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霧都孤兒


霧都孤兒 P 13
「幹嗎?」諾亞說道,「哼,因為一個個都由着他,這兒可不行。不管是他爹還是他媽,都不會來管他了。他所有的親戚也由着他胡來。喔,夏洛蒂。 嘻嘻嘻!」 「喔,你這個怪人!」夏洛蒂不……

霧都孤兒 P 14
「利索是利索啊,」幹事回答,「可結果呢,老兄,這些個傢伙真是反了,你知道他們有多忘恩負義?嗯,那個男的帶回話來,說藥品與他妻子的病症不合,因此她不能喝——先生,他說不能喝。療效顯著……

霧都孤兒 P 15
「她是我女兒,」老婦人朝屍體擺了擺頭,像白痴一樣乜斜着眼睛說道,在那種場合裡,這個動作甚至比死亡本身還要可怕。「天啦,天啦。唷,真是奇怪,我生了她,當時我也不年輕了,現在還活得好好……

霧都孤兒 P 16
比方說,蘇爾伯雷收到了一張替某一位有錢的老太太或者老紳士舉行葬禮的定單,死者身邊圍了一大幫侄兒侄女,這些人在死者患病期間滿腔悲痛,甚至在大庭廣眾之中也全然控制不住,背地裡卻再歡喜不……

霧都孤兒 P 17
與諾亞的呼號相應答的是夏洛蒂的一聲高聲尖叫,更響亮的一聲是蘇爾伯雷太太發出的,前者從側門衝進了廚房,後者卻在樓梯上停住了,直到她認為繼續往下走與保全性命並不矛盾才下去。 「噢,……

霧都孤兒 P 18
「諾亞,你好像說還有老闆,是嗎?」邦布爾先生添上了一句。 「不,老闆出門去了,要不然他沒準已經把他給殺了,」諾亞回答,「他說過想這麼幹。」 「啊?竟然說他想這麼幹,是不是,……

霧都孤兒


霧都孤兒 P 19
不管怎麼說吧,這洪水般的眼淚使他無計可施,他當即拳腳齊下,把奧立弗痛打了一頓,連蘇爾伯雷太太本人都覺得心滿意足,邦布爾先生也完全用不着動用教區的藤杖了。當天餘下的時間裡,奧立弗被關……

霧都孤兒 P 20
到倫敦的距離縮短了足足四英里有餘,到底還要走多久才能到目的地的念頭冒了出來。他顧慮重重,步伐也隨着放慢下來,心裡老在琢磨自己到那兒去有些什麼本錢。他有一片乾麵包和一件粗布襯衫,包袱……

霧都孤兒 P 21
他整個是一個派頭十足、裝模作樣的年輕紳士,身高四英呎六英吋,也許還不到,腳上穿一雙高幫皮鞋。 「哈囉。夥計,怎麼回事啊?」這位奇怪的小紳士對奧立弗說道。 「我餓極了,又累得……

霧都孤兒 P 22
「你是兩個人來的?」那個男子把蠟燭挪遠一些,用一隻手替眼睛擋住光,說道。「那一個是誰?」 「一個新夥伴。」傑克·達金斯把奧立弗推到前邊,答道。 「哪兒來的?」 「生地方……

霧都孤兒 P 23
費金把這些小首飾收起來,又取出一個小得可以握在掌心之中的東西。那上邊似乎刻了一些蠅頭小字,費金把那個東西平放在桌子上,用手擋住亮光,專心致志看了老半天。他似乎終究沒看出什麼,只好放……

霧都孤兒 P 24
吃過早餐,快活老紳士和那兩個少年玩了一個十分有趣而又極不尋常的遊戲,過程是這樣的:快活老紳士在一個褲兜裡放上一隻鼻煙盒,在另一個裏邊放了一隻皮夾子,背心口袋裏揣上一塊表,錶鏈套在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