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冰島漁夫


冰島漁夫 P 25
這一來,一切都完了,永遠完了。她想說的話甚至一句也沒有說,這次會見的結果只是讓她在他眼裡成為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這揚恩,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蔑視女人,蔑視金錢,蔑視一切!…………

冰島漁夫 P 26
後來,他們放下救生小艇,用以拋錨,他們把力量集中在纜索上,試着自己將船拖出險境,——這種艱苦的勞作繼續了十個小時之久。傍晚的時候,這可憐的船,早上到這兒時是那麼幹淨、那麼體面,此刻……

冰島漁夫 P 27
「中國人!」他們說。安南人、東京人、黑旗人,對於水兵們說來,統統屬於中國人。 他們宣稱這些人是「中國人」時,那語氣中包含的輕蔑和帶嘲弄意味的仇恨,還有他們作戰的興頭,真不知怎樣……

冰島漁夫 P 28
在這即將啟航的運輸船上,人家把他安置在一張排列在病室內的小鐵床裡,他又開始了一次反方向的飄洋過海的遠航。只是,這一次他不能像鳥兒一樣棲在露天的桅樓上,而是在艙內重濁的空氣裡,在藥品……

冰島漁夫 P 29
因為太陽歹毒,這事是在凌晨時分進行的。在載運他的小艇上,他的屍體覆蓋着法蘭西的國旗。我們靠岸的時候,那巨大的異國城市還在沉睡。領事派來的一輛小運輸車,已經在碼頭上等着,我們把西爾維……

冰島漁夫 P 30
她在懸崖的小徑上邁着小碎步匆匆走着,直奔班保爾而去,因為這兩個月沒收到孫兒的來信,她想想總有點惶惶不安。 她遇見她的老戀人坐在門口,因為去冬的嚴寒,老頭兒的身體已經不行了。 ……

冰島漁夫


冰島漁夫 P 31
人家交給她一張匯單,讓她作為繼承人去領取變賣西爾維斯特的背包的三十法郎;還有那些信、證件,以及裝有軍功勛章的小盒子。她笨拙地把這些東西捧在手上,從一隻手換到另一隻手,竟找不到衣袋來……

冰島漁夫 P 32
但是,在天空的某一點,低低的、靠近水面的地方,雖則非常遙遠,卻較清晰地露出一種大理石花紋,好像是由一隻漫不經心的手勾出的一幅缺乏表現力的畫,一種不是為了給人看的瞬息即逝的、偶然組合……

冰島漁夫 P 33
與此同時,捕魚的速度愈來愈快,大家不再說話,只顧忙着釣魚;時時刻刻可以聽見伴隨着一下皮鞭似的響聲,一條大魚被扔到了甲板上;然後,它們拚命扭動着,用尾巴拍打着艙面,到處都濺上了海水和……

冰島漁夫 P 34
來船是柏特皇后號,船長拉沃埃也是班保爾人;水手們都是附近村子裡的;那長着黑鬍鬚的高個子,笑時露出牙齒的,是凱傑古,普魯達尼埃人;其他的是普魯萊斯人或普魯內蘭人。 「怎麼,你們為……

冰島漁夫 P 35
在夏季美麗的黃昏,她沿著懸崖上那條路從班保爾回來,呼吸着使人恢復疲勞的海上的大氣。針線活還沒來得及改變她的模樣——她還沒有變成別的那些整天彎腰幹活的女人的樣子,她一面眺望着大海,眺……

冰島漁夫 P 36
她們坐在一張因為用得太舊而几乎變形、然而還和橡樹幹一般厚的桌前喝湯。同時蟋蟀從來不曾忘了為她們奏起輕輕的銀鈴般清脆的音樂。 茅屋的一面裝着刻工粗糙的板壁,現在已全被蟲蛀了;拉開……