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兒》


《寵兒》 P 1
《寵兒:25年來最佳美國小說第1名》 序言 1983年,我丟掉了工作——或者說辭去了工作。或丟掉,或辭去,其實兩者兼有。無論如何,我改做兼職已經有一陣子了,一周去一次出版社……

《寵兒》 P 2
所以,她從一開始就在那裡,除了我,所有人書中人物都知道——這個句子後來變成了「房子裡的女人們知道」。故事裡最核心的人物應該是她,被殺害的人,而不是那殺人的人,是失去了一切而且完全沒……

《寵兒》 P 3
七個字母①十分鐘。再出十分鐘她也能得到「親愛的」麼?她沒想到去問他,而這種可能至今仍困擾着她———就是說,付出二十分鐘,或者半個小時,她就能讓他在她的寶貝的墓碑上把整句話都刻上,刻……

《寵兒》 P 4
塞絲笑了。這是他們的方式———從前的。無論嫁給黑爾之前還是之後,所有「甜蜜之家」的男人都溫柔地兄弟般地與她調情,那樣微妙,你只能去捕捉。 第2節 除了多出一大堆頭髮和眼睛裡的期……

《寵兒》 P 5
他們血氣方剛,苦于沒有女人,只好去找小母牛出火。然而,儘管事實上每個人為了奪到她完全可以把其他幾個打倒,他們還是不去碰那個眼睛像鐵的姑娘,所以她能夠自己挑選。她挑了整整一年———漫……

《寵兒》 P 6
失蹤首先是屬於貝比奶奶的———一個兒子,被深切地哀悼着,因為是他把她從那裡贖出來的。其次,他是媽媽失蹤的丈夫。現在他又是這個榛色陌生人的失蹤的朋友。只有那些認識他的人「相當認識」有……

《寵兒》


《寵兒》 P 7
她熟練地把麵粉和着豬油從手中擠出,然後再用左手一邊往裡灑水,就這樣她揉成了麵糰。 第4節 「我那時候有奶水,」她說,「我懷着丹芙,可還有奶水給小女兒。直到我把她和霍華德、巴格勒……

《寵兒》 P 8
它走了。丹芙穿過死寂,晃到爐邊。她用柴灰蓋住爐火,從烤箱裡抽出那鍋烤餅。盛果醬的碗櫥仰躺在地上,裡面的東西在底格的一角擠作一團。 她拿出一個罐子,然後四處去尋盤子,只在門旁邊找到……

《寵兒》 P 9
不過,要知道,在門廊上遇見他之前她可就開始寬衣解帶了,鞋襪在手裡拎着,而且一直就沒再穿上;然後他盯着她濕漉漉的光腳看,還請求和她做伴;她起身做飯時,他又進一步地給她脫衣服;考慮到他……

《寵兒》 P 10
他不再警惕了,大叫她的名字。她回答的聲音在他聽來彷彿生命———而非死亡。「別動!」他嚷道。「使勁喘氣,我能找着你。 」他找到了。她以為自己已經到了那個相會的地點,正在為他的失信而……

《寵兒》 P 11
儘管你用上了所有的牙齒,還有濕乎乎的手指頭,你還是說不清,那點簡單的樂趣如何令你心旌搖蕩。 花絲多麼鬆散。多麼美妙、鬆散、自由。 丹芙的秘密是香甜的。以前每次都伴隨着野生的婆婆……

《寵兒》 P 12
塞絲耐心地等着這條特別的脊背到達田壟的盡頭,站起身來。她看到的是一頂不同於其他草帽的布帽子,這在那個女人們都低聲講話、都叫做太太的世界裡已經夠個別的了。 「塞———絲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