處又有人來叫他去處理同樣的病情。 顯而易見,必須……

鼠疫 P 11
醫生這時已感到不耐煩。這樣漫無邊際地想下去是不行的。只有幾個病例還不能稱作瘟疫,做些預防工作就可以了。要注意已掌握的情況:昏睡和衰竭、眼睛發紅、口腔污穢、頭痛、腹股溝腺炎、極度口渴……

鼠疫 P 12
格朗整了整他兩隻大耳朵上的圓帽,不清不楚地說了一番。裡厄模模糊糊地聽出似乎是有關個性發展方面的事。這時格朗卻已離開他們,邁着碎步在無花果樹下順着馬恩大街走去了。他倆到了化驗室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