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愈嫁愈美麗


愈嫁愈美麗 P 1
卻得天獨厚的沁涼無比,甚至陰寒得教閒人不敢接近,那就是——殯儀館! 「啊啾——」小陳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這裡的冷氣比第1殯儀館強多了!幸好只支援幾天,否則遲早被凍成重度感冒。」 「這可是你自願的喔!怪不得別人。……

愈嫁愈美麗 P 2
花」的美貌呢?也只有像溫馨這種不介意讓人評比的純樸女孩,才能夠和她建立深厚的友誼了! 「你明知道我下課後還得去打工,哪有時間接受家教的指導。」 程予歡送出無奈的嘆息,「況且在家裡補習……也不太『方便』。」 「你……

愈嫁愈美麗 P 3
條貼向胸口,眼眶不禁濕潤起來,「再見!唐——老師!」 平日喝得糊里糊塗的程淑芝,難得在周三的這晚保持了清醒。 「你就是祝瑞圓老師介紹的家教?」蹺着二郎腿,她不雅地朝客人吐煙圈。 「是的,伯母!」唐爾恕鎮定地任……

愈嫁愈美麗 P 4
為! 但是那位形容猥瑣的男子向她索錢的一幕,震住了唐爾恕差點邁出的腳步。他只知道程予歡的繼父好吃懶做,想不到韓萬孫如此卑劣而無恥。程予歡賺的辛苦錢,他居然有臉拿,而且還用威脅的? 他終於明白祝老師願意自掏腰包,請……

愈嫁愈美麗 P 5
!今天玩得太晚了,幸好媽媽不在,否則…… 「明天見!」唐爾恕點點頭,要她趕快進屋去。 「早點睡!記得蓋被子喔!」常祖蔭調皮的鬼臉尚未斂回,已被沒啥好臉色的學弟給拉出了巷子,「喂喂喂!你幹嗎拖着我……」 「祖……

愈嫁愈美麗 P 6
」忽地,一道氣勢萬鈞的聲音敲門而人。 「誰?」愣怔的韓萬孫尚未看清黑暗中闖入的人。兩隻強而有力的臂膀已將他從床上拖下來,接着的一頓毒毆,更教他痛得連頭都抬不起來,「別打了……救、救命!」 「該死!你居然敢侵犯她?……

愈嫁愈美麗


愈嫁愈美麗 P 7
你這麼維護他,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喜歡?」他怎會如此認為? 「現在的女孩對愛情的免疫力都那麼差嗎?」他誤將她的輕聲質疑當成了肯定句。 唐爾恕低咒着衝出小套房,程予歡則愕楞了三秒,才趕忙拿傘追人。 「唐……

愈嫁愈美麗 P 8
?」 明知惡意中傷別人是罪不可恕的,但情關難度,常祖蔭寧可下地獄,也不願失去她。 「你說什麼?」誰左擁右抱? 「我知道你對爾恕堅信不移。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像他條件這麼好的男孩子,會缺少女朋友嗎?何況因為他大哥……

愈嫁愈美麗 P 9
當具有說服力。這次被抓回去後,肯定遭到母親的禁錮,那韓萬孫豈不是更有機會了? 「伯母,你沒有權利殺害我們的愛情結晶。」 既然予歡沒有立即拒絶,他當然不能錯失其猶豫不決的時機,「我原打算等您回來後就提出結婚的請求。雖然……

愈嫁愈美麗 P 10
,「予歡,告訴他們,常祖蔭是怎麼『欺負』你的?」 「我……」 程予歡哪掰得出口? 這原是一場假結婚,哪知命運弄人,讓她成了有名無實的未亡人。如果說出真相,媽媽也許當場就出手掐死她了;可是繼續瞞騙的話,程淑芝跟常家……

愈嫁愈美麗 P 11
,她被迫服下了墮胎藥,卻也因此終生不孕。有感於父母的無心之過加諸于身上的創痛,她樂得張開雙臂收容無助的小侄女,即使後來又多了個程予歡。 「先生,請問您點什麼?」 一個多月下來的磨練,程予歡已成為「溫情美式快餐」老……

愈嫁愈美麗 P 12
,直到拾起頭,才發現自己與他的距離多麼接近。 「知道嗎?其實我在意你很久了。」 王海立的嗓音溫柔到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 「王先生……」 她所看到的熠熠黑眸,燃着與常祖蔭瞳心那種雷同的火簇。 「叫我海立。」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