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霧都孤兒


霧都孤兒 P 25
他們走路時的步態非常懶散,十分難看,純粹是閒蕩,奧立弗不多一會兒就意識到,兩個同伴存心哄騙老先生,根本不是去幹活的。再說,機靈鬼有一種壞習慣,他老是把別的小孩頭上的帽子抓起來,仍得……

霧都孤兒 P 26
奧立弗倒在地上,渾身糊滿了污泥塵土,嘴裡淌血,兩眼驚慌地打量着圍在身邊的無數面孔,這時候,那位老紳士叫跑在頭裡的那班人熱情地拖着推着讓進了圈子。 「是的,」老紳士說,「恐怕就是……

霧都孤兒 P 27
法庭是一間帶有格子牆的前廳。范昂先生坐在上首的一道欄杆後邊,可憐的小奧立弗已經給安頓在門邊的木柵欄裡,叫這副場面嚇得渾身發抖。 范昂先生很瘦,中等身材,腰板細長,脖子不大靈便。……

霧都孤兒 P 28
「我就知道他在裝瘋賣傻,」范昂說,彷彿這句話便是無可辯駁的事實根據。「由他躺在那兒吧,要不了多久他就會躺得不耐煩了。」 「您打算如何斷案,大人?」書記員低聲問道。 「即決裁……

霧都孤兒 P 29
「噓,親愛的,」老太太和藹地說,「你可得保持安靜,要不你又會生病的,你病得可不輕——別提病得有多厲害了,真夠玄的。還是躺下吧,真是好孩子。」老太太一邊說,一邊輕輕地把奧立弗的頭擱到……

霧都孤兒 P 30
「噯,你可千萬別在意,我親愛的,」老太太說道,「你還是喝你的肉湯吧,頂好這就把湯喝下去。大夫說布朗羅先生今天上午要來看你,咱們得好好打點一下,咱氣色越好,他越高興。」老太太說著,盛……

霧都孤兒


霧都孤兒 P 31
他一邊說,一邊忙不迭地指指奧立弗頭頂上的肖像畫,又指了指孩子的臉。奧立弗的長相活脫脫就是那幅肖像的翻版。那雙眼睛、頭型、嘴,每一個特徵都一模一樣。那一瞬間的神態又是那樣逼真,連最細……

霧都孤兒 P 32
兩個小扒手獃獃地望着自己的師傅,似乎被他的火氣嚇了一跳,彼此忐忑不安地看了一眼,沒有回答。 「那孩子怎麼啦?」費金一邊死死揪住機靈鬼的衣領,一邊用可怕的詛咒恐嚇他。「說啊,不然……

霧都孤兒 P 33
賽克斯身子一震,朝費金轉過身來。可老紳士只是把肩膀聳得快碰着耳朵了,兩眼出神地盯着對面牆壁。 話頭中斷了好一會兒,這可敬的一夥中的每一名成員似乎都各自陷入了沉思。連那只狗也不例……

霧都孤兒 P 34
這間屋子裡關着一個倒霉的犯人,連鞋也沒穿,他是因為吹長笛被關起來的,擾亂社會治安的指控業已查證清楚,范昂先生做了極其適當的判決:交感化院關一個月。范昂先生十分中肯而又風趣地指出,既……

霧都孤兒 P 35
老太太一五一十,說了半天兒女們的長處,此外還談到,她那體貼溫柔的丈夫也有無數的優點,他已經去世,真可憐啊。整整二十六年了。喝茶的時候到了。喝過茶,她開始教奧立弗玩克里比奇牌戲。 ……

霧都孤兒 P 36
布朗羅先生娓娓而談,與其說是對那位小伙伴講的,不如說是對他自己。隨後,他稍稍頓了一下,奧立弗默不作聲地坐在旁邊。 「好了,好了。」老先生終於開口了,語氣也顯得比較愉快。「我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